您现在的位置:海峡网>新闻中心>海峡两岸>台湾新闻
分享

台教授不满蔡当局“司改会议”问题 愤而退出

台湾大学法律系教授林钰雄。(图片来源:台湾《联合报》)

蔡英文当局执政后力推“司法改革”,据台湾《联合报》报道,台湾“司法改革会议”第3分组“委员”、台湾大学法律系教授林钰雄认为,会议“定位不明、僭越权限、议题超载、委员超限”等问题丛生,昨日(25日)发表退出声明。他批评,会议定位暧昧,未来数十项决议中,审检辩将各取所需,有利己方的会主张这是会议决议故应遵循,当成尚方宝剑。不利己方的会辩称这仅是咨询性质,无论于规范上或政策上皆否定其拘束力。制造后续冲突与争端,最后谁来收拾残局?

他声明指出,第一、定位不明、僭越权限。1、主事者迄今仍规避会议本身的定位问题:究竟是纯粹“咨询性质”或具有规范上或政策上“拘束效力”?2、“比咨询多一点”的和稀泥说法,不但不能解决定位问题,反而进一步制造后续争端。“多出来的那一点”就可能僭越“立法权”、架空“司法行政首长”的提案和政策责任,造成兵家必争的魔戒诱惑。

第二、议题超载、“委员”超限。1、议题总数已经破百,会议无法充分讨论,欠缺程序正当性。2、议题筛选程序为何,主事者迄今仍避重就轻,例如人民最有感的死刑及食安议题,为何凭空消失?反之,人民无感、不知所云的检察官改成行政官的议题,却变成会议重头戏?

3、诸多即兴式的提案,在不明就里情形下被表决,决议质量堪虑,甚至于决议间彼此矛盾,岂能代表人民声音?或宣称未来将拘束“立法院”?4、“委员”或许熟悉三、五项议题,但分组平均要表决20项议题,最后总会总议题数更是破百,“委员”早已超限超能。5、分组会议资料排山倒海,“委员”纵使日以继夜,也欠缺消化的时间与能力,资料看不完、议题看不懂,但却在业绩压力下,一项项跟着举手表决。就如同“法官”不看卷、开庭草草带过,就下了判决一样荒唐。

第三、乱放天灯、后患无穷。1、绑人、绑议题程序黑箱疑云始终伴随,迄今仍未公布原始资料,主事者充耳不闻。2、在毫无预算概念和政策责任的前提下,“司改”许愿天灯一个个往上飞,最后应该由谁来负成败责任?权责不分。3、由于定位暧昧,未来数十项决议中,审检辩将各取所需,有利己方的会主张这是会议决议故应遵循,当成尚方宝剑;反之,不利己方的会辩称这仅是咨询性质,无论于规范上或政策上皆否定其拘束力。制造后续冲突与争端,最后谁来收拾残局?

责任编辑:林航

最新台湾新闻 频道推荐
进入新闻频道新闻推荐
福州学生街特色街区开街
进入图片频道最新图文
进入视频频道最新视频
一周热点新闻
下载海湃客户端
关注海峡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