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海峡网>新闻中心>国内频道>国内新闻
分享

失眠抑郁

一度想带孩子自杀

而今年29岁的刘莉(化名),在一次夜晚拿刀对着熟睡的丈夫时,也担心有一天会控制不住自己,真的落下手中的刀。“当时就觉得活着太没意思了,还不如都走了一了百了,随后想到我爸妈只有我一个孩子,要是真这么做了,他们就彻底完了。”

三年前,刘莉有了自己的孩子,本身就是独生子女的她难免有些手忙脚乱,而同样是独生子女的丈夫,却也没能帮上她忙,这让她感觉心力交瘁。“晚上照顾孩子没睡个囫囵觉,喂奶换尿布起来好几次,丈夫睡得踹都踹不醒,压根指望不上他。”多亏了自己母亲帮忙,刘莉才勉强应付的来。

为此刘莉时常感到委屈,而丈夫一次无意识地指责,则让她压抑已久的情绪顿时崩溃。“当时孩子还没出满月,有一次他下班回家后发现家务没做好,俩人就吵了起来,就说我什么都不干,就带个孩子没什么了不起的。”从那之后,刘莉开始不想抱孩子,她认为自己付出的努力没人理解,孩子反而束缚了自己。

“从那之后对孩子一点也不亲,然后再被失眠反复折磨。”刘莉说,她有时白天晚上一分钟都没法入睡,心跳会突然加快,什么也不想吃、什么也不想做。既焦虑自己看不好孩子,又害怕面对宝宝,甚至想和老公离婚或自杀来逃避这个责任。

“觉得生活没有任何希望,一眼看不到头,甚至想过把孩子也带走,不能让他活着受后妈的气。”刘莉以前虽然也曾听过抑郁症,但一度觉得那只是矫情,等发生在自己身上时,她才知道产妇的心理不能以平常眼光来看待。而让她更为绝望的是,丈夫和公婆并没有给予宽慰帮她走出困境。

“刘莉经历过伤心落泪、失望无助、愤怒不已这几个阶段,而且已经有扩大性自杀的倾向,这是十分危险的。”而让济南市精神卫生中心精神、心理专家赵常英更为担心的是,产妇家人并没有意识到抑郁症的可怕性,其丈夫甚至以为妻子只是拿刀吓唬他而已。

高龄产妇,更应警惕产后抑郁

山东省精神卫生中心精神科主任医师赵贵芳在多年门诊中发现,近年来受人际关系紧张、二胎政策及经济压力增大等因素影响,产后抑郁症较以往有所增加。而由于认识不足和耻于谈病的心理,则让很多产妇并没有得到相应的帮助和及时治疗。“许多孕产妇在出现产后抑郁的症状后,自己并未察觉。而一些察觉出来的家属,有的可能会带孕产妇去接受专业治疗,更多的则是担心受到他人异样的眼光而选择自己调解。”

“产后失眠、情绪悲观,孩子一哭就很紧张,常感觉很无助,认为自己很无用,没有能力照顾好孩子,为此自责自罪。食欲差,体重下降。逐渐精力缺乏、少语少动,孩子也懒得照看。孩子哭闹,患者表现烦躁不安,感觉活着没有意义,想自杀担心孩子没人养,有掐死孩子的想法……”山东省精神卫生中心精神科副主任医师陈修哲说,得了产后抑郁症的人,症状可能各有不同,但严重的会出现伤害孩子的行为,甚至扩大性自杀。

专家分析,产妇内分泌还没稳定,激素水平紊乱,容易引发抑郁。而产后抑郁症患者多见于完美主义者或性格内向、容易敏感的女性。这就使得丈夫不能理解的是,原本温柔贤惠的妻子突然变得“凶神恶煞”,而公婆对原本知书达理却变得蛮不讲理的儿媳,往往也难给予及时的家庭支持。

“有的甚至认为产妇受苦是理所应当的,面对抱怨和委屈时觉得产妇矫情,不能予以安慰和纾解。”赵常英认为,尤其是夫妻双方都是独生子女的家庭,更习惯于接受爱而不是付出爱,这些对自己要求高,又不愿寻求帮助的产妇,独力难支时就会形成巨大的压力。而近年来我国产后抑郁症的发生率也逐年升高,患病率平均为17%,大约每100个产妇中就有17个患有不同程度的产后抑郁症。

“如今放开全面二孩,要不要二胎又面临着各种心理压力,如经济能力、时间精力、对家人和孩子的顾虑、对再次妊娠和分娩的恐惧、对于产后恢复和哺乳的担忧等等。”赵贵芳说,高龄产妇尤其要警惕产后抑郁症,家人则要给予及时的支持和安慰,必要时及时就医。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王小蒙 实习生 张春宇)

责任编辑:肖舒

最新国内新闻 频道推荐
进入新闻频道新闻推荐
漫步翠城古巷,爱上客家慢生活!客家祖
进入图片频道最新图文
进入视频频道最新视频
一周热点新闻
下载海湃客户端
关注海峡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