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海峡网>新闻中心>福建频道>福州新闻
分享

一本证标明一户股份,全村2550个股民,每股可分红近1200元。这是福建省闽侯县甘蔗街道昙石村村集体经营性资产2016年产生的红利。这些年,这一红利年年在增长,可当股民,分红利,在2017年才成为村民人生里的头一次。

在汹涌的城镇化浪潮中,农村土地等生产要素从沉睡中被唤醒,变成抢手的“大蛋糕”。可“蛋糕”谁能分?怎么分?怎么做大?事关广大农民能否同步共享村集体经济发展的成果。在“分蛋糕”的过程中,闽侯县作为全国29个农村集体资产股份权能改革试点单位之一,经历了一番波折。一本红皮小本,“股权证”三个大大的字印在封面最中央,38岁的村支书黄金栋小心翼翼地把它递给记者。

资源如何变资产?村民因啥成股民?

地处闽侯县城关,随着城镇化的发展,昙石村现在一点也不像个村:村部门口就是县城最大的公园、隔壁是昙石山博物馆,再远点则是一排排30层以上的高楼。

村不像村了,本该是好事。可也因此给黄昭生和黄金栋带来无穷无尽的烦恼,因为“资源变资产,人人都想沾”。

“二黄”一老一小,前后脚都是昙石村村支书。在2005年闽侯城镇化还没“化”到昙石之前,村集体收入仅有20万元,来自于村集体土地上的鱼塘和果林租金。2008年,征地告一段落,村里得到一块边角剩余地,虽说不大,但再把周边群众的菜地凑凑,刚好可以搞出一座2000平方米的农贸市场。

资源变资产的过程,就从这里开了头——几年下来,老黄以此为思路,村里从此有了市场、店铺。当年昙石村土地租金收入就达60多万元,2016年,昙石村集体的经营性资产收益已增至550万元。

其实不只是昙石。闽侯2000多平方公里,紧紧包围着福州城。全县279个村,一半山区一半平原,平原乡镇在最近10年间,个个都被福州市的快速城镇化进程所影响。2016年,闽侯县财政首次突破百亿元,30%以上来自于土地出让金。城镇化开始前,全县七成以上的村,村集体收入都少于10万元;城镇化下,如今已有93个村有了像昙石一样的经营性固定资产,收入千万元以上的村有12个,最多的达到6000万元以上。

问题来了:收益有了,可谁有资格享受这些收益呢?

答案看似很好回答,全体村民嘛。“其实远非如此简单。”闽侯县委副书记叶仁佑介绍,早在2015年5月,在这场名为“全国农村集体资产股份权能改革”中,闽侯被确定为福建唯一试点县时,资格之论最终被交给了地方——难点从来由地方先突破。

“真是难!”小黄书记接手的就是这个活。“比如,外嫁、入赘、抱养、出国、曾被判刑的……全村2703人,最终核定出来的身份有52种。”复杂中国,可见一斑。

最后按照“尊重历史、照顾现实、程序规范、群众认可”的原则,又在村成员界定小组和村户代表两轮投票基础上,再经过三轮审验,2550人的数字如此得来。“昙石村人员界定方法”如今不仅是闽侯县还是农业部屡屡推广的经验。

“2550人就是2550股,还有个原则,生不增、死不减。”第一道难关,小黄闯过了。可紧接着,第二道难关又横在了面前,是什么呢?

责任编辑:肖舒

最新福州新闻 频道推荐
进入新闻频道新闻推荐
日本北海道宗谷地区北部再次发生地震
进入图片频道最新图文
进入视频频道最新视频
一周热点新闻
下载海湃客户端
关注海峡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