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海峡网>新闻中心>福建频道>福州新闻
分享

“焖锅”里的清洁工 把头伸出罐口,如同重获新生

做完前面的准备,老周已满头大汗

“焖锅”里的清洁工 把头伸出罐口,如同重获新生

守候在外的安全员,将浑身湿透的老周拉出罐口

“焖锅”里的清洁工 把头伸出罐口,如同重获新生

▲老周用抹布擦拭黏在管壁的杂质,里面闷热难耐,没多久就得出去透气

“焖锅”里的清洁工 把头伸出罐口,如同重获新生

看似普通的油罐内,热得如同桑拿房

原标题:“焖锅”里的清洁工

海峡网8月13日讯 (海都记者 徐丰/文 毛朝青/图 实习生 林小毳)海都讯货运火车上运输油料的油罐,大家见多了。可油罐里面,相信很多人都没见过。而在福州东车辆段,却有一群特殊的“清洁工”,他们的工作,就是顶着40多摄氏度的高温,下到卸完油的罐体内,给油罐“洗澡”。高温、闷热,即使“最老练”的清洁工,也最多在里面清洗半小时,就得出来透一次气。而且每出来一次,一身衣裳就被汗水湿透。近日,海都记者跟随清洁工下到罐体内,体验“焖锅”里的艰辛。

鼓风降温后,罐内仍热得难受

临近中午,福州的气温已达到35℃。海都记者来到福州东三环附近的南昌铁路局福州东车辆段油罐车节清洗车间。此时,铁轨上正停靠着两节等待清洁的油罐车,每个油罐长约12米,直径2.8米,容积70立方米,可载重62吨。

清洁员周治兴师傅告诉记者,一个罐体的清洁,主要分4步:一蒸,二抽,三吹,四洗。即,先将超过100℃的高温蒸汽灌入罐体消毒,再将罐体内残留的油品残渣用真空抽出,此时罐体温度极高,需要再给罐内鼓风,吹气降温,之后清洁员才可以进入罐内清洗。

周师傅说,因为每天至少有6节罐体需要清洁,所以消杀后,等待罐体降温的时间有限,而且由于罐身外部有防腐蚀涂料,所以降温速度较慢,许多热量还会残留在罐内。

把头伸出罐口,如同重获新生

随后,老周用推轮器,将一节罐车推入清洗车间,将罐顶的封盖打开,清洗员需要先站在5米多高的高台上操作各种输送蒸汽、水和风的管道,随后检测罐内氧气浓度和可燃气体浓度安全后,才能绑好安全绳,顺着梯子下到罐内。

老周说,由于每个罐体每次运输的油品不同,为了避免罐内残留杂质污染其他油品,并且方便检查罐体密闭安全性,所以每次运输完成后,都要由清洁工进行清洁。

记者跟随老周刚爬到罐底,脸上和额头就挂满了汗珠,罐内漆黑一片,幸好老周戴了头灯。虽然经过鼓风降温,但里面仍热得难受,感觉多呆一会儿就会被“焖熟”。由于实在太热,记者呆了几分钟就已无法忍受,急忙爬了上来,在头伸出罐口一刹那,感觉重获新生。而老周则拿着扫帚,在里面打扫,并用抹布擦拭内壁,捡出一些小杂质。

衣服很快汗透,每天得换四五件

由于里面太过闷热,即使忍耐力超常的老周他们,也需要每半小时上来透一下气,休息片刻,再继续下罐。“这还不是最热的,最热的还有50多摄氏度,鸡蛋都可以焖熟”,老周说,有的罐体还需要注入沸水蒸煮,这之后,人再下去,由于高温水汽难散,温度很高,像进了“桑拿房”。

“既然选择了这一行,工作如何安排,我们就尽量做好”,老周说,他是从其他路段调来的,从事罐车清洗工作,一干就是6年多,当时他没有意识到这一工作的艰辛。

老周说,目前,他们班组仅5人,每天要负责6个以上罐体的清洗,工作时间长、强度大,几乎每下一次上来,就要换一件湿透的衣服,每天换四五件已是常态。但正是因为他们的严谨、认真工作,才保障了油罐车的安全运输。

责任编辑:黄仙妹

最新福州新闻 频道推荐
进入新闻频道新闻推荐
马晓春柯洁辜梓豪等大咖集结鹭岛 厦门
进入图片频道最新图文
进入视频频道最新视频
一周热点新闻
下载海湃客户端
关注海峡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