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海峡网>新闻中心>IT科技>科技前沿
分享

大学生顺风车身亡什么情况 大学生顺风车身亡事件详情介绍

3月1日早上9时15分许,广深沿江高速公路发生一起一死四伤的严重交通事故。

大学生顺风车身亡什么情况 大学生顺风车身亡事件详情介绍

乘顺风车遭遇交通事故身亡的大一学生小王。

大学生顺风车身亡什么情况 大学生顺风车身亡事件详情介绍

小王在顺风车软件上的订单被取消。

大学生顺风车身亡什么情况 大学生顺风车身亡事件详情介绍

大学生顺风车身亡什么情况 大学生顺风车身亡事件详情介绍

大学生顺风车身亡什么情况 大学生顺风车身亡事件详情介绍

大学生顺风车身亡什么情况 大学生顺风车身亡事件详情介绍

“一喂顺风车”平台下单前的提醒。

南都调查

3月25日中午,南都记者通过“一喂顺风车”软件平台叫车,但该车司机通过平台加微信约了南都记者乘车,并要求南都记者取消已预约司机的订单。

该司机接到记者后,还通过另一个平台“滴嗒”约了另一位乘客,在女乘客上车后,该司机便要求女乘客取消平台订单,以便私下交易。

3月1日早上9时15分许,广深沿江高速公路发生一起一死四伤的严重交通事故,死者为一名家在深圳的大一学生,事故中司机负主要责任。据车上乘客介绍,他们均是通过顺风车软件平台发布的出行信息,随后司机逐一与乘客联系并约定拼车出行。值得注意的是,所有乘客都在司机的要求下取消了顺风车平台上发布的订单。南都记者暗访发现,存在有车主利用各类顺风车平台获取乘客出行信息后,私下揽客交易,逃避平台监管的情况。

A

车祸

担心安全特意拍了车牌

3月1日早上9时15分许,广深沿江高速公路北行52公里+900米处发生了一起严重的交通事故。一辆载有4名乘客及1名司机的小型轿车与一辆货车发生碰撞,事故造成轿车上一名乘客死亡,车上其余四人不同程度受伤。据车上乘客介绍,他们均是通过顺风车软件平台发布的出行信息,随后司机逐一与乘客联系并约定拼车出行。然而值得注意的是,所有乘客都称,在司机的要求下取消了顺风车平台上发布的订单。

事故中不幸去世的乘客小王是一名年仅19岁的大一学生,事发当天,他正要返校报到,迎接新学期的到来。据小王的父亲王先生回忆,3月1日中午,他接到了儿子学校老师打来的一通电话,老师在电话中询问小王是否按期返校,因为直到中午仍未见到小王到校报到。王先生心生诧异,早上七点钟左右,他与妻子看着儿子搭乘网约车出发,而从深圳家中到广州的学校,即便遇上堵车,一上午的时间也应该到了。

放下老师的电话后,王先生拨打小王的电话询问情况。然而却一直无人接听,王先生反复拨打后,一名自称东莞太平高速公路大队的交警接听了电话,核实了身份信息后交警告知王先生,他的儿子小王遭遇车祸身亡,尸体已经转移到殡仪馆中,请王先生尽快过来处理后续事宜。

惊闻噩耗,王先生难以接受。回想起意外发生的头天晚上,由于到家的时间较晚,他只与儿子短暂交流过几句话后便休息了,没想到这一晚竟然是儿子在家中待过的最后一晚。“我问他明天开学行李多不多,需不需要我送他去学校。他告诉我说已经在网上约好了车回去,让我不用担心。”王先生说,“第二天一早起来,我们送他上了车回学校。因为是坐网约车担心有安全问题,还特意拍了车牌,没想到他还没到学校,在路上就出了这样的意外。”

涉事司机并非该车车主

3月19日,王先生拿到了由东莞交警支队太平高速公路大队出具的事故认定书,车祸的经过也得到了明晰的还原。2019年3月1日早上9时15分许,司机陆某安驾驶的小型轿车自深圳往广州方向在广深沿江高速上行驶。陆某安驾车从左起第二条车道向第三条车道变道时,发现前方郑某金驾驶的轻型普通货车,于是陆某安采取往左打方向措施,但过程中,轿车车头右侧与货车尾部发生碰撞。事故造成副驾驶乘客小王当场死亡,车上其余乘客不同程度受伤的情况。

通过现场勘查及调查取证,事故认定书显示,轿车司机陆某安疏于注意前方路面情况,未按照操作规范安全驾驶、文明驾驶,其行为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二十二条第一款,对该起事故承担主要责任。而货车司机郑某金驾驶灯光系统未达标且车载物超长、载人数超标的存在安全隐患的机动车上路行驶,对该起事故也承担次要责任。另据南都记者向东莞交警核实,轿车司机陆某安涉嫌交通肇事罪,还将面临起诉。

此外,根据事故认定书中显示的车辆信息,陆某安并非其当时驾驶的粤B牌照小轿车车主。该车的所有人为广州瑞致租车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南都记者致电公司核实,相关工作人员表示车辆确实是公司租给司机陆某安的,但对于其他情况并不知情。事发后,公司也配合伤者家属及交警,提供了相关的租车协议。

司机要求取消订单并另报高价

交通事故的责任明晰后,王先生还想搞清楚的问题是,自己的儿子究竟是通过什么平台发布订单并与司机联系,最终完成出行的。通过查询儿子手机的通话记录、软件使用情况等信息,王先生发现,小王是通过一款名为一喂顺风车的软件发布的出行信息,而且这次约车出行很有可能并没有在平台上走完完整的预约、支付及完成出行的整个正常流程。

据王先生介绍,通过手机号码验证,登录了小王所使用的一喂顺风车软件后,他发现事发前一晚,即2月28日晚,小王下的出行订单都是取消状态。“1号凌晨,我儿子接到司机陆某安打来的电话,过了20分钟,我儿子又打了回去。这期间,我认为陆某安说服我儿子取消了软件上的订单,直接坐他的车。”王先生说,“随后我儿子还通过短信跟他沟通早上来接的时间。一开始约了七点,我儿子担心起不来想要晚一点,但陆某安说已经跟其他人定好时间了不好改,我儿子也就答应了七点出发。”

王先生的猜测,也在与车上其他三名乘客的交流过程中得到了印证。同行乘客罗先生伤势较重,目前仍在医院ICU病房并未醒来。罗先生的儿子告诉南都记者,他父亲的朋友通过一喂顺风车软件发布出行信息为罗先生订车。信息发布后,司机陆某安主动联系要求取消平台订单并搭乘他的车出行。由于有出行需求,经过协商后,罗先生的朋友取消了平台订单,并与陆某安约定了3月1日早上的上车时间及地点。

同乘的邓先生和朱先生则是通过哈啰出行软件发布的出行信息。据邓先生介绍,2月28日晚上11点,他通过软件发布了出行信息,软件计价显示费用为70多元。次日凌晨1点多,司机陆某安打电话给他要求取消订单,并报价90元。由于急需用车,且时间较晚也来不及另寻其他的车辆出行,邓先生便答应了陆某安的要求,但却忘记将订单取消。“当时因为时间很晚了,我比较困也忘记取消订单,后来早上七点多因为没有预付车费,订单就被平台自动取消了。”邓先生告诉南都记者说,“因为平台上没有支付,早上起来我又给司机打了电话问他还来不来,他说晚点过来。大概在八点半的时候我上了他的车。”

与邓先生情况类似,朱先生在3月1日凌晨接到了陆某安在软件上发来的信息,询问其订单地址是否准确。朱先生随即拨通了对方的电话,而陆某安则在电话中要求朱先生取消订单并报价90元。“一开始我并没有同意,软件显示只收80元,我也在软件上预付了车费。但我是第一次用这个软件,我以为司机是可以退单的,因为着急用车,我就只能答应了。我还跟他说能不能到了目的地,我多给他十元现金,他也说不行。上车前我把订单取消的,预付的车费很快也退还到账了。”朱先生说。

B

回应

一喂顺风车平台

尚未正式回应

事故发生后,王先生表示曾多次联系一喂顺风车客服,但均未得到正面回应。27日上午,王先生与南都记者一起拨打了一喂顺风车客服电话,电话接通后,王先生说明情况后向客服提供了儿子的手机号码,要求对方查询订单情况。但客服先是声称查询不到订单,接着又表示需转接给主管,随后电话就被挂断。据王先生透露,车祸发生后,他与其他乘客多次拨打客

服电话,但对方要么表示订单查询不到,要么建议报警或找交警处理,却始终未作出正面答复。

而在此之前,南都记者也曾以媒体身份致电一喂顺风车客服表达了采访诉求,但客服人员称将情况上报后,便再无回复。

据一喂顺风车官方网站信息显示,一喂顺风车是一款顺风车类A PP,成立于2014年,运营主体为杭州一喂智能科技有限公司。软件介绍称,平台对车主审核严格,会进行实名认证、驾驶证、行驶证认证、车辆认证等系列认证。同时设计有一键报警及亲友护航等安全保障措施。订单在平台发布后后,系统会自动匹配顺路乘客或车主,双方可自主选择乘客或车辆来出行。

公司发展历程显示,20 14年7月,一喂顺风车A PP在安卓、苹果应用市场上线。但在2015年滴滴快的合并之后,暂停了全国运营,仅在部分城市开通。2017年,一喂顺风车重新上线全网运营。但南都记者注意到,公开信息显示,2018年12月11日,杭州一喂智能科技有限公司做了工商变更,将“网络预约出租车经营”一项加入到经营范围内。

C

暗访

车主称平台上乘客电话对司机可见

下单后有陌生人加微信称可私下交易,比平台单便宜

一般正常的顺风车出行流程大致如下:乘客在平台发布出行信息、线路相符的车主接单后与乘客约定上车时间地点、乘客在平台上预付车资、车主依约将乘客送达目的地,最后乘客通过平台完成订单。然而近日,南都记者通过暗访发现,存在有车主利用各类顺风车平台获取乘客出行信息后,私下揽客交易,逃避平台监管的情况。

3月25日一早,南都记者通过一喂顺风车软件发布出行信息。订单起点为深圳罗湖国贸地铁站,目的地为东莞长安汽车站,乘客两人,软件显示订单费用为107元。订单发出后不久,先后有两名车主接单,联系南都记者时表示可以在平台上支付车资并完成订单。

与此同时,一名陌生人却向南都记者发送了微信加好友申请。通过微信及电话沟通,其表示自己是一名顺风车主,并通过一喂顺风车软件看到了南都记者发布的出行信息及联系方式,因此发送了加好友请求。

随后,该车主提出了100元的报价,南都记者应允并与其协商好了上车的时间地点。中午12点30分许,一辆粤P牌照白色马自达到达约定好的地点接南都记者上车。上车后,司机表示还有另外一名乘客同行前往虎门,因此要再去接上她。

在随后的聊天交流的过程中,南都记者提出为何还有人同行的疑问。车主解释称因为接到了南都记者下的这一单,所以还得再顺路带一名乘客同行,不然跑一趟“没钱赚”,因此他通过其他平台又联系到了另一名前往虎门的乘客。

南都记者接着询问为何车主能加到微信,车主则表示有的顺风车平台不使用虚拟电话号码,比如一喂顺风车。因此订单发出后,乘客号码对司机可见,他也就可以直接与行程相符的乘客取得联系。而有的乘客手机号码即微信号码,自然也就可以加到微信联系。

另据车主透露,他在几大顺风车平台都有注册账号,比较而言,哈啰出行和嘀嗒出行的司机接单率并不高,因为平台定价太便宜。“所以很多司机都是自己跟乘客联系。”车主说,“乘客的付款价格和司机实际的收入到账的金额是不同的,一喂平台应该是从中赚这个差价。比如你们去东莞,平台价格是107元,但是钱到我的账户里,可能就没有这么多了。”

此外,车主还表示,现在做顺风车生意也有许多限制。“平台限制一天只能接4单,我是基本一天只跑一趟来回,收入平时有两百左右,周末会好一点。还有就是怕被运管查到,因为我们私家车也没有网约车的营运证,被查到要罚3万。”车主告诉南都记者说。

经过二十分钟左右车程后,车辆到达了另一名乘客预定的上车地点。上车后闲聊过程中,该乘客表示自己是通过嘀嗒出行发布的订单,并询问车主是否直接取消订单即可。车主回答说,如果没有在平台上预付车款就直接取消订单即可,而且如果是乘客取消订单是没有任何惩罚措施的。于是,该乘客在车主的指引下,把平台上的出行订单进行了取消操作。

下午两点左右,车辆到达了目的地东莞长安汽车站附近。南都记者通过微信扫码支付了100元车资后下车离开,完成了出行。车主则载着车上乘客,继续前往虎门。

D

疑问

平台是否为司机私下揽客提供信息

该起事故中顺风车上乘客都表示存在被司机要求取消订单的情况,那么这次所谓的“顺风车”出行,在小王的父亲王先生看来无异于坐了“黑车”。王先生认为,乘客在顺风车平台上发布的信息及联系方式完全得不到保障。“很多做营运的司机,完全可以通过软件获取到信息后,直接私下揽客,乘客的出行安全得不到保障。出了事故之后,更是无处说理。”

租的车为何也能注册成为顺风车

在拿到交警部门出具的事故认定书后,一个细节也引起了王先生的注意。根据事故认定书中显示的车辆信息,陆某安并非其当时驾驶的粤B牌照小轿车车主。该车的所有人为广州瑞致租车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我觉得做顺风车的应该都是私家车主,跟顺路的乘客拼车分摊路费,而不是以盈利为目的。这个司机通过租车平台租的车,通过顺风车平台揽客做生意,目的是盈利,整个行为就是非法营运。”王先生说,“而且这样也可以通过平台的认证成为车主,我觉得平台也有监管不到位的责任。”

平台方应如何切实保障乘客出行安全

回顾记者暗访过程,车主明确表示,跑顺风车也是可以盈利的。车主通过多人拼车、自行定价等方式获得收益。而确有出行需求的乘客面对司机取消订单、提高车费的要求,往往也并不是十分在意。

同时,暗访过程中车主还表示,在一喂顺风车软件上发布出行信息的乘客,联系方式是未做虚拟号处理的。可见一喂顺风车软件对乘客的出行信息及联系方式的保护机制上或存欠缺,虽然方便了出行双方的沟通,但客观上也给车主私下揽客交易的行为提供了便利。

值得肯定的是,一喂顺风车软件内也针对私下交易的行为作出了提醒。南都记者使用软件发布订单时,软件弹出对话框提示称,“切勿私下交易,谨防受骗。订单内可添加感谢费,切勿私下转账。”此外,在软件乘客必读的常见问题中,一喂顺风车软件也分别针对乘客及司机做出提醒。乘客切勿轻信车主的各种私下交易的承诺,宁愿不坐这班车;车主严禁私下交易。

责任编辑:赵睿

       特别声明:本网登载内容出于更直观传递信息之目的。该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该内容涉及任何第三方合法权利,请及时与ts@hxnews.com联系或者请点击右侧投诉按钮,我们会及时反馈并处理完毕。

最新科技前沿 频道推荐
进入新闻频道新闻推荐
中国机长首映礼时间地点 中国机长首映
进入图片频道最新图文
进入视频频道最新视频
一周热点新闻
下载海湃客户端
关注海峡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