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海峡网>新闻中心>国内频道>社会新闻
分享

3月29日报道,深圳市民王先生反映,今年2月28日,在广州一所大学读大一的儿子在 “一喂” 顺风车平台上预约了一辆小车。3月1日上午,小车司机陆某安搭载了4位 顺风车乘客,从深圳一同前往广州。不料,行驶至沿江高速东莞段时发生了意外,小车司机追尾货车导致王先生儿子当场死亡。目前,无论是司机还是收了服务费的顺风车平台都纷纷推责。图为事发现场。

大学生顺风车身亡怎么回事?大学生怎么身亡的死因曝光顺风车担责吗

深圳市民王先生的儿子,在广州一所大学读大一。今年2月28日,他在 “一喂”顺风车平台上预约了一辆小车。3月1日上午,小车司机陆某安搭载了4位顺风车乘客,从深圳一同前往广州。不料,行驶至沿江高速东莞段时发生了意外。

东莞交警支队太平高速公路大队出具的交通事故认定书显示,顺风车司机陆某安未按操作规范安全驾驶,是造成事故的一个原因,承担该事故的主要责任。但出了事后,司机陆某安因被警方拘留,并且司机处于离婚状态,其他家属也不愿出面,出事以来没有任何人当面或者打电话进行慰问。王先生一家表示难以向主要责任人陆某安追讨赔偿。

大学生顺风车身亡怎么回事?大学生怎么身亡的死因曝光顺风车担责吗

记者发现,“一喂”顺风车平台的服务协议上注明,每单 顺风车业务,平台将收取订单10%的服务费,但在“安全责任”条款中,却写明“若遇交通事故,由车主和乘客协商解决,由此产生的费用由过错方承担,平台方对此不负任何责任”。王先生认为,顺风车平台收了费用却拒绝承担任何责任的行为,明显不妥。图为“一喂”顺风车平台的服务协议。

王先生曾打电话向平台反映,但对方说请示一下便毫不犹豫挂了电话,王先生说:“他们这种这么恶劣的态度就是让我们非常伤心。”记者多次尝试向“一喂”顺风车平台的运营公司了解情况,但对方客服人员听闻是此事都避而不谈,多次直接挂断记者电话。

有律师认为, 顺风车平台收取了服务费用,理应承担相关责任,而服务协议中推卸所有责任的规定,已涉嫌属于格式条款。

责任编辑:林晗枝

       特别声明:本网登载内容出于更直观传递信息之目的。该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该内容涉及任何第三方合法权利,请及时与ts@hxnews.com联系或者请点击右侧投诉按钮,我们会及时反馈并处理完毕。

最新社会新闻 频道推荐
进入新闻频道新闻推荐
2020马云手写的福字图最新 2020支付宝
进入图片频道最新图文
进入视频频道最新视频
一周热点新闻
下载海湃客户端
关注海峡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