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海峡网>新闻中心>国内频道>社会新闻
分享

张小万生于1981年,比张扣扣大一岁。他们是小学同学,初中时又是同校。

每年过春节回到村里,张小万都会与张扣扣见面聊聊天。今年回到村里,张小万还曾与张扣扣有过两次长谈。在村里,他几乎是张扣扣能够敞开心扉聊聊心事的唯一之人。

在张小万还是个孩童的时候,他就目睹了张扣扣母亲在22年前那场冲突中的死亡。

张扣扣当的是炮兵,而非谣传的特种兵。

以下是张小万关于这场凶杀案的口述实录

张母之死当年,我看到了扣扣他妈被如何打死。

他妈太爱骂人了,她与周边的邻居几乎都吵过架。她死的头一天,还跟他们家对过的一个小伙子吵过架。

扣扣他妈这个人,就是喜欢跟人耍个赖什么的。

举个例子,扣扣他家的房子在外边,他叔叔们的房子在里边,扣扣他妈就可以在中间修道围墙,把人家关在里边,里边的人家只能把厨房或者猪圈那里的墙挖通,再买前边另一户人家的一点地,绕着走。

扣扣家与王自新家是邻居,扣扣他妈还跟王自新隔壁那一家打过架,之后她就赖到人家家里去,弄个被子往地上一铺,铺上点草,就睡在人家家门口。她说是被人家给打了,弄得这一家没办法在家里住。

那时候我还是小孩子,我记得扣扣他妈在这一家的廊檐下睡了很长一段时间,起码有个把月,屎都拉在这家的院子里,路上人来人往,她都不怕。

最早的时候,扣扣家与王自新一家关系很好。扣扣他爸张福如曾经拜王自新他爸为干爹,这就等于扣扣的爸爸与王自新是干兄弟。

他们两家后来怎么闹的矛盾呢?

据我所知,因由是这样的:王自新跟扣扣对面一家的一个男人一起收猪,后来他们两个把扣扣他爸也带上,一起做这个生意。但是,后来他们两个又觉得扣扣他爸收猪不行,对他做这个买卖的能力不满意,就不带他了。就这样,两家就有了矛盾,互相不说话了。

这个矛盾发生在扣扣还小的时候。这个才是他们两家产生矛盾的原因,网上说是因为宅基地,跟宅基地没什么关系

这个矛盾在扣扣他妈那里表现出来的就是指桑骂槐,平常会指着人家骂两句。

发生打死人的那一年,我记得是夏天,七八月份,那时我上初中快要报名了。一天傍晚,我在村边小渠里洗脚,就听说他们两家打架了,我就跑过去看。

后来我知道,那天傍晚,扣扣他妈也顺着家门口那条路到小渠这边来洗脚。王自新家门口路边的对过,我记得当时种着一排小竹子,王自新家老二王富军正跟他的一个表弟站在竹子那里玩儿,扣扣他妈去洗脚路过这里,看到王富军,就朝他吐了一口口水,但没有吐到王富军的身上。

王富军当时好像是在外地读农校,应该是放假在家,他被这么吐了一下口水,也没有说什么。

扣扣他妈洗了脚,往回走,又经过这儿,王富军他们还在,她就又朝王富军吐了一口口水,这次吐在了王富军的脸上。王富军当时已是一个年轻小伙子,就顺手给了她一巴掌,就这样,两个人在那条路上打了起来。后来,王自新与三儿子王正军也都出来了。扣扣他爸和扣扣他姐也过来帮忙。两家就这样打成了一团。

那次打架,王自新的大儿子王校军不在,那时他刚刚参加工作,是在红庙乡政府里做事。

在扭打过程中,是扣扣他姐到家里拿出一个约一米长的钢条,交给了她妈,她妈就用这根钢条往老三王正军的头上打了两下,把王正军的头打破了。扣扣他妈打赢了,扣扣他爸就拉她往家走。

王正军那年只有17岁。他就在路边柴禾堆里捡了一根胳膊粗的木棒,冲过去,一棒砸在扣扣他妈的太阳穴上。

当时扣扣妈并没有死。她刚躺在地上的时候,我们这帮小孩子还围过去看。她躺在地上嗯嗯地叫唤。我们还笑呢,说这回她又要装了,因为之前她经常这样,谁要是惹她一下,她就会到人家家里赖着。我们正笑呢,一辆车从下面过来,车灯一照,扣扣他妈自己又站起来。她扶着一棵树干呕。往家里走时,她要走到大门口了,我记得她跪在那里,头耷拉着,就像是磕头一样的模样。我们还是围在那里笑。扣扣他爸过来把扣扣他妈搀住,往王自新家里送,王家不让她进门。

后来两家人各自去看伤。王家去给王正军看伤。扣扣他爸用一辆板车把扣扣他妈送到王坪乡医院,医生一检查,说扣扣他妈已经死了。

打架死人的当晚,公安局来了人,把王自新以及王家老二、老三都带走了。

扣扣他妈死后,尸体就放在路边的板车上。第二天还是第三天,法医来验尸。验尸现场就在马路边上。围观者人山人海。

我远远地看,看到法医把扣扣他妈的头皮切开,头皮就耷拉在眼睛那里。她的头发又没有剃。我用手捂着眼睛,从手指头缝里看。看到的是一颗鲜红的头。法医用锯把她的头骨锯开。这太可怕了,大人都怕,别说小孩子了。我一个月都没能睡好觉。

验尸的时候,扣扣他们姐弟两个就站在法医边上看。中国人太不讲究这个了。扣扣就这么看着法医给他妈验尸,我判断正是有此经历,他才会经常说他妈死得有多惨。当时他姐姐也不大,只比我大一岁,属鸡。

验尸完了,扣扣的几个舅舅,还有扣扣他爸,就把扣扣他妈的尸体放在王自新家的堂屋里,放了一个礼拜,当时是夏天,尸体都发臭了,全村都能闻见。

这个时候,因为王自新他们都已经被带走,我记得是他的侄儿他们帮忙给扣扣他妈发的丧,把她埋在了村边的四坡山上。

责任编辑:林晗枝

       特别声明:本网登载内容出于更直观传递信息之目的。该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该内容涉及任何第三方合法权利,请及时与ts@hxnews.com联系或者请点击右侧投诉按钮,我们会及时反馈并处理完毕。

最新社会新闻 频道推荐
进入新闻频道新闻推荐
2019年豆瓣高分英剧推荐 2019年经典英
进入图片频道最新图文
进入视频频道最新视频
一周热点新闻
下载海湃客户端
关注海峡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