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海峡网>新闻中心>福建频道>福州新闻
分享

一个月前,包含福州茉莉花茶窨制工艺在内的“中国传统制茶技艺及其相关习俗”正式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

30日,为期三天的首届中国茶叶交易会将在福州开幕。福州欲借此次茶交会,重振“世界茶港”的影响力。

长期研究茶文化、茶产业的福建人民出版社编审金穑认为,福州具备茶叶产、制、运、销一条龙的能力,而且传承千年未断绝,福州曾是世界茶港,更是世界茶城!

福州曾是世界茶港 更是世界茶城

福州茉莉花茶制作技艺展示。

福州产茶史上千年

福州气候温润,降雨量和光照充足,土壤偏酸性,适合种植茶树,产茶历史可追溯至千年之前。

陆羽《茶经·八之出》云:“岭南,生福州、建州、韶州、象州。福州生闽县方山之阴也。”意为:岭南一带,茶叶出产地是福州、建州、韶州、象州等地。福州的茶,产自闽县境内方山之北地区。

但福州的茶,陆羽知之甚少,所以实事求是地留下一句话:“往往得之,其味极佳。”

公元813年,福州刺史裴次元主持马球场建造。有残碑留存至今,背面刻有《芳茗原》一诗:“族茂满东原,敷荣看朊朊。采撷得菁英,芬馨涤烦暑。何用访蒙山,岂劳游顾渚。”大意是,冶山周边有茶园,品优质高,叶肥芽嫩,馨香四溢,提神醒脑,在福州也能品鉴到如此好茶,这下再也不用钦羡蒙山、顾渚的茶了。

《新唐书·地理志》载,福州长乐郡“土贡:蕉布、海蛤、文扇、茶、橄榄”。贡的是什么茶?南宋梁克家《三山志》做了说明:“福州贡蜡面茶,盖建茶未盛前也。”

斗转星移,时光飞逝,茶山成为福州独特的自然景观。2018年,福州市农业局与福州海峡茶业交流协会、福州日报社联合举办“有福之州·最美茶山”评选活动,入围茶山遍布晋安、福清、闽侯、连江、闽清、罗源、永泰等县(市)区,出产茉莉花茶、红茶、绿茶、乌龙茶、白茶等,品类齐全,佳茗迭出。

福州产茶,亦产茶器,且早早踏上出海之旅。宋朝时,福州洪山镇洪塘窑烧制的酱釉薄胎陶罐,就已经漂洋过海,在日本成为备受追捧的茶道重器——“唐物茶入”,与被称为“唐物天目”的建盏享有同等至尊的地位,深远影响了日本的茶道文化。福清东张窑烧制的黑釉盏、福州建新镇怀安窑等古代窑口烧制的茶具,在日本都有发现。

窨制茉莉花茶 成就“双世遗”

闽江干流为福州带来了透水性好的肥沃土壤,十分适合茉莉花生长。据《闽茶季刊》创刊号载,福州茉莉花最初是由广州输入,先在长乐种植。

立足资源禀赋,福州形成了“山丘栽茶树,沿河种茉莉”的种植格局。茉莉花与茶的碰撞,诞生了独一无二的福州茉莉花茶。1851年至1861年,北京汪正大商号将其所制鼻烟运至长乐,用茉莉花窨之,味道极美,在京城口碑极佳。长乐茶号大受启发,用茉莉花窨茶,果然味道独特。随后,福州茉莉花茶大兴。福州成为花茶的窨制中心与集散地。随着制作花茶的商号大量兴起,外埠商家不惜路途遥远,将顶级绿茶运抵福州窨制,然后销至华北、东北等地。

2014年4月29日,“福州茉莉花与茶文化系统”被联合国粮农组织列入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名录,如今又成就了“双世遗”的佳话。

近年来,福州已逐渐形成与茉莉花茶相关的保护与发展体系:起草编制《福州市茉莉花茶保护规定》,出台《福州茉莉花与茶文化系统保护和发展专项规划(2021-2025)》等一系列规划,制定“支持福州茉莉花茶产业发展九条措施”“福州茉莉花茶产业高质量发展行动方案”等政策方案……从立法保护、规划支持、基地建设、生产加工到品牌宣传等,福州全方位多层次扶持、壮大茉莉花茶产业。

福州曾是世界茶港 更是世界茶城

旧时福胜春制茶厂工人制茶的场景(资料图)。

“海丝”“陆丝”助茶叶走四方

今年8月31日,满载着507吨茶叶、农资产品的中老铁路国际货运列车,从福清江阴铁路物流园驶出,经云南磨憨铁路口岸出境,沿中老铁路抵达终点站老挝万象。中老班列是继“闽都号”中欧班列后,福州开通的另一个国际货运列车,为茶叶“走四方”提供了全新的“陆丝”选择。

茶叶经福州踏上“海丝”更为人们熟知。金穑所著的《茶坐标——标杆千年福建茶》一书中写道:“福州开埠后,茶港兴起,福州茶市突然活跃,洋行、茶栈、茶商,甚至传教士都参与进来,上演了一场精彩的茶叶大戏。福州港迎来了她的黄金时代,一度成为中国最大的茶港。”

1916年,台江开辟了第一条马路,联通了桥头、上下杭、苍霞洲、三保等处,大大便利了货物流通,但依旧应付不了船运需求,于是在闽江及其周边水域白马河、新港、三捷河、达道河等建了大量简陋的道头,其中就有一个地名茶道,显然是装卸茶叶的码头。

省级非遗百年洪家茶传承人洪植锦收藏的一份旧版福州地图上,清晰标出了茶道的位置,它就在“闽江之心”范围之内。

“闽江之心”曾是许多福建茶叶进入海上丝绸之路的始发地。1853年,福州获准开茶市。当时,武夷山的茶叶沿闽江水系顺流而下到福州只需4天,而运至广州需45天,到上海28天。

“闽江之心”的美丽闽江展示馆就是福胜春制茶厂旧址。1926年,洪家茶第二代掌门洪发绥在苍霞洲靠江边地方,收购银钱制造局旧屋一座及屋后靠江边空地3亩多,建厂房和住宅。茶厂附近就是码头,方便将茶叶通过海运,销往各国。

茶文化随着茶叶销售走向世界

“头春已过二春来,榕城四月茶市开。陆行负担水转运,番船互市顿南台。千箱万箱日纷至,胥吏当关催茶税。”翁时农的《榕城茶市歌》记录了清末福州茶市繁盛热闹的场景。

金穑说:“《榕城茶市歌》是福州茶市的《清明上河图》。每年农历四月,福州茶市最旺时期,运茶船在闽江来往穿梭,盛况空前。不仅邑人纷纷跻身其间,也吸引了浙江、江西、安徽、京津等地客商。福州知名的许多老字号茶商也是在这个时候创办的。市场之红火,带动福州相关产业与周边茶叶种植活跃起来。不同经营模式、不同地域的茶行自然组合在一起,成为茶帮,这是晚清民国以来中国茶市的重要存在。因为福州茶市竞争颇为激烈,洋商与本土茶商绞尽脑汁,斗智斗勇。”

百余年后,福州仍在续写茶叶传奇。今年8月10日,“福建福州茉莉花与茶文化系统”保护与发展论坛上公布了一组数据:2021年,福州口岸出口茉莉花茶1203吨,金额1519万美元,均价每千克12.6美元,茉莉花茶正远销“一带一路”国家和地区,涵盖五大洲。近年来,福州口岸茶叶出口量位居全国前列,出口均价提升至中国第二位。

随着茶叶销售走向世界,茶文化的影响也更深远。清初,福清黄檗山万福寺住持隐元禅师东渡日本,也带去了煎茶法及饮食习惯,在日本发展成为“普茶料理”,至今仍深刻影响着日本人的生活。

金穑说:“福州茶的产、制、运、销,底蕴深厚又有传承发展。所以,福州是极具代表性的世界茶城。”(记者 何佳媛/文 叶诚/摄)

责任编辑:赵睿

最新福州新闻 频道推荐
进入新闻频道新闻推荐
闽澳首个校企合作创新实践基地正式揭牌
进入图片频道最新图文
进入视频频道最新视频
一周热点新闻
下载海湃客户端
关注海峡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