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海峡网>新闻中心>福建频道>福州新闻
分享

在年代剧当中,人们见过很多说书先生。现实中,讲演福州评话的艺人如何进行传承?日前,在芳华剧院刚结束的福建曲艺培训班结业汇报演出中,几位年轻人演出的福州评话序头《四季吟》和《癫和尚插青记》,是三个女生和一个男生的组合,他们的老师是女评话先生吴嘉秀。记者采访了他们,也了解了福州评话先生的“代际传承”。

60后学艺启蒙在书场

吴嘉秀在福州南门兜长大。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福州,人们家中极少有电视,电影院也不多,小孩子娱乐就是跟着大人到书场去听评话,“到处都有演,(评话演出)整个夏天停不下来。”吴嘉秀回忆说。

一人、一桌、一扇,醒目、竹箸、铙钹。醒木一敲,铙钹一打,须臾间金戈铁马、公子佳人尽在眼前,这是对福州评话生动传神的描绘,这种魅力也强烈地吸引着吴嘉秀。那时她最常去的是乌塔下的评话书场,一听就十分着迷,并且能有样学样跟着讲,把刚刚听到的评话故事一五一十再复述给别人听。

“那时只会讲,不懂得唱与演。”到真正入门学艺了,吴嘉秀才了解到福州评话除了讲,还有大大的奥妙。

当时曲艺界的名角——知名福州评话艺人叶神童有其显著的风格——说表严谨又诙谐,吟唱字眼清晰又悠扬悦耳。“我师父讲评话特别幽默,能做到他一开口,台下的笑声就停不下来。”中学毕业后,17岁的吴嘉秀就在家人的促成下跟着叶神童学艺,学习师父的代表作《施公案》,有时也上台和师父搭档,目前她是叶神童唯一仍活跃在舞台上的女弟子。

新一代线上学艺手段多

福州评话涵养古风,采取夹说夹吟诵的方式表述故事。吟诵介于说与唱之间,是我国评书评话大家族中的福州评话独有表演形式。吟诵的词句更接近口语,并没有严格规范的曲谱,只有基本腔调,仅以一片铙钹作为间奏乐器,演员随着情节、感情自由吟诵,这种以诵代唱的方式,保持了念白与吟诵间的协调,便于说话人临场生发,以单档讲演为多,也有对口和群口的组合。

在此次2020年度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群研修研习培训计划暨福建曲艺培训班结业汇报演出中,三个首次接触福州评话的大学生展示的评话序头《四季吟》,和青年演员谢秋苹表演的评话《癫和尚插青记》赢得热烈掌声。四人中,除了谢秋苹是福州评话伬艺传习所青年演员外,三个90后大学生在评话表演上可以算是白纸一张。

谢秋苹师出多门,曾跟随叶兆辰、黄林勇、黄立绥等老师学习福州评话,此次表演的福州评话《癫和尚插青记》取材于《闽都别记》,创作于上世纪90年代初,由吴嘉秀老师首演,当时获得福建省民间评话大奖赛一等奖。为做好代际传承工作,这个多次获奖的评话录音带被找出来,在作者稍作修改后,由吴嘉秀依照录音,逐字逐句地让谢秋苹“复刻”演绎。

参加此次汇报演出的评话节目在短短半个月集训中,除每周固定几个下午的3个小时面对面教授外,师生们其余时间则是通过微信语音等进行辅导、交流、学习。汇演过后,曲艺专家们给3个初学评话的大学生大大点了个赞。

传统与现代、传承与创新在福州评话的现代教学中有了奇异的融合。而年轻面孔在福州评话传承中的惊喜,将在今后书写传统曲艺的更多可能。

福州晚报记者 翁宇民/文 陈暖/摄

责任编辑:赵睿

最新福州新闻 频道推荐
进入新闻频道新闻推荐
漫步翠城古巷,爱上客家慢生活!客家祖
进入图片频道最新图文
进入视频频道最新视频
一周热点新闻
下载海湃客户端
关注海峡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