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海峡网>新闻中心>国内频道>社会新闻
分享

3

张扣扣

张扣扣落网后,首次与律师见面时间从2月23日上午9点持续到下午两点。

整整5个小时,张扣扣状态时好时坏,在谈及22年前妈妈“被去世”案件中的细节,他数度掩面大哭。

22年前记忆?

这个事情不可能忘

1996年发生的事,是否还有印象?

张扣扣:终身难忘,这个事情是不可能忘记的。

当时你才13岁,距今已过去22年。为什么“终身难忘”?

张扣扣:我当年确实只有13岁,但当时发生的事情对我刺激太大。我记得我妈被打倒后,我跪在地上,把她抱在怀里,我和姐姐都叫妈妈,后来我们拼命地叫,妈妈想说话又不能说,突然她想用劲时,她鼻子里、嘴里喷流出血来,我明显感觉到她喉咙处有血经过的声音,妈妈流着泪,就断气了。

你的记忆中,当年事情起因是什么?

张扣扣:当时是还有一周要开学了,准备上铁峪中学初一(后来是五班),那天下午,我和妈妈、姐姐去村边的西干渠去洗脚,爸爸在家里喂猪,母猪刚下了小猪。我妈先下来,我和姐姐隔着十几分钟的样子,当我俩回到王自新家附近路上时,我亲眼看到,我妈已经躺在地上,王家老二(王富军,外号团长)和老三(王正军)两人用膝盖压在我妈胸口上,我和姐姐一看都吓哭了,我俩马上回家找我爸,我爸正在喂猪。

我说“爸,人家快把我妈打死了,你还在家喂猪,你赶紧出去看看。”我爸就出去了,拉开还对躺在地上妈妈进行殴打的老二、老三。我爸就对他俩说“算了,算了”。

因为我们和王家原来关系很好,我和他俩都互相称对方的父亲叫“干爹”,我印象我们两家做过杀猪的买卖,后来我也不知道关系就不太好了。

我爸接着拉我妈回到我家门口,王自新又出来了,大声地说“打呀!往死里打,打死老子顶着”,在场的人都能听到。

老三一听这话,就又来火了,又从他们墙边柴堆里拿出一根木棒,打了我妈。对于老二,我记得老二是一开始动的手,后来又和老三一起打我妈。后来妈妈就晕倒了,躺在地上。

我爸又把我妈抱到王自新家门口,躺在地上,意思是让他们看伤(当时没预料到伤的严重)。我妈清醒了,又爬回我家门口。我爸让我和姐姐搬凳子出来,后把妈妈扶在凳子上,一扶就倒,出现了两次。

我爸一看比较严重,又找来稻草、被子,让我妈躺在我家门口,我爸让我俩赶快叫舅舅来。等舅舅来了,天已黑了,这时妈妈已经不行了。

责任编辑:陈锦娜

       特别声明:本网登载内容出于更直观传递信息之目的。该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该内容涉及任何第三方合法权利,请及时与ts@hxnews.com联系或者请点击右侧投诉按钮,我们会及时反馈并处理完毕。

最新社会新闻 频道推荐
进入新闻频道新闻推荐
滴滴在莆田设立8个防疫服务站,多重举
进入图片频道最新图文
进入视频频道最新视频
一周热点新闻
下载海湃客户端
关注海峡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