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海峡网>新闻中心>国内频道>国内新闻
分享

我无意去讨论房地产市场是否存在泡沫,这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是没有意义的,当所有人都在流传“不买房风险更大”的观念时,劝人不买房似乎跟犯罪一般。尽管我们可能在走向巨大的泡沫,但正像格林斯潘所说,在泡沫破灭前,我们不知道它是不是泡沫。房地产成为了关于中国经济的一切,当越来越多的城市开始准备重启限购时,作为这个经济体中的“蝼蚁”,购房者除了冲向交易中心,似乎别无他法。

我无意去讨论房地产市场是否存在泡沫,这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是没有意义的,当所有人都在流传“不买房风险更大”的观念时,劝人不买房似乎跟犯罪一般。尽管我们可能在走向巨大的泡沫,但正像格林斯潘所说,在泡沫破灭前,我们不知道它是不是泡沫。房地产成为了关于中国经济的一切,当越来越多的城市开始准备重启限购时,作为这个经济体中的“蝼蚁”,购房者除了冲向交易中心,似乎别无他法。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房地产价格的不断上升,不仅构成了买房的唯一理由,也让政府的任何调控都显得无比苍白。对于普通人来说,房地产也成为其不被社会抛弃的唯一渠道。这看起来很可悲,但也的确很真实。

近期一纸风行的《北京折叠》给我们描述了这样的一个简单的故事:这个世界有三层,在任何时刻,只有一层的人可以看到阳光,对于底层人民来说,其看到阳光的时间,正是上层人民正在休息的时刻。底层人民的典型代表是清洁工,尽管可以看到阳光,但他们的工作时间正是其它人休息的夜晚。

这似乎是一个现代寓言故事,作者还作了这样的描述,如果下层的人希望进入上一层,要么需要经过非常严格的手续,要么就是“偷渡”。在这样的社会分层中,爱情尽管让人充满希望,但也十分残酷。

科幻作家郝景芳创作的中短篇小说《北京折叠》。

科幻作家郝景芳创作的中短篇小说《北京折叠》。

《北京折叠》的触发点就是一个身处第二层的男孩爱上了身处最上层的女孩,然后花重金请一位身处底层的清洁工帮他向女孩传递信物。而最后,清洁工历尽艰险爬到最高层,见到了这位姑娘,却发现她身边有一位年长的情人。

一切尽在不言中。社会可能本就如此残酷,当然,故事留下了这样的结尾,当清洁工回到属于自己的底层社会,他的身边还有一个尚在摇篮中的小女孩,小女孩是孤儿,但清洁工历尽艰辛,只是为了给小女孩更好的生活。

故事很残忍,也很温情,几乎花不到两个小时就可以读完这样一个简单的故事,这个故事却引发了强烈的社会共鸣。

我的一个同事跟我说,看完《北京折叠》,几乎每个人都可以看到自己的影子,但看过这样的故事后,却也坚定了要买房的决心。

当一个社会都在考虑分层的问题时,我们不得不承认,这可能已经是社会的已然结果。而当多数人发现只能通过买房来实现自身的提升时,我们可能也必须承认,房地产承载的东西,远远超过了其本身的三砖两瓦。

我无意去讨论房地产市场是否存在泡沫,这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是没有意义的,当所有人都在流传“不买房风险更大”的观念时,劝人不买房似乎跟犯罪一般。尽管我们可能在走向巨大的泡沫,但正像格林斯潘所说,在泡沫破灭前,我们不知道它是不是泡沫。

所以,我们只能更加现实一些,先试着回答一些眼前的问题。

所以,我们只能更加现实一些,先试着回答一些眼前的问题。

首先,政府是否会大幅度收紧房地产政策。答案几乎是肯定的。如果大城市无房可卖,那么政府将面临绝境,因此政府只能被迫收紧房地产政策,这与去年股灾之前并无二致。

第二,政府将采取哪些手段?限购以及限贷将是必要手段,同时可能会提高二套房的贷款利率。房产税可能会在更大范围内被推出,但只可能是“温柔一刀”,在较长的时间内反而可能会助涨房价。

第三,政府会不会让房地产市场急刹车?尽管可能性不大,但这样的风险是存在的。面对相对不够理性的市场,政府开始显得犹豫,但最后可能会采取更加不理性的举措。

回答了以上三个问题后,我们会发现,房地产政策收紧是大概率事件。那么接下来的问题是,这个时候应该不应该买房呢?

总的来说,房地产市场与政策仍然是有较高的相关度的。几乎每一次房价上升,都伴随着政策放松,而每次房价走软,都伴随着政策的收紧。而政策收紧的力度一般会不断加剧,当我们看到其对市场的实际打压效果时,政策往往已经过度。

因此,从投资角度来说,现在不是投资房地产市场的最佳时机。在目前的基础上,房价下降10%的概率大于房价上升20%的概率,所以买房不是一个最佳的交易策略。另一方面,现在也难以找到好的投资标的,原因很简单,在房价暴涨时,大家普遍惜售,因此很难找到合适的可投资的房源。

那么,如果担心房价仍然会大幅上升,还是觉得买房保险点,应该怎么办?我会建议大家买新房,尤其是全新开盘的房子。这是因为,大家的购房成本比较接近,心态上大致趋同,因此不会出现因为房价暴跌而导致的严重心态失衡。

在房地产交易中心排队等候的人们。

在房地产交易中心排队等候的人们。

在房地产市场上,新房的抗跌性也会较好一些,比如我的同事就告诉我,上海徐汇区的学区房的涨幅就明显不如浦东的新房,这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了居住条件的重要性——因为徐汇区学区房的房龄普遍比较长。

所以,当我们把这些问题都结合到一起,我们会发现,房地产市场可以很“情绪化”,社会分层、子女教育、财富地位等等,都将这一话题变得无比敏感和沉重。但房地产市场也很现实,一旦你踏错了进入和退出的时点,那么其也会带来毁灭性的冲击。

很多人可能已经忘了,当年的浙江炒房团也曾在上海若干楼盘折戟,到最后,我们要控制的是风险,而风险往往来自于自身的贪婪和恐慌。所以,在看完《北京折叠》后,也最好算一算,自己每个月的收入,够不够还每个月的房贷。

责任编辑:黄小群

最新国内新闻 频道推荐
进入新闻频道新闻推荐
平潭跨境电商综试区暨跨境电商园开园
进入图片频道最新图文
进入视频频道最新视频
一周热点新闻
下载海湃客户端
关注海峡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