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海峡网>新闻中心>福建频道>三明新闻
分享

“终于回家了!我要陪爸妈过个好年。”1月27日,被拐走失29年的曾繁辉,终于踏上了温暖的回家路,再次见到亲生父母时,他泪流满面。

2021年10月6日,当福建省三明市清流县公安局与曾繁辉取得联系,并告知复核比对再次成功的结果时,他兴奋地跳了起来,而此刻的他,正漂泊在缅甸打工维持生计。由于当地疫情原因,没有航班可以回国,只能申请通过边境口岸排队入境。过了120多天,2022年1月27日,在成功回国并结束了疫情隔离后,曾繁辉赶往清流县公安局和父母相见。

我一直想回家

曾繁辉被拐卖时已经8岁,“我知道自己是被人骗走的,我一直想回家,从来没有放弃过这个念头!”曾繁辉说。

1993年7月31日,8岁的曾繁辉被一位叫“巫爷爷”的人骗去“找妈妈”,结果被带上了一辆围满黑布的四轮车,一直开到了外地卖给了后来的养父余某。曾繁辉也被改姓余,16岁时养父去世,养母改嫁,他便离家打工为生,辗转多地,一直没忘寻找儿时记忆的那个家。

“我隐约记得家的地名有gao keng两个字音,所以我去了很多叫gao keng的地方,但都不是我小时候看过的样子。”曾繁辉说,他知道自己是被拐的孩子,所以每到一地,都会到公安机关咨询求助,还提取过血样试图寻亲,但由于他记忆太浅,提供的有效信息太少,一直没有亲生父母的消息。2020年9月,他前往缅甸,从事餐饮行业至今。

泪都流干了几次

曾繁辉的生父叫曾庆梅,生母叫张香子,夫妇二人在清流县嵩口镇高坑村务农生活。1993年7月30日,一位巫姓男子走到他们家门口,说没有地方落脚,想借宿一晚。由于说的是本地方言,出于帮忙老乡的好心,曾庆梅收留了他。次日中午,当夫妇俩干完活回到家中,发现小儿子曾繁辉不在,前一天“借宿”的巫姓男子也不见了踪影,孩子被拐跑了!至此,曾庆梅、张香子夫妇开始了漫长的29年寻亲之路。

妈妈张香子思儿心切,几个月都吃不下饭,碰上赶集,她在街边卖菜,看到和自己儿子一样大的孩子,心里不是滋味,就坐在那里哭。一次,她到河边洗衣服,刚好儿子曾繁辉的邻居发小蓝余龙走了过来,他问:“阿姨,繁辉找回来了吗?”这一问,张香子的心很痛,没法回答,一直流泪。想想这些过往,张香子的眼泪都流干了几次。在公安机关的帮助下,他们寻遍了周边县域和各个乡镇,都没有曾繁辉的任何音讯。

“就是要有始有终”

2021年6月,曾庆梅和张香子在手机上看到清流警方帮助隔壁镇肖某找回了失散30年儿子的报道,又重新燃起了希望。

第二天他们就到清流县公安局寻求帮助,希望能够找回儿子曾繁辉。清流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民警李良基在详细了解情况后,为他们采集了血样,鼓励他们不要放弃,公安机关一定会帮他们尽全力寻找失踪的孩子。

李良基是一名法医,从警26年,他曾成功帮助10个家庭重新团聚,有着丰富的工作经验和责任心。夫妇走后,他立即将血样输入了库中,结果永春警方当年采集的那份血样发挥了重要作用,几天后,比对结果显示与来自永春县余宗兴的血样高度匹配。李良基马上给永春县公安局同事打去电话,希望帮助采集余宗兴血样做进一步复核。

永春县公安局经过多方细心的查找,确定余宗兴人在缅甸。几经周折,在永春警方的帮助下,李良基终于与余宗兴取得联系,余宗兴听后十分激动,立即决定回国寻亲。

人找到了,但是如何相认成了大家心忧的问题,在清流警方多方协调努力下,曾繁辉历经了“21+21+7”的集中隔离后,一家人相拥而泣!默默站在一旁的李良基也湿了眼眶,他说:“做我们这份工作就是这样,要有始有终”。

责任编辑:赵睿

最新三明新闻 频道推荐
进入新闻频道新闻推荐
仰颐问石——姚仲达印钮展走进广东潮州
进入图片频道最新图文
进入视频频道最新视频
一周热点新闻
下载海湃客户端
关注海峡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