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海峡网>金融频道>专家访谈
分享

金融界网站10月27日讯 “2016中国金融年度论坛”于10月27-30日在北京举行,中国投融资担保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长黄炎勋出席并演讲。金融界网站全程直播。

黄炎勋表示,融资难、融资贵绝不是中国特色,这是一个只身的世界经济难题。

对于增加一些担保,来解决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上,黄炎勋提出成立国家担保基金,这个担保基金给予了很多急需要投资的一些行业、一些战略新兴产业(爱基,净值,资讯),以及其他一些政府需要解决高就业的一些企业的融资。商业属性交由商业机构去做,政府必须承担起政府属性的功能。

以下为全文:

黄炎勋:各位领导、各位嘉宾、各位朋友,大家下午好,刚才前面几位发言的嘉宾讲了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刚才咱们主持人也介绍了,我来自于中国投融资担保,正好与此相关,我想把我工作的一些经历和大家做一个分享。

刚才大家谈到的更多的是融资难、融资贵,其实这是一个世界性难题,不是中国特色的。我记得在我们教科书上就有1931年就提出了一个观点,麦格里能鸿沟,有些是商业银行造成的,有些是风险体系造成的,这个地方我想说明一个观点,就是融资难、融资贵绝不是中国特色,这是一个只身的世界经济难题。

第二个问题,大家提到了说能不能增加一些担保,来解决融资难、融资贵,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个逻辑,这个担保有什么功能?我认为担保有三大功能:

1、有债券保障功能,为什么有了担保大家融资就很容易?有债券保障的功能。

2、可以提高效率,过去有很多商业贷款有尽调,提供很多资料,如果有一个很好的第三方征信之后,下面可以简单一些,可以提高审贷的效率。

3、可以降成本。资本市场发债跟是否有征信是高度相关的,如果有征信的话,如果3A征信的话,应该说利率还是很优惠的。但是是不是有了担保征信之后,就一定能解决这个问题?其实不是。因为大家知道我们国家中小企业相对更普遍一些,因为中小企业刚才郑主席提到了存在很多天生的一些障碍。在这种情况下,实际上这些中小企业解决了很多的就业,解决了很多的税收,但是它再融资的方面确实也是有瓶颈的。这些瓶颈怎么解决?不是靠商业担保能够解决的,这就需要它政府的属性。

所以在国外担保行业专门有一个政府担保,有公共职能,这个职能是政府性的,而不是商业性的。所以我们在供给侧改革过程中间我们提出了处于成立国家担保基金,这个担保基金给予了很多我们急需要投资的一些行业、一些战略新兴产业,以及其他一些政府需要解决高就业的一些企业的融资。所以我想可能担保的问题能解决一些问题,但是我们要分清它的政府属性和商业属性,商业属性交由商业机构去做,政府必须承担起政府属性的功能,这是我想跟大家分享的第二个方面。

第三个问题,现在面临这个问题,因为我们今天主要是探讨供给侧改革下一步怎么办?刚才浦发银行(行情600000,买入)提出很多经验的问题,因为很多问题很难解决,我想就这么几个问题跟大家分享。

第一个问题怎么解决呢?第一从源头上解决和商业上解决,适当地减少中小企业对金融的,这个话不能这么说,减少需求。我为什么这么讲?我举两个例子,我们政府采购,政府采购招投标期间所有企业是要交保证金,这个保证金是大量的资金占用,如果有一些企业没有资金他可以去借,招标去借就这么几天功夫,他就用高利贷去借,是不是又给他增加了成本?另外还有工程建设领域,有很多的保证金,投标保证金、质量保证金、农民工的工资保证金,一堆的保证金,这些钱业主都是要求施工企业必须存在这个地方。第三个就是咱们诉讼保全,现在经济案件越来越多,我们本来作为原告是受害人,但是原告在告被告的过程中,法院提出来我要查出对方的资产,原告要承担一部分保证金,原告本来是受害人,他还要存一部分保证金搁在那个地方,无形中增加了企业的很多需求。怎么办?所以我们也提出了一些建议,当然有些建议也被政府采纳了,比如说在诉讼保全领域里边,我们提出能不能用担保来借?或者是保证保险的方式来借,避免保证金的占用,另外还有就是工程建设领域,还有招投标领域,今年5月份国务院的文件里边已经明确提出了,在工程建设领域,在国家乃至政府采购的招投标领域里边,要限制使用保证金这种方式。完全可以用担保,或者是用保险的形式去处理这个问题,很遗憾在执行过程中间就有一些问题,很多业主想我存了钱在这个地方我看着也舒服,尤其这是切实的保证,我觉得这需要双管齐下,既要政府有文件的支持,同时执行过程中间要到位,我想这是在减少这方面需求,尽可能减少中小企业对资金的需求这方面,有一些工作是可以探讨的。

另外一方面就是增加供应。刚才杨总讲得非常有道理,我觉得金融领域有很多需要改进的地方,还得要充分发展普惠金融,还有民间金融。我今天进来一看,或多金融弄不好都是做P2P的互联网金融的。

借次机会,我也想把我对互联网金融的看法和大家做一个分享,互联网金融出来之后我们监管部门往往采取一刀切的方式,甚至最近出了一个新的规定,互联网金融个人的不能超过多少,法人的不能超过多少,看起来监管到位了,实际上大家做这个方面的可能有体会,实际上是政策出来之后,明确地告诉你你做要规范、要监管,实质上是做不了的,它没法做。所以我想恐怕这一块值得探讨,值得我们监管做一些探讨,这个办法也很好解决,你像我们金融,金融的本质属性是一定在的,不管是互联网金融还是传统金融,金融的属性是一定在的,他没有资金池怎么做金融?P2P最大红线不能做资金池,当然我们也在不同的场合来呼吁,适当的资金池是有用的。有很多企业倒逼,或者是很多企业都是因为流动性出现风险,如果说没有流动性、没有资金池它就不叫金融,所以有时候适当地给一些松绑是有利于咱们普惠金融也好、互联网金融发展的。这个问题实际上也好解决,你可以准入,我们现在所有的三大金融的主要机构,银行、证券、金融不都是准入呢?我们的互联网金融也有值得准入的可能性,你对股东进行约束,对他的资本实力进行约束,就不至于跑路,因为我们跑路的都是个体的,或者是其他的一些实力比较差的,或者是当时成立的时候就想跑路的,如果说你要把这些东西归结为这样有点不好,在发展普惠金融这方面,在供给侧改革方面还要多值得探讨。

总的来说,普惠金融值得期待,道路也很漫长,但是希望我们如果说在这一块领域里做的同志,更应该建立信心。

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上官婧

最新专家访谈 频道推荐
进入新闻频道新闻推荐
项思醒65页PPT事件始末来龙去脉 项思醒
进入图片频道最新图文
进入视频频道最新视频
一周热点新闻
下载海湃客户端
关注海峡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