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海峡网>新闻中心>娱乐星闻>娱乐新闻
分享

3月3日,在新州唐宁中心地区法庭,高云翔和王晶在澳涉性侵案进入重审第七日,女当事人陈词录像将播放完毕,其丈夫可能再次出庭作证。

高云翔和王晶一如既往一前一后早早来到法庭。进入法庭后,王晶主动为其事务律师提行李箱,开庭前,高云翔用英文与王晶律师寒暄,状态轻松。

开庭前,出现了一个小意外,高云翔的口译员因故没来到现场,王晶的口译员主动提出可以帮两人一起提供翻译, 立刻得到了法官的同意,随后,王晶和口译员从被告席后排坐到了前排,口译员坐在了王晶和高云翔中间为他们提供法庭现场的同声传译。

高云翔案重审第七日最新消息 高云翔案女受害人情绪激动怎么回事

女当事人在法庭上称,高云翔和王晶被警局带走后,王晶的助手Siqi Li提出跟她私聊,因为要照顾女儿,女当事人拒绝了。之后她们去了一个小房间,Siqi Li要她撤销指控,Siqi Li说这会影响高云翔和王晶的事业,不要报警。

王晶律师质问女当事人,“你告诉警察,高云翔来了房间,你一直想跟她玩,你还跟别人说高云翔是你男朋友。”女当事人否认,并表示在录第一份口供的时候,信息是碎片化的,当时还没有想好是否要告两个人性侵。也是在极度害怕和恐惧的状态下提供的,所以时间顺序是乱的。

王晶律师反问女当事人房间里面的一切都不是你所说的那样,女当事人坚称,王晶强奸了我。我感到非常恶心。律师提出,女当事人一直以调情和欲擒故纵的方式,引诱王晶聊天又保持距离的方式接触。女当事人澄清尝试(trying to)在中国和澳洲的意思不同。女当事人说到激动处又控制不住开始抽泣起来。

以下是法庭实录:

9: 12am

高云翔在工作人员的陪同下抵达法院门口,神情凝重。

高云翔案重审第七日最新消息 高云翔案女受害人情绪激动怎么回事

9: 35am

王晶缓步抵达法院,较高云翔,略显从容。

高云翔案重审第七日最新消息 高云翔案女受害人情绪激动怎么回事

10: 00am

庭审开始。

10: 10am

庭审现场,继续播放被告王晶律师(下简称“辩”)继续对女当事人(下简称“女”)的视频录像。

辩:“3月27日晚(事发第二天),还有一场派对,对吗?”

女:“是的。”

辩:“是为澳洲团队办的,对吗?在Blue Angel饭店?”

女:“是的。”

辩:“你丈夫、女儿都出席了,对吗。”

女:“是的。”

辩:“在场还有其他人,对吗?包括Siqi Li?”

女:“是的。”

辩:“你和Siqi Li相熟吗?”

女:“认识,但不熟。”

辩:“你和她在微信上有交流工作吗?”

女:“有时,她不是主要和我联系工作的人。”

辩:“谁是主要的人?”

女:“Zhihui Liang。”

王晶律师出示女当事人和Siqi Li微信聊天记录证据。

辩:“3月25日的记录,你在和Siqi Li交流一个派对,对吗?”

女:“是26日的派对,不是27日的。”

辩:“Siqi Li问‘你那边多少人?’”

女:“王说今晚的派对,不从预算里扣,他个人请。”

辩:“27日晚,是为了澳方团队举行派对,对吗?”

女:“是的。”

辩:“你丈夫、女儿都出席了,对吗?”

女:“是的。”

辩:“你和Siqi Li当晚有交流,对吗?”

女:“是的,她来找我说话,因为她本不该出现在那,她是中方人员,没被邀请的。”

辩:“高和王当时已经被警方逮捕,对吗?”

女:“是的。”

辩:“Siqi Li来找你私下谈话了,对吗?”

女:“她叫我去另一个包间,希望我撤案。”

辩:“Siqi Li问了你发生了什么,对吗?”

女:“我不记得了。”

辩:“你靠近她,轻声地说......(女当事人打断)”

女:“你在编造事实,我从未靠近她。”(低声说)

辩:“是她主动找我,我一开始拒绝的,我要照顾我的女儿。”

女:“后来她叫我撤案,说事关高和王的未来事业,我拒绝了。”

辩:“你们两人后来还是私下谈话了,对吗?”

女:“是的。”

辩:“她问你发生什么了,对吗?”

女:“我不记得她问过。”

辩:“你靠Siqi Li很近,对吧?”

女:“我没有。”

辩:“我的意思是,你老公在很近的地方,看到你们了,对吗?”

女:“我不知道我老公当时在哪,我记得他最后过来,叫Siqi Li远离我。”

辩:“Siqi Li问过你,我需要知道发生了什么,对吗?”

女:“我不记得她问过。”

辩:“你是在转移大家的注意力,避免你被问关于你告诉Siqi Li的事情,对吗?”

女:“是你在扭曲事实,是你。”

辩:“你跟Siqi Li说过,‘为了我的家庭,我不能说实话’,对吗?”

女:“这是你编造的,我没有说过。”

辩:“你丈夫后来变得很生气,对吗?”

女:“我不记得他是什么表情。”

辩:“你记得你丈夫跟你们说了什么吗?”

女;“我只记得他叫Siqi Li离开我。”

辩:“你丈夫对Siqi Li说,‘今天你是一个女人,要是Li Ma来,我会打他’?”

女:“我不记得了。”

辩:“27日早上10点多,你和Siqi Li还交谈过关于Rainie的事情,对吧?”

女:“我不记得Siqi Li给我打过电话。”

辩:“在那时,你和Siqi Li没有谈论前一晚的事情,对吗?”

女;“我不记得对话内容了。”

辩:“你当时人在哪?”

女:“我不知道我在哪。”

10: 40am

辩:“你告诉Woods医生,‘制作人有勃起障碍’?”

女:“我不记得谈话的具体内容了。”

辩:“你说的制作人是指王,对吗?”

女:“是的。”

辩:“你跟医生说,有名男士无法勃起,插入失败,对吗?”

女:“我不记得谈话具体内容了。”

辩:“那你说的是实话吗?”

女:“我当时处于极度惊恐,非常非常困,可能只睡了1小时。”

辩:“你这么困,过后还是去了派对,不是吗?”

女:“因为我是澳方团队负责人,我要去付钱。”

辩:“本来高会为那晚派对付费,对吗?”

女:“是的,Zhihui Liang说高会支付27日派对的费用。”

律师分析该案走向

昨日庭审后,澳洲AHL法律沈寒冰律师指出本案辨方盘问看点。

“第二次庭审女当事人没有出庭作证,是避免了对她的第二次伤害,但是世界上所有的事情都是有利有弊的。

其实第二次女当事人应该仍然出庭,趁这次机会对上次的漏洞和错误做出弥补。

假如今日庭审录像播放完毕,按照上次顺序应该是女当事人的丈夫出庭作证,这对他来说,也是一个两难。

其一,他可以继续保持原来的证词,但是原版的证词很难得到大多数普通百姓(陪审团)的接受,对检方不利;

其二,他可以利用这次庭审对自己的证词做出改变,但是会面临辩方猛烈的盘问炮火,指责他撒谎。

因此,女当事人丈夫的证词的变化是一个看点。

当然,也不排除既和上次证词不一致,又帮不到检方的小概率事件发生。

倘若真的发生,那也无语了。”

10: 50am

辩:“但那晚派对不是你付的钱,是Siqi Li用王的信用卡付的,对吗?”

女:“我先到派对,Siqi Li后来的,她坚持要她来付。”

辩:“你回答问题,你付费了吗?”

女:“我是计划最后付的,Siqi Li提前付了。”

辩:“女士,在第一份证词里,你告诉警察,你叫了出租车,又取消了,你在酒店外就决定了接下来要去哪了,对吗?”

女:“第一份证词的状况,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当时激动恐慌,我还不知道要不要抓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做,哭得泣不成声,说了很多碎片信息,警方在这个状况下写的信息。”(女当事人突然改用中文回答)

辩:“这就不是碎片信息,是错误信息,不是吗?”

女:“不是错误信息。”

辩:“那你说2:31am,2:37am打车,但当时高已经到房间里,不是吗?”

女:“我说过了,我不想让任何人知道,包括警察,我从未经历过这样的事情。”

辩:“你人在警察局,却不想让警察知道事情?”

女:“我当时是不想让任何人知道事情有这么严重,本来只想跟警察说,我被,我被就是困住了,我不想说到那么细节的东西,来月经的时候还被性侵了,而且还是被两个人。”

辩:“那你当时希望警察怎么做,只是让警察告他们把你困住,导致你晚回家,对吗?”

女:“我不知道警察当时为了我能做到什么程度,当时还没有做决定。”

辩:“你想让警察相信,你在取消出租车的时候,是跟一群人在楼下,而不是你在楼上,已经跟高和王在房间里了,对吧?”

女:“我不想让人知道我被性侵了。”

辩:“2:31am,高已经进入房间了,你不想让人知道,你取消了出租车,决定留下,对吗?”

女:“这是你的假设,不是事实。”

辩:“女士,你告诉警察,2:31am,你在楼下才真的不是事实,对吧?”

女:“不是,你是跟我开玩笑么(Are you kidding me)?!”

辩:“你跟很多人炫耀过你和高的合影,还说高是你男朋友,对吗?”

女:“我不记得了,如果我说过,也是开玩笑。”

辩:“关于取消出租车,你跟警察说谎了,对吧?”

女:“我已经回答你太多次了。”

辩:“第一份笔录29段,你说了4次关于王不能勃起,对吗?”

女:“我说的完整里有提到勃起,和不勃起,你不能只提到我说了不勃起的部分。”

辩:“你在整份笔录中根本没有提到任何勃起,对吗?”

女:“那是因为我一直在哭,不能说完整的句子,当时我也不想让人知道我被性侵了。”

辩:“你哭是因为你担心丈夫发现你和两个男人在酒店,对吗?”

女:“不是的。”

辩:“你哭是因为担心婚姻吧?”

女:“不是。”

辩:“证词里你说,王躺在床上,不断说‘别走,别走’?”

女:“是的。”

辩:“那时你说,‘我可以明天再来’,对吗?”

女:“这个问题我回答过了,我当时录的时间顺序是乱的,我告诉警察的时间顺序有混乱。”

辩:“那王说过‘别走’吗?”

女:“我不记得了。”

辩:“如果他说了‘别走’,就跟困住你,强迫你这个说法不符合了,对吗?”

女:“他当时已经强奸完我了,在床上不动了,我才有机会走。”

辩:“王就没有强奸过你,对吗?”

女:“他有。”

辩:“在那晚房间里发生的事情,都是你允许的,对吗?”

女:“没有允许过他碰我身上任何部位,或者亲我。”

辩:“根本就没有......(律师描述性侵细节,编者隐去),对吧?”

女:“他有。”

辩:“高也没有......(律师描述性侵细节,编者隐去),对吧?”

女:“他有,在卫生间。”

辩:“你......(律师描述性侵细节,编者隐去)是出于自愿的,对吧?”

女:“......(女当事人描述性侵细节,编者隐去)让我恶心。”

现场回放酒店外监控录像。

辩:“当时商务车开走时,你还挥手道别了,对吗?”

女:“不是,当时我看车开走了,只剩我和王了,我很担心,挥手的意思是问‘为什么车走了’?”

辩:“酒店是24小时开放的,对吗?”

女:“是的。”

辩:“Siqi Li说过想留下来陪你一起等出租车?”

女:“我不记得她说过这样的话。”

辩:“你要是真的担心你的安危,你就会上商务车,或者去出租车集中的地方,不是吗?”

女:“是商务车开走后,我才开始担心了。”

(法官反对辩方几个问题,认为昨天问过了,重复)

女当事人在回答问题时,中英文来回切换。

11: 40am

法庭休庭。

12: 00pm

庭审继续。

责任编辑:黄小群

       特别声明:本网登载内容出于更直观传递信息之目的。该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该内容涉及任何第三方合法权利,请及时与ts@hxnews.com联系或者请点击右侧投诉按钮,我们会及时反馈并处理完毕。

最新娱乐新闻 频道推荐
进入新闻频道新闻推荐
获大股东大手笔增持!恒大汽车市值将迎
进入图片频道最新图文
进入视频频道最新视频
一周热点新闻
下载海湃客户端
关注海峡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