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海峡网>新闻中心>国内频道>社会新闻
分享

7月17日上午,遵照最高法院院长签发的死刑执行命令,陕西汉中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张扣扣执行了死刑。

执行死刑前,汉中市中级法院依法安排张扣扣会见了其近亲属。

最高人民法院认为,被害人王正军伤害致死张扣扣之母的行为已受到法律制裁,但张扣扣却心怀怨恨,加之工作、生活多年不如意,在其母被害21年以后蓄意报复王正军及王的父兄,精心策划犯罪,选择除夕之日当众蒙面持刀行凶,致三名被害人死亡,且有追杀王校军和二次加害王正军的情节,主观恶性极深,犯罪情节特别恶劣,手段特别残忍,后果和罪行极其严重,应依法严惩。

今年4月,杨斌律师说她曾经到汉中探访过被害人王家家属。

“他们说,曾经提起过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但开庭时,张扣扣父子不仅明确表态不赔,还在庭上指着他们破口大骂,还说算你好运,本来连你要一起杀的,把他们骂哭了,一气之下撤回了附带民事诉讼。”

7月17日晚上,潇湘晨报联系了王家二儿子王富军,他表示这是两个家庭的悲剧,没有赢家。

对于有人指称张扣扣是英雄一说,他说,舆论终究不能代替法律,网上说什么的都有,乱七八糟的。

对于孩子教育,王富军说,“我就希望他能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就行,叫他好好学习,以后走上社会好好工作,与人为善,其他的什么都别想。”

[1]弥补不了我三个亲人的命

潇湘晨报:张扣扣17日被执行死刑了,你知道这个事情吗?

王富军:我知道,昨天就知道了。

潇湘晨报:怎么看待这个结果?

王富军:说不出来,反正已经判刑了,死有余辜,但是我心里一点都不高兴。

潇湘晨报:为什么是高兴不起来?

王富军:他弥补不了我三个亲人的命。

潇湘晨报:你认为弥补不了他当年犯下的错。

王富军:对。

[2]我父亲是劝架,没参与

潇湘晨报:为什么张家人一直认为是你导致了张母的死?

王富军:哎,那个时候纯属意外,搞的今天这个结果,是始料不及的,本来之前的事情已经过了,没想过现在会这样,真的是,完全可以避免的。

潇湘晨报:当年具体发生了什么?你说完全可以避免,又是什么情况,可以说一下吗?

王富军:96年那个事,我母亲和张家母亲有纠纷,发展到打架,当时是因为抢救不及时,拖了两个多小时,当时(96年)农村的医疗环境很差。

潇湘晨报:那个过程到底是怎样的?是张母向你吐口水吗?

王富军:当时是我在路边乘凉,他母亲就朝我吐口水,当时年轻气盛就气不过,走的时候吐的,没吐上,我就没在意,就骂了一句,就几个小朋友在那,过了十几分钟她又返回来,又朝我脸上吐,我真的是忍无可忍,就给了她一巴掌。

潇湘晨报:之后呢?

王富军:(汪秀萍)抓着我的衣领不松手,就耍赖,抓着我衣领就说我打她,我都没动手,后来就叫家里人过来了,离着不远。

潇湘晨报:后来呢,发生了什么?

王富军:我母亲说你回去别在这,就在这个时候我三弟才(打了汪秀萍),我都没看见。

潇湘晨报:武器是什么?一根棒子吗?

王富军:就是那个,一米多长的木棒,劈柴用的,就挥了一下,没想到会打到头部。她那个人平时也耍赖,当时打了也没在意,她就倒在地上了,后来她自己爬起来了,就没在意,当时来了一辆车,一叫她她自己就起来了,后来找了个架子车给她拉到医院去了,就看伤,没想到有这么严重,当时我兄弟也在流血,就各看各的伤。当年的时候有些细节问题都没写上,(后来)抢救不及时,失血过多抢救无效死亡。我父亲是劝架,根本就(没参与),对一些报道真的是很无语,就乱说。

[3]我们两家没有赢家

潇湘晨报:你觉得去年的事,你是怪张扣扣,还是怪他的家人?

王富军:怪他父亲。

潇湘晨报:你觉得他父亲责任重大?

王富军:就是因为他父亲给他灌输复仇思想。

潇湘晨报:你说这个话有事实依据吗?

王富军:因为他时常,村民跟我说,他父亲时常扬言要报仇之类的。

潇湘晨报:那你有同情过张扣扣吗?你觉得他是个可怜的人吗?

王富军:我觉得是一种悲哀,这件事情我们两家没有赢家,就是造了个孽。我一点都高兴不起来,我们两家搞成这个样子,这个事其实是完全可以避免的。

[4]他有种就来找我

潇湘晨报:张福如现在跟媒体讲,你不死他就不服,这个事你怎么看?

王富军:我相信法律是公正的,当时他觉得冤他为什么不上诉,现在他上诉,纯粹是没事找事,他这个用心啊,现在我们家就剩我一个。我就相信法律是公正的,这都是有证可查的,时隔这么多年又翻出来。

潇湘晨报:那你可以跟我把这个事情的真相讲清楚啊。

王富军:现在已经没有意义了,凶手已经毙了,我现在不需要做那些无谓的解释,没意义。

潇湘晨报:但是现在张扣扣的父亲对这个判决不服,他说儿子是冤枉的。

王富军:他不服又能怎么样呢,我现在不去招惹他,他有种就来找我。

潇湘晨报:他一直说,他老婆的事你打了她。

王富军:我们家就剩我一个,他想把我搞下去。

潇湘晨报:你家里还剩你一个。

王富军:弟弟,大哥都在18年遇害了,连我父亲。我们三个兄弟就剩我一个了。

[5]最可惜的是我大哥

潇湘晨报:你现在回想当年,有没有觉得自己不对,或者你的家人有没有什么做的不好的地方?

王富军:当时太冲动了,年轻气盛,如果不是我当时那么冲动,就没后边的事了。

潇湘晨报:你对你弟弟的死惋惜吗?

王富军:惋惜,最可惜的是我大哥。

潇湘晨报:为什么?

王富军:当时的事,他根本都不知情,说我们兄弟三个都参与了当年的事纯粹是胡扯。过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混到现在这个位置。

潇湘晨报:你大哥当年什么职位?

王富军:当年刚入职两年,就是个办公室文员,他们说我大哥当时说是科级干部,科级干部都是十多年后的事了,干了将近三年怎么可能是科级干部,这些事我现在不想说了,说了心里难受。

责任编辑:林晗枝

       特别声明:本网登载内容出于更直观传递信息之目的。该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该内容涉及任何第三方合法权利,请及时与ts@hxnews.com联系或者请点击右侧投诉按钮,我们会及时反馈并处理完毕。

最新社会新闻 频道推荐
进入新闻频道新闻推荐
阿沁是怎么成为网红的 阿沁为什么那么
进入图片频道最新图文
进入视频频道最新视频
一周热点新闻
下载海湃客户端
关注海峡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