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海峡网>新闻中心>国内频道>社会新闻
分享

那句玩笑话引发的邻里纠纷已过去5年,因那场纠纷刘玉芹家赔偿了对方2000元钱,这让刘玉芹怒火难平,以至于5年后她萌发了一个报复方案:毒死对方的孩子。2017年5月27日,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公安局将刘玉芹涉嫌故意杀人一案移送淮安区检察院审查起诉,目前,该案正在审查中。

男童离奇死亡

2017年3月11日上午6点多,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复兴镇某村,陈菊和往常一样,做好早饭后叫11岁女儿小梦和8岁儿子小乐起床吃饭,这天是周末,吃完饭她依旧要上班,便叮嘱小梦在家要照顾好弟弟。

母亲上班后,弟弟小乐想去邻居家玩,小梦便应允了弟弟。上午10点多,弟弟回家后小梦给了他1块钱,让他去村里小卖部买零食,不一会儿,小乐拿着辣条和锅巴回家了。小乐将辣条递给小梦,自己吃了锅巴。没一会儿,小乐喊肚子疼,开始剧烈呕吐,小梦吓得赶紧打电话给在外务工的爸爸,爸爸让小梦立刻去找伯伯徐年峰。

徐年峰得知情况后,马上来到小梦家,发现小乐躺在院子里,口吐白沫,人已昏迷,身边还有一大摊呕吐物。徐年峰将小乐抱上三轮车,20多分钟后,他们到达镇医院。此时,小乐大小便失禁,身体不停地抽搐,嘴里一直在吐黄色液体。镇医院医生查看了小乐的症状后,让他们赶紧到城里医院抢救。随后,他们向淮安区人民医院奔去,区医院医生仍无法确定病因,便让家属赶紧将小乐转到市医院,120救护车载着小乐来到淮安市第一人民医院。医生经一个多小时的努力,还是没能挽回小乐的生命。

就在这时,徐年峰接到家里亲属电话,称小乐家的狗吃了小乐的呕吐物后,也死了。据此估计,小乐应该是食物中毒。医生听到这个消息,提醒他们赶紧报警。听说小乐在市医院不治而亡,加上小狗离奇死亡,一位村干部选择了报警。

细致调查,锁定嫌疑人

接到报警后,淮安区公安局立即抽调精干力量组成专案组,第一时间前往案发现场展开调查,并将此案通报给淮安区检察院。淮安区检察院立即派公诉科负责人奔赴案发现场,提前介入引导侦查。

根据小乐及小狗的死亡特征,警方初步怀疑小乐是死于食物中毒。那小乐是吃了什么食物中的毒?中毒的原因是偶然,还是有人恶意投毒?为了抓住最佳破案时间,围绕这几个疑问,警方立即兵分三组在村里展开排查。第一组负责调查小乐生前所吃食品;第二组负责调查陈菊家的社会关系,排查其家庭恩怨线索;第三组负责对同组在家所有人员的指甲、手指擦拭物、案发时所穿衣服等进行一一取样,送往有关机构检测。

很快,多条线索汇聚而来。第一组反馈的信息是小乐生前所吃的锅巴不含有毒成分。而负责排查陈菊家社会矛盾关系的小组得知:近些年,陈菊与周围邻居因村里铺路、日常琐事等原因,曾先后与几位村邻发生矛盾。其中最严重的一次是几年前同组村民徐昌与陈菊争吵后将陈菊打伤,后经村干部调解,徐昌家赔偿了陈菊2000多元医药费,并赔礼道歉,双方达成和解。

3月13日,案件出现重大进展。警方对陈菊同组村民的指甲、手指擦拭物检测结果正式出炉,发现村民徐昌老婆刘玉芹的手上、小乐以及小狗的胃内物、心血,均检测出同一种剧毒成分:氟乙酸盐。而负责调查小乐生前活动轨迹的民警得知,案发前,小乐曾与刘玉芹有过接触,并且,刘玉芹曾给小乐喝过一瓶饮料。综合上述线索,警方判断:刘玉芹有重大作案嫌疑。

如果真的是刘玉芹作案,那她作案用的氟乙酸盐从何而来?为了进一步巩固证据,警方决定先不打草惊蛇,而是围绕氟乙酸盐的来源查找证据。为确认刘玉芹案发前的活动轨迹,警方随即以刘玉芹所在村组为中心,调取了周边七处监控录像进行排查,获得重大发现:3月8日上午7点47分,刘玉芹在邻镇仇桥镇街道上的一个地摊上,买了两包红色袋装物,随后,她来到一家超市,买了乳酸菌饮品。

警方立即找到视频中出现的地摊主梁梅,经梁梅辨认,当天刘玉芹从自己地摊上买的是老鼠药,含有氟乙酸盐成分。至此,警方初步得出结论:刘玉芹有作案时间和动机,她有重大作案嫌疑。3月13日,淮安区公安局以刘玉芹涉嫌故意杀人罪正式立案,并于次日传唤刘玉芹。面对铁的证据,刘玉芹很快交代了自己的杀人事实。

两千元的仇恨数年难消

1959年出生的刘玉芹,因双腿患有类风湿病,走路不便,常年在家。平时出门,都靠残疾车。刘玉芹的丈夫徐昌和小乐的父亲是堂兄弟。虽然两家有血缘关系,但刘玉芹一直有块心病。

几年前的一天,徐昌酒后遇到陈菊的大女儿,便开玩笑地问:“我知道,你不是你爸妈生的,我知道你的亲生父母在哪儿,你要不要去认他们?”当时,陈菊的大女儿正处于高三备考阶段,听说这话后,当时就哭了出来。

当天晚上,陈菊下班回家,听说此事,非常恼火。原来,陈菊结婚后因身体原因一直没有孩子,婚后第三年的一天,陈菊发现家门口有一女婴,便将孩子留下来抚养。32岁那年,陈菊首次怀孕,此后,她先后生下两个女儿和儿子小乐。虽然有了四个孩子,但陈菊一直把大女儿当亲生孩子抚养,并一直不让其知道自己的身世。

正值女儿高考的关键时刻,徐昌却说出这样的话,让陈菊怒不可遏,便到徐昌家兴师问罪,但徐昌借着酒劲,不但不认错,还动手打了陈菊,致陈菊受伤。事情发生后,陈菊要求徐昌夫妻为自己治病,并先后到镇、区医院治疗,花去医药费2000多元。后在村干部的调解下,徐昌赔礼道歉并支付了医药费,这事才得以解决。

虽然事情解决了,但刘玉芹觉得陈菊根本没有受伤,却白白花去自家2000多元钱,明显是讹自家,这恨留在了刘玉芹心里。

责任编辑:肖舒

最新社会新闻 频道推荐
进入新闻频道新闻推荐
青骄第二课堂登录平台入口 青骄第二课
进入图片频道最新图文
进入视频频道最新视频
一周热点新闻
下载海湃客户端
关注海峡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