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海峡网>新闻中心>国内频道>国内新闻
分享

此前从未接到通知

胡正高称,自己曾在云南省镇雄县罗坎镇生活了20多年,随后就离开家乡外出打工,很少回去。

胡正高的妻子告诉深一度记者,此前未接到过任何要求丈夫做结扎手术的通知,丈夫完全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临时被带走的。

2015年,新修改的《人口与计划生育法》已规定“育龄夫妻自主选择计划生育避孕节育措施”,删除了原来关于上环、结扎和查环查孕的有关规定及相应处罚。

该法第19条明确规定:“国家创造条件,保障公民知情选择安全、有效、适宜的避孕节育措施。”

全国人大对“知情选择”做出了解释,“在本法中是指避孕节育方法的知情选择,即国家通过提供充分有效的计划生育和避孕方法的信息,使需要采取避孕节育措施的育龄群众在充分了解情况的基础上,自主、自愿而且负责任地作出选择安全、有效、适宜的避孕节育措施的决定。”

《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第二十条更是再一次强调,“育龄夫妻自主选择计划生育避孕节育措施,预防和减少非意愿妊娠。”

原国家计生委专家委员梁中堂表示,我国的计划生育政策对每对夫妻生育孩子的数量做出了规定,也给出了相应的奖励措施和法律保障。市民应当在政策规定下进行生育计划,但是法律并未规定节育措施可以被强制执行,结扎手术应当在保证当事人自愿的情况下实施,在当事人不情愿的情况下不应当采取强制措施。

期待调查实事求

胡正高从朋友家被计生小组带走,其时妻子毛女士并不在场。她称,对丈夫突然被带走做结扎手术并不知情。2月14日晚,深一度记者联系到毛女士询问了相关情况。

深一度:丈夫做结扎手术,此前接到过相关通知吗?

毛女士:没有

深一度:后来是谁在什么时候通知您的?

毛女士:2月8日的晚上,我丈夫打电话让我给他送水。我当时觉得莫名其妙,就着急过去了。

深一度:你到了镇政府看到了什么?

毛女士:当时到了镇政府才知道要给丈夫做结扎手术,大概有十几个人围着丈夫,可能是怕他逃跑,即使是他上厕所的时候也有两个人陪着。

深一度:有想过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毛女士:从来没有想过会突然出现这种事情,之前也没有人通知我们。我丈夫当时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因为我们是二婚家庭,我们作为一般的老百姓真的不太懂具体的计划生育政策,后来发生这个事情才了解一些。

深一度:给小儿子办准生证的时候有没有人说过超生?

毛女士:没有,当时办准生证和上户口都挺顺利的。我们小儿子的户口刚开始也是上到老家罗坎镇的,后来迁到了四川,上户口的时候也没人说我们这个孩子是超生的。

深一度:罗坎镇政府工作人员此前有没有说过你们超生,要做结扎手术?

毛女士:没有,就是那天晚上直接来人把丈夫带走了。

深一度:您丈夫结扎之前有没有打算生二胎?

毛女士:不打算生了,现在我老公跟前妻生的三个孩子也跟着我们生活,我们要养活四个孩子,经济压力也挺大。

深一度:今后有什么打算?期待什么样的调查结果?

毛女士:目前还没有想太多,也没有想过索赔和起诉,我们在微博上发出来这个消息,最开始的想法就是给其他人做一个警醒,希望不要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在罗坎镇的其他人身上。我们期待一个实事求是的调查结果。

责任编辑:肖舒

最新国内新闻 频道推荐
进入新闻频道新闻推荐
第四期“融智汇”主题沙龙在福建省中小
进入图片频道最新图文
进入视频频道最新视频
一周热点新闻
下载海湃客户端
关注海峡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