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海峡网>新闻中心>福建频道>三明新闻
分享

春运你走在回家的路上 他们在路上站岗

高速公路永安贡川服务区保洁员严德福大年初一特别忙碌。

年年春运,年年拥堵。但是,在回家的路上,还有这样一些人,他们默默无闻地在为旅客服务,让回家的路更顺畅。

记者随机采访了他们中的几位,记录了他们除夕和年初一的工作情况。

严增福:八年没吃上团圆饭

高速公路贡川服务区是三明境内最为繁忙的一个服务区。

年初一下午,穿着黄色工作服,胸前戴着06-0425胸牌的保洁工严增福,额头沁出了汗水。他已在这里工作了8年。

“8年来,我的大年初一都是在服务区过的,年夜饭也是。”严增福说。

他家在附近的石马村,要回家吃饭也可以。但是,客流多,他离不开。“除夕下午车辆少些,年初一又多了,特别是正月初一下午。不管人多还是少,我都不能离开岗位。回到家,春节联欢晚会都开始很久了。”严增福说。

这是为什么呢?记者问。

原来,这一对服务区,共有8名保洁员,却只有严增福一个男的。“男厕所,女同事不好进,只好我来了。8年了,年年如此。节日期间,厕所保洁的压力更大了。”严增福说。

每年初一,严增福早上7时就得从家里赶来。他放上一串鞭炮,“服务区也是我的家,放炮图个吉利,开门大吉,一年平平安安。南来北往的旅客在我这里休息,也能平安吉祥。”

除夕夜班的保洁工少了,初一一早,严增福要做得更多,但他一点也不嫌累。“猴年初一上班好啊,今年新上任的领导给了我100元红包。”严增福说。

严增福有3个女儿,大女儿在龙岩开旅社,三女儿在泉州工作,只有小女儿在身边。“今年,大家都回来过年了。他们都要我请假,8年没有一起吃个年夜饭。今年,老婆有些不高兴了。她说她要到服务区帮我请假,被我骂了。我答应她明年一定请假。”严增福说。

A区的保洁做完,严增福要从地下通道,飞速赶到B区。“客流高峰,一下子不做卫生,就会出问题了,特别是厕所。”他说。

年初一下午,大巴车的客流少了,但自驾车却多了。“你看,有些旅客爱乱扔垃圾,烟头也乱扔。我们工作量就更大了。你说有什么要求,那就是大家爱护环境,就是对我们最大的支持。”严增福说。

陈桂茂:大年初一不算忙

大年初一,按照习俗,陈桂茂在沙县公路分局城关公路点燃了一串鞭炮,便开着皮卡车上路巡查。

今年,是40多岁的陈桂茂当上站长后的第一个春节。当副站长时,他的大年初一也大都在路上。

除了部分县乡道,沙县城关公路站主要负责养护国道205线沙县琅口至三明20多公里路段。春运高峰期,每日的车流量突破万次,保障全段的公路安全和畅通任重而道远。

行驶到城关电站附近,陈桂茂发现,左侧车道路面有几块落石影响通行。他小心翼翼地把车停靠在路边,摆放好安全锥,然后俯身去搬一块大石头。

入冬以来,沙县雨水比往年多了不少,1月中下旬又遭遇十年来最强的冰冻灾害,那段时间他就在这条路上日夜坚守。两个星期前,一天夜里,他接到电话说这段路上有树横亘在路中央,他二话不说,召集同事拿起电锯、扫把就往城头赶,仅用一个小时就把“拦路虎”清理了。

直到大年除夕,站里的职工还忙着与大雨留下的“后遗症”打拉锯战。

石头有点重,稍微使点劲,陈桂茂的膝盖就隐隐作痛,那也是他前段时间搬石头留下的淤青。他决定先将大石挪到路沿,再用扫把将小石子扫到一旁。“像这样的小石子很容易让车子打滑,很可能就因此发生车祸了。”他说。

这一路他又收拾了三处类似的路障。

城头方向巡查结束,陈桂茂便转头往高砂方向继续巡查。路上经过琅口集镇段,红彤彤的鞭炮纸铺了一地,他一下又一下地扫了50多米,装满3个箩筐。

这个村口有一座桥,年前被鉴定为四类桥,按照规定,实行了限速限载的交通管制。但是标志牌埋的位置刚好被行道树遮挡,他吩咐过几位同事去修剪树枝,今天他必须再去确认一下。他下了车,换位置张望,标志牌清晰可见,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接着,他还有一条县道必须巡查,那就是琅西线。这几年夏沙高速、南龙铁路的施工方把这条路作为施工便道,重车压道,大约有4公里的路面已经满目疮痍。年前,借着停工,职工们把这段路的凹槽进行了填补以迎接春运高峰期。起初当地的村民阻挠他们铺石粉,说容易扬起灰尘影响生活质量。经过耐心劝导,村民才支持这件好事。今天,陈桂茂来巡路,一位村民还热情地喊他到家中坐坐喝茶。一路上,探亲车队川流不息,好在大家能够相互避让,整体运行有序。

巡了一大圈,已近正午,儿子打电话要他赶回家吃午饭。他决定上午先到这里,下午把城区里通往药厂的路巡一遍。

“今年正月初一,还不算忙。”陈桂茂说。

程相亮:铁路上水工

拖着一根水管,列车一停,便冲上前去注水。这是以往搭乘普速列车时常见到的镜头。动车普及了,但在鹰厦铁路线上,普速列车仍需要这些上水工。

与售票员、客运员、列车员这些“抛头露面”经常与旅客打交道的铁路人不同,铁路上水工是一个相对“低调”的岗位,没有被乘客熟知,却是铁路线上必不可少的工种。

永安站作为鹰厦线重要的上水站,现有上水工7人,以两班制的形式保证列车用水,每人每趟列车至少要负责6节车厢的上水工作。每加一次水都要拖上一根近10公斤的皮管,工作强度相对较大。脏、险、苦、累是他们工作的特点。

程相亮,是2014年7月从事上水工作,这是他经历的第二个春运。“我是除夕早上8时到岗的,正月初一8时下班,一个班24小时。无论刮风下雨,上水工都得为列车上水。没办法,一车车的人等着用水呢。”程相亮说。

家离岗位有3公里远,领导批准程相亮回家吃了年夜饭。“没有车路过时,领导还让我们到贵宾室看春晚。”程相亮说。

除夕和年初一,虽然旅客少,用少水,但是,从西安和贵阳发来的客车,水反而要加得更多。“那一路,很多水管都冰冻了,没有上水。只能在我们这里上了。”程相亮说。

除夕这一个班,程相亮共为7趟客车加了水。“当天,停运了一趟临客和一趟零担车,我也就少加了水。”

上水工是件苦差事。程相亮说,有时因为加水过程中,旅客上卫生间,导致车厢里没有冲净的粪便飞溅出来,就会飞到加水工师傅的身上,脏污不堪。“这是常有的事情,我们每个加水工都有经历过。”

今年春运,永安站共加开临客两趟,图定的旅客列车8趟,总共是10趟旅客列车,日均要加165节车厢的水,对于现在的人员配置来说,任务是比较重的。“节后高峰期,我们会更辛苦。但大家都做好了准备。”程相亮说。

责任编辑:赵睿

相关阅读
最新三明新闻 频道推荐
进入新闻频道新闻推荐
《福州音乐地图》重磅首发,拉开福州市
进入图片频道最新图文
进入视频频道最新视频
一周热点新闻
下载海湃客户端
关注海峡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