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海峡网>新闻中心>福建频道>闽南新闻>厦门新闻
分享

原标题:厦门民警张宏拥有一身独门审讯技巧 善于从细节中找到突破口

厦门民警张宏拥有一身独门审讯技巧 善于从细节中找到突破口

张宏向群众了解案件经过。

厦门民警张宏拥有一身独门审讯技巧 善于从细节中找到突破口

张宏乔装打扮,外出进行踩点。 张宏乔装打扮,外出进行踩点。

厦门民警张宏拥有一身独门审讯技巧 善于从细节中找到突破口

张宏的桌上总是堆满了卷宗。 记者 彭怡郡 摄

厦门网讯 (海西晨报记者 彭怡郡 通讯员 厦公宣) 张宏,是厦门市公安局刑侦支队第三大队的民警。他长着一张娃娃脸,审讯时,有的嫌疑人以为他经验不足,企图蒙混过关。但他们不知道的是,张宏拥有一身独门审讯技巧,擅长攻心,能从嫌疑人的行为挖掘出其内心的弱点,出其不意地进行攻克,可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在张宏看来,办理案件时最重要的就是耐住性子。有组织犯罪案件是各类案件中最难侦破的类型之一,跨度时间长,人员多且复杂。一个组织调查时间往往长达数个月,其中的证据收集过程,更需要民警沉下心慢慢钻研。从十多万条报警信息、近千个GB的数据中筛选出有用信息,也是民警的必修技能。

抽丝剥茧 从13万条信息中筛出线索

四五个纸箱里堆放了近200本卷宗,每本卷宗200页,而这仅仅是一个犯罪组织涉及的卷宗。张宏说,他们侦办的对象都是黑恶团伙,这些组织的成立并非一朝一夕,而且成员众多,需要摸清组织多年来的发展情况,理清组织架构,准确挖出组织人员信息。这些工作的难度,从上万页卷宗中便可见一斑。“这个过程没有捷径可走,在借助技术手段的同时,也要依靠人力走访确认。入门时,师父说要多听多看,我学到的第一点就是耐住性子。”张宏说。

2014年,张宏负责侦办以钟某为首的涉黑案件。但该案件来源于群众举报,线索有限。为了挖出人员信息,张宏采用了最“笨”的人工模式———加入多个关键字,筛选了10年内与关键字相关的13万条报警信息,再人工筛选出100多条可能与之相关的线索,再一一落实研判。“这个过程也可以通过机器筛选,但我总觉要亲自看过,才能尽可能避免遗漏。”3个月没日没夜地工作,张宏熬黑了眼圈,而该组织结构也慢慢浮出水面。

在这个过程中,张宏发现组织中一个外号叫“阿杰”的人,他早期参与了不少违法行为,因后期脱离组织,又是外地人,身份信息难以落实。在和报警人的交谈中,张宏得知城管曾拆除钟某名下的一处违章搭盖,钟某组织了大批人阻挠执法。本着不遗漏一条线索的想法,张宏从相关部门调取了现场执法视频。“该组织的每个人我都排查得很清楚,但视频中有一名躲在人群后的男子,看着眼生,他很有可能就是‘阿杰’。”果不其然,进一步调查后,此人正是“阿杰”。经过一丝不苟的调查,张宏和同事终于抓获该组织14名涉案人员。

随机应变 乔装打扮将犯罪团伙一锅端

梳理出组织人员后,抓捕行动也紧锣密鼓地展开了。张宏从小听外曾祖父讲述抗日战争经历,“当时,外曾祖父为了完成送情报的任务,做了许多掩人耳目的伪装,这些故事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影响。”

去年,以颜某敏为首的犯罪组织被捕,成员共有24人。这伙人都居住在海沧的同一村子里,村子里外来人口较少,贸然进村容易打草惊蛇。“我们特意选了个时机进村探查,没想到,刚进村就有人警觉地问,我们是做什么的?”虽然张宏找了借口,未让对方起疑,但他也意识到进村侦查困难重重。

对村子进行详细了解后,张宏发现那里有许多红砖瓦厝的古建筑。于是,他学外曾祖父乔装打扮,和同事扮成游客,背上相机进村。为了扩大侦查范围,张宏不断变换身份,扮成快递员、送餐员,终于摸清24名成员的落脚点,并制定了抓捕方案,将该组织一网打尽。

抓捕中也会有突发情况。2017年,张宏和同事破获全省首个“校园贷”恶势力犯罪集团。“我们定下的抓捕方案是隔天凌晨6点,多路民警同时出动,主犯方某当时是在老家云霄,我们在云霄布置了抓捕人员。没想到,抓捕当天凌晨1点,方某突然开车来厦门。”

正在待命的张宏和同事立刻赶往方某在厦门的落脚点。赶到小区的张宏躲在草丛里,这样既能守住小区出入口,又能观察到方某房间的情况。那一晚,张宏蹲守了4个小时,身上被蚊子咬了十几个包。正是这4个小时的蹲守,他们锁定了方某的情况,并将其成功抓捕。

善于攻心 一句话击垮嫌犯心理防线

人员抓捕后,紧接着是审讯工作。张宏长着一张娃娃脸,不少嫌疑人看了觉得他年纪轻、经验少,不肯交代。实际上,他不仅经验老到,审讯前他还会充分掌握嫌疑人情况,了解其心理。这个过程就像建模,张宏要从各个渠道,翻看近千个G的数据信息,才能对嫌疑人有全面了解,从而找出审讯的关键点。做足功课的张宏,审讯时与他的娃娃脸形成巨大反差,有时还能达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去年,在抓获以颜某敏为首的犯罪组织后,张宏开始审讯工作。小头目颜某洋是该组织的重要人物之一,起初他不肯配合审讯,在与颜某洋几次“交锋”后,张宏发现其心理复杂。“他畏罪害怕,又抱着一丝侥幸心理。”翻看颜某洋手机时,张宏发现他曾给颜某敏发了一条关于扫黑除恶的新闻。虽然颜某洋没有对这条新闻进行评论,但张宏知道,他已经意识到自己做的事是违法的。“发现了这个突破口,审讯就顺利多了。摆证据、讲形势,我们要让他认清当前扫黑除恶的态势。”颜某洋意识到自己不可能逃脱后,便如实交代。

而在另一起案件中,嫌疑人陈某同样拒绝回答民警的提问。在对同一组织的其他人员进行审讯时,张宏特意询问了陈某的习惯,得知他烟瘾很重。审讯陈某前,张宏故意提起这一细节,甚至连陈某常抽的香烟品牌、每天的抽烟数量都说得一清二楚。“陈某很吃惊,问我怎么知道的。我告诉他,其他人员已经把案件都交代清楚了,甚至还说了许多与案件无关的细节。这让陈某知道,警方对他已足够了解,并掌握证据,无形中给他施压。”长久沉默后,陈某心理防线崩溃,承认了自己的犯罪行为。

这样的审讯案例数不胜数,有的嫌疑人在与张宏交心后痛哭流涕,哭诉自己的经历,悔恨曾经的行为。去年有大半年时间,张宏几乎天天都去看守所参与审讯。剩下的时间,张宏还要外出抓捕,寻找证人调取证据。

早出晚归的日子总是辛苦的,但家人的陪伴总让张宏倍感温暖。去年张宏生日时,1岁的女儿糯糯地喊着“爸爸”。张宏记录下来,并发在朋友圈,他说,“这就是我奋斗的动力,前方也许有更多未知的挑战,但前进的步伐越发笃定。”

责任编辑:唐秀敏

最新厦门新闻 频道推荐
进入新闻频道新闻推荐
谭维维道歉怎么回事 摇滚版敢问路在何
进入图片频道最新图文
进入视频频道最新视频
一周热点新闻
下载海湃客户端
关注海峡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