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海峡网>新闻中心>福建频道>闽南新闻>泉州新闻
分享

美食聚餐,商务应酬,难免要喝点酒。喝酒不开车,不少喝酒的车主选择找代驾。2004年酒驾禁令出台,催生出了酒后代驾行业,2011年“醉驾入刑”正式实施,酒后代驾生意渐火,近年来,不少代驾公司相继成立,在激烈的竞争之下,代驾公司也日渐规范,但是行业内的不正当竞争依旧存在,而且一些“黑代驾”会在各种娱乐场所门口拉活揽客。记者调查了解到,对于代驾公司的管理,目前还处于真空状态,没有相关部门对其进行约束,在法律上也无相关管理依据,市民选择代驾,还是得“悠着点”。

代驾司机的奇葩事 女代驾常被性骚扰

几名代驾司机在领SHOW天地等生意

醉龟与代驾司机的奇葩事

相信喝过酒的人都知道,在酒精的作用下,人有时候会失去意识,往往会有出乎意料的举动。在泉州,醉汉与代驾之间的奇葩事着实不少。有丢钱的、有熟睡的,还有赶代驾下车后醉驾被抓的……

酒后找代驾 千元现金“失踪”

酒后成麻龟,找代驾时可能让一些非法之徒有机可乘。市民周先生此前参加朋友聚会,酒席散后,一中年男子自称是酒店的代驾人员,询问是否需要代驾。酒醉的周先生自知已经无法开车回家,于是就将车钥匙给了这名代驾人员。

后面周先生就喝醉了,连自己怎么回的家都完全不记得。直到第二天起床后周先生才发现钱包里一千多元的现金已经不翼而飞。事后周先生拼命回忆,才意识到应该是被这名代驾人员顺手牵羊了。

老顾客每叫代驾必睡死 只能指纹开锁帮叫家人

28岁的小刘是一个单身女青年,驾驶已经七年多,从事代驾一年多,一个晚上多的时候也能接单四五百元。

小刘说,代驾客人几乎是喝酒的,也以男客户居多。但自认为自己长得比较“彪悍”,上车的客户对自己不会有歪念,人身安全还是可以保证的。

闽南人喝酒都喝得比较凶,有时上车后爆粗口也都见怪不怪,但比较麻烦的就是睡不醒的客户。

小刘有一个做生意的30多岁老客户,每次酒后都会找她代驾,但一上车就开始睡,到他小区门口了还是死活叫不醒。而她也不知道客户具体住在哪一幢楼,无奈只能用他的手,将他的苹果手机指纹开锁后联系家人来接。当然,这是要熟客才行。

代驾吴师傅就遇到过叫了大半天都不醒的客户,无奈只能陪他一起睡,当凌晨四五点天刚蒙蒙亮,客户醒过来,第一句话竟是:“你是谁,怎么在我车上?”

还有一次,一位客户喝到迷糊,一到居住的小区门口,把自己车当成的士,一下车一溜烟功夫就进了小区回家睡觉,代驾司机都来不及叫住。问小区保安也不清楚该客户住哪里,最后只能把车开到辖区派出所,等事后客户来取车时再补给代驾费。

嫌20元代驾费贵 “90后”醉驾撞死人逃逸

嫌代驾费太贵,最后付出代价。2016年10月10日凌晨,“90后”小伙蒋某和朋友在晋江池峰路一娱乐场所喝酒后,叫了代驾帮忙开车回家。路上,蒋某因代驾费与司机起了争执,遂将司机赶下车,自行开车回家。才走出几百米,便撞上了一辆摩托车,造成摩托车上的妇女死亡,一时害怕的蒋某当场逃逸。一个多小时后,蒋某在父亲和朋友的劝导下,来到鲤城金龙派出所投案自首。

据蒋某交代,事发前他和两个朋友在晋江池峰路一娱乐场所内喝酒,喝完后叫了一名代驾送他们回家。代驾司机将蒋某两名朋友送到兴贤路与笋江路交叉路口附近,蒋某的朋友下车后,蒋某询问代驾司机,到此处要多少钱,代驾表示要20元。“才那么小段路,怎么那么贵?”随后,蒋某与代驾司机起了争执,借着酒劲的蒋某付给代驾司机20元后,就将司机赶下车,打算自己开车回家。

当时天下着大雨,视线较为模糊,蒋某车速较快,当车开到笋江路中医联合医院附近时,意外发生了,蒋某撞上了一辆摩托车。撞完人后因怕被抓到酒后驾驶,就抱着侥幸心理开着车跑了。

酒后让兄弟帮叫代驾 结果司机也醉驾

2014年11月7日,晋江新塘派出所在湖格侨晖路设卡交通整治时,一辆黑色小型越野车从石狮方向驶来。民警发现32岁的石狮灵秀驾车男子蔡某界一身酒气,让他向测试仪呼气,结果酒精测试结果超出了100mg/100ml,已构成醉酒驾车。坐在副驾驶座的35岁晋江车主蔡某蛤称是自己喝醉酒,知道不能开车,便叫了一个兄弟帮忙叫代驾司机。

蔡某界解释,前一天晚上因为痛风睡不着,便独自喝了白酒,结果一个好兄弟在次日凌晨两点多叫他到石狮帮人代驾开车。平时都是好兄弟,而且认为自己也睡了6个小时,蔡某界轻信自己就算被查到酒驾也测不出结果来,才决定帮兄弟这个忙,没想到还是一测一个准。

代驾司机的奇葩事 女代驾常被性骚扰

在泉州女代驾比较少见

女代驾时常被骚扰 上班不敢穿裙子

25岁的小陈是泉州本地人,白天做会计,下午一下班就兼职做代驾,而她每次上岗前必做的一件事,就是把白天穿的套装裙脱下,换上裤子。做了代驾之后,她发现能遇上各种奇葩客人。

“作为女代驾,还是要为自身安全考虑,有时也会遇到骚扰。”小陈说,平日里她驾车都很注意安全驾驶,也一定会把客户安全送到家,但有时遇到难缠的客人就只能自己提防着。

小陈告诉记者,几天前,一位40多岁的客户酒后叫她帮送回家。客户的家位于市区东海。当小陈车开到丰海路时,客户的老婆打过来。那时明明已经快到家了,客户却称才从南环路刚出发。小陈意识到该客户还不想回家。

“我们哪里去放松一下。”客户略带亲昵地跟小陈说,小陈没有理睬。该客户就一直让小陈要从小巷走。

小陈故意把车开进走不通的小巷后再把车退出来。当车开到后埔菜市场时,客户看到一家按摩店想进去,小陈趁机说自己第二天还要上班,执意先骑折叠电动车离开。事后客户还打电话骚扰过她几次。

还有一次,一名30多岁的男客户从市区义全街上车,一坐上副驾驶座,就不停地对小陈说,“对不起”,还执意自己开车送小陈回家,还说不送她就不是男人。

小陈感到客户应该喝醉了,坐也坐不稳,一路上特意把车开得慢些,一路上听对方“唠叨”。到客户家门口后,小陈先把他的车停好,在确保车锁好后,才巧妙地找理由离开。

不过从业一年多,小陈也习惯了:“只要你态度坚决,即使对方故意挑逗,几次后他也不再纠缠,毕竟还要注意行车安全。”

客户一路上吹牛 却少给代驾费

女代驾小刘说,平常工作中遇到的客户形形色色,有的大方的会多给点接单费,比如四五十元车费的,客户就会直接给一两百元,“可能看我是女代驾,工作不容易,就想多给点”。当然,也有斤斤计较的客户,50元的车费也要讲价30元,遇到这样的客户,小刘也懒得与他们计较,直接结算走人。

代驾吴师傅遇到过一个客户就让人有点无语。此人开了一辆宝马,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样,一上车就和自己身边的女伴大声聊天说正在谈一个十多亿元的项目。吴师傅听着也知道该人多半是吹牛皮。

车开到目的地浦西万达,算起来代驾费总共要49元。没想到客户一开口;“老规矩,30元给你。”说完还直接把钱扔车上,带着女伴很快离开。吴师傅意识到遇到了“吝啬鬼”,但人已走远,也没辙了。

赶“龟速”代驾下车 醉驾追尾被抓

酒后请代驾送回家,半路上嫌对方“龟速”,把司机赶下车自己开。2016年1月25日凌晨3点多,醉醺醺的南安人林某刚驾车到泉州市区大洋百货附近,就遇到丰泽公安分局丰泽派出所民警查酒驾、毒驾,一时刹不住,追尾警车落网。这已经是林某第二次因为醉驾追尾警车被查。经过测试,林某血液中的酒精含量为187.7mg/100ml,属于醉酒驾驶。

林某交代,当晚他在宝洲街一酒店宴请客户,酒后他请了一名代驾开着他的车送客户到晋江。由于这名代驾人员是外地人,刚到泉州,不熟悉路况,车速很慢。林某嫌弃他“龟速”,送完客户,车行驶到刺桐大桥时,林某就让代驾下车,他打算自己开车回南安。

怀着侥幸心理的林某刚接过方向盘没多久,就被丰泽派出所民警拦下检查。

准入门槛低 司机水平参差不齐

现如今,代驾公司遍地开花,在夜晚的娱乐场所门口,随处可见代驾人员候客的身影。大街小巷内,也时常能看到代驾人员骑着电动滑板车穿梭。目前,泉州代驾产业的现状如何?代驾人员的水平如何?如何放心地将车交给代驾人员驾驶呢?记者进行了一番调查。

现状

代驾监管现真空 仍属“三无”行业

记者从泉州市工商局了解到,目前代驾在国内还没有一个统一的行业标准,有登记注册的经营代驾业务的公司,公司名称和经营范围里不一定会有体现“代驾”的字眼,因此泉州目前经营代驾业务的公司总数难以具体统计。

记者采访泉州市交通委,了解代驾市场的监管归属,却发现代驾公司和代驾司机不属于运输车辆范畴,交通委不具有此行业的监管职能。

而一个正规的代驾市场,应该具备以下三个特征:收费统一化,允许出现小幅差异;服务安全化,有一套完善的安全保证体系;责任明晰化,有相应的法律法规,明确一旦发生交通事故或其他事件后的责任追讨及赔偿。

但据了解,目前一些实体代驾公司虽然有在工商部门登记注册,但对于代驾这个新兴行业,目前国内还没有一个统一管理标准,因此相关部门暂时也无法进行正常的监督管理。国内的代驾行业仍然属于“无主管单位,无准入门槛,无统一标准”的“三无”行业,不仅缺乏行业内部的规范和约束,相关立法也缺失。另外,很多非专业的代驾个人和机构大量存在,标准不一,造成代驾市场管理混乱,代驾业务竞争激烈。打开互联网,检索“代驾”关键词,定价不规范、服务不规范、长时间等候、事故纠纷、财产损失等现象屡见不鲜。

记者从泉州市工商局了解到,去年受理的关于代驾投诉的案件有8件,都是针对有登记注册公司的代驾服务,另外咨询的有20多件。而如果是针对私人代驾,没有被诉主体,仅有一个联系电话的,一般也只能归到咨询范畴,无法受理处理。

案例

代驾把轮胎开坏了 公司只愿赔500元

去年7月,一市民通过一家代驾公司的微信公众号请了一名代驾司机。到了第二天,该市民发现他的车轮胎受损,怀疑是代驾司机驾驶不当导致的,要求赔偿他的轮胎钱。

代驾司机辩解称,是行驶路面不平坦的问题,和他的驾驶技术没有关系。

工商部门介入调解之后,代驾公司愿意支付轮胎价格的一半即500元给客户,但客户并不满意,此事就一直僵持着。

司机故意绕路 多收取80元代驾费

去年9月份,一市民反映,通过代驾公司请了一名代驾司机,原是要从石狮回晋江,但代驾司机故意绕路,先把车从石狮开到泉州市区,然后才折回晋江。到目的地后,代驾司机多收了80元的车费。

之后该市民打12315投诉,工商部门介入调解,代驾公司之后返还市民多收的80元。

司机闯红灯被拍下 拖一月不给处理

去年10月,一市民通过“姚司机代驾”微信公众号叫了代驾司机,要从市区宝洲街一家夜总会驾车到台商投资区百崎回族乡。

事后,该市民收到了当天晚上他的车闯红灯的违法短信通知,明确就是代驾司机的责任。

之后他多次联系代驾公司要尽快给他处理违法事宜,但拖了快一个月都没动静,市民只好向工商部门投诉。

经过部门介入,代驾司机最终承认了违法事实,主动去作了扣分和罚款处理。

遇上“黑代驾” 5公里被收取180元

市民郑先生曾遇到代驾漫天要价的情况。郑先生回忆说,去年春节期间,他开车到市区刺桐路某娱乐场所和朋友聚会,其间喝了不少酒,已经迷迷糊糊。回来的时候,他就让朋友帮忙叫了一名代驾,准备从刺桐路回到新华路家中。“我也没问价格,就把钥匙给司机了。”郑先生说,等到达目的地时,询问司机价格,司机说180元。“怎么那么贵?”郑先生质问司机,司机表示,春节期间价格会高点。由于当时已经是凌晨3点多,害怕计较下去会有危险,郑先生只能给钱了事。他意识到遇到“黑代驾”了,不到5公里的路程,竟被收取了180元代驾费,若是从刺桐路打车回来,最多也就20元。

业内人士

泉州代驾群体2000多人 三成为“黑代驾”

记者从在丰泽区经营代驾公司的业内人士刘先生处了解到,目前泉州市区经营代驾的公司有二三十家,整个大泉州有四五十家。刘先生表示,代驾没有一个行业标准,公司注册门槛低,有的就两三个人也可以注册一家公司。

刘先生估算,目前泉州代驾司机有专职也有兼职,比较固定的代驾群体可能有2000多人,而私人代驾,即业内所称的“黑代驾”占了30%左右。

“黑代驾”看客叫价 无证也敢驾驶

相比代驾公司有统一的收费标准,按里程数算价,“黑代驾”服务收费就很随意。“看你第一次叫代驾可能多收点,看你是常客就优惠点,而你要是醉得不轻,可能就趁机‘宰一下’。”刘先生表示,行业内也对这些“黑代驾”没招。其资质水平如何无人知晓,也没有公司进行监管,且万一发生交通违法或在事故后逃之夭夭,很难再找到该“黑代驾”来负责。

刘先生说,有的代驾司机原来也在代驾公司里做,但他积累了一些顾客后,嫌公司有收费定价和管理费等,就自己出来单干。

还有的“黑代驾”甚至还没考取驾照就敢上路。两年前,一名不到20岁的小伙在刘先生的公司里做接线员。那时他还在考驾照,就被他的表哥叫出来做代驾司机。而现在,这名小伙还在市区一家夜总会做代驾司机。

代驾水平参差不齐 考试没有统一标准

业内人士张先生告诉记者,虽说代驾公司的人员都有经过培训和考试才上岗,但是代驾司机的准入门槛还是很低。公司要求是5年的驾龄,但还是存在很多浑水摸鱼的现象,不少刚拿到驾驶证的也上岗就业,即便有的驾驶证拿了5年以上,但是实际驾龄很短,代驾资格考试就跟考驾驶证差不多,而不是经过长时间实际道路上的锻炼。

张先生说,所谓的代驾资格考试,就是让“老司机”带着新的代驾人员上路开一圈,由“老司机”来判定新来的代驾司机的水平。而一些关系户连考试的环节都省了。所以代驾司机的驾驶水平参差不齐,而且代驾的车辆各有不同,新司机对车况不熟,有的车身比较长,有的车身比较大,有些是新司机碰都没碰过的车型,在路上行驶还是需要适应的过程。

叫代驾最好找公司 规范“代驾险”

现如今,代驾行业火热,虽然司机有代驾公司进行监管,但是对于代驾公司监管,目前还处于真空状态,无行业统一标准。万一出了事故,这个责任谁来担?车主又存在着什么潜在风险?

1.交警

代驾出事故 责任要因情况而论

记者了解到,目前,泉州因代驾司机开车而出现事故引起纠纷的情况较为少见,但是有出现先与代驾出现纠纷后,自行醉驾发生事故的情况。前不久,鲤城交警大队破获一起醉驾发生事故致人死亡逃逸的案件,车主就因代驾费的问题与代驾出现纠纷,自行开车发生事故。

开车上路,安全第一,发生交通事故是司机们最不希望遇到的,但是,只要在路上,就存在着发生交通事故的可能。若是代驾司机开车,万一出现交通事故,责任如何认定呢?

福建省道路交通事故处理专家、福建省公安交警法制专家刘海耀告诉记者,若代驾司机开车发生事故,责任的判定可能有两种情况,要因情况而论。“毕竟叫代驾的大多数是喝酒的,酒后有时会与代驾产生纠纷。”刘海耀说。若车主有妨碍代驾安全驾驶的行为,比如拉扯方向盘等,引发事故,事故责任就由车主自行承担。

反之,若车主没有妨碍安全驾驶的行为,代驾司机由于操作、技术等问题引起的单方、双方或多方事故,责任由代驾方承担。因为车主喝了酒,已经不能合法驾驶机动车,所以请了代驾,交通事故的责任就由代驾方承担。

2.律师

要代驾最好找公司 签订合同明确责任

由于目前并未明确代驾服务归哪个部门管理,因此从法律的角度没有相关管理依据,也没有行业协会来规范代驾人员资格要求和行业服务标准,甚至在行业内部还存在一些不正当竞争。

早报律师顾问团张传江律师介绍,目前泉州代驾市场大致存在三种代驾关系,如果是驾车客户请较正规的代驾公司派驾驶员代驾,代驾司机属于公司委派来服务的,这属于委托关系。代驾司机的代驾属于职务行为,一旦出事故由公司承担赔偿责任。如果车辆有投保,或者公司有购买第三方保险,由保险公司先理赔,赔偿不足的部分再由公司来承担。

如果是客户直接联系个体的代驾司机,就属于雇佣关系,发生交通事故雇主要承担赔偿责任,如代驾司机存在重大过失也要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同样,有保险的可由保险公司先行理赔,不足部分再由雇主承担。以此来看,雇佣私人代驾还是有风险的。

还有若是亲朋好友间的无偿代驾,这属于帮工关系。一般由受益人承担赔偿责任,帮工者有重大过失时也要承担连带责任。有保险的由保险公司先行理赔。

张传江建议,需要代驾时应首先选择正规的代驾公司,在签订代驾合同后按合同执行,这样若代驾过程中发生事故,就有一个基本依据,一般情况下,委托人不承担赔偿责任。若市民要选择私人代驾时,一定要首先保证代驾司机有合格驾驶证,否则司机无证驾驶,一旦发生事故则雇主责任更大。

3.建议

加强代驾监管 规范“代驾险”

记者向滴滴出行公关部李玫了解到,目前,滴滴公司组建了“神秘访客”机制,对司机的操作和服务进行监督和抽查。服务中,滴滴代驾要求司机服务时必须携带工牌、后备厢垫、坐垫套、手套、马甲等五件套以提升用户体验。乘客可通过APP对司机服务进行评分,如果对服务有异议或者不满也可通过APP或者服务电话对司机进行投诉。发现不合格的代驾司机,需要再次“回炉”培训。

“代驾险”作为一个独立险种的设立,将代驾事故的责任鉴定以及赔付行为转移到保险公司,大大提升了支付能力和处理效率,保障了行业的良性运行。

市区一家代驾公司的罗经理介绍,目前公司都有办理第三方保险,每单代驾费会扣掉2元的保险费,算在代驾起步价里面。如果在代驾服务中发生事故,不需要启用客户的车险理赔,由公司购买的保险理赔。目前公司包括专职和兼职司机共有100多人,其中专职司机占一半左右,要求有3年以上驾龄。公司每天接单量多的有100多单。罗经理表示,公司代驾司机都很注意安全驾驶。在代驾过程中,公司还会通过手机、GPS等手段全程监控。去年一年通过公司保险理赔的也仅有两三单,仅是与路边花盆刮擦、路边公共设施碰撞等小事故,也有接到过代驾司机闯红灯的个别投诉,一般发生交通事故也需由代驾公司帮忙处理。

他山之石 看看国外代驾如何管理

有专家表示,代驾的舞台能施展多大,行业能否打开市场,与从业人员的素质分不开,与政策监管分不开,与行业自律分不开。这些方面只有齐头并进,代驾行业才能尽快克服“成长的烦恼”。国外代驾是如何管理?对我国有无可借鉴之处?

【日本】出台法律规范代驾司机

日本的酒后代驾源自上世纪60年代,兴于80年代。1980年日本重新修订的道路交通法以及刑法,针对酒后驾车以及危险驾车导致人身伤害事故出重拳治理。2002年6月,随着政府对打击酒后驾车力度的升级,道路交通法再次修订,同时作为配套措施,日本出台了“关于汽车驾驶酒后代驾业务适正化法律”,首次对酒后代驾业进行了规范。

【韩国】代驾公司上街巡逻服务

在韩国,代驾公司都会“上街巡逻”。如果有顾客预约,公司会就近安排人员前往帮助。代驾人员开着顾客的车送其回家,代驾公司的“巡逻车”就跟在其后;送达目的地后,代驾人员则返回“巡逻车”继续在市区“巡逻”。韩国成立了代驾协会,由它负责区域内代驾业务的运营。协会内部所有的代驾公司共享软件平台、资讯、订单和客户。

【澳大利亚】酒吧里备有吹气测试仪

澳大利亚,只需打个报警电话,警察就会赶到,将所有喝酒的人送回家,并将其车停好,然后交还车钥匙,临别时还一再感谢喝酒人对公众安全的关心。

在有一些酒吧里,你甚至可以看到吹气测试仪,客人准备离开的时候自己可以先去吹一下,看看自己的酒精浓度是不是符合法律标准,如果没有问题的话,就可以自己驾车离开,如果有问题的话,可以在酒吧里面醒醒酒,甚至直接在酒吧楼上开一间房,因为澳大利亚很多这种城镇酒吧楼上是有客房提供的。

责任编辑:林航

最新泉州新闻 频道推荐
进入新闻频道新闻推荐
幸福触手可及全集免费观看资源下载 幸
进入图片频道最新图文
进入视频频道最新视频
一周热点新闻
下载海湃客户端
关注海峡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