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海峡网>新闻中心>财经频道>财经新闻
分享

行业加速洗牌之时,房企高管也在为自己寻觅着新出路。

2月5日,正荣服务发布公告称,黄亮辞任本公司执行董事、行政总裁,林晓彤获任行政总裁一职,康宏获任为执行董事。

公开资料显示,黄亮2016年12加入正荣集团并担任正荣物业服务总经理,2019年12月被委任执行董事、行政总裁的重任。在加盟正荣之前,他曾在新城、、、中南任职过,在物管行业有着丰富的经验。

而在黄亮之前,刘畅辞任正荣服务首席财务官及联席公司秘书、黄圣辞任正荣服务执行董事。2020年6月29日正荣服务宣布启动公开招股时,参加过的高管只剩董事会主席黄仙枝一人在职。

对于上市不足7个月的正荣服务来说,这样的高层变动近乎“换血”。

高管频出走

事实上,高管们集体出走在正荣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历史似乎又一次在正荣上演。上市之前批量招募高管,上市之后高管大量流失,仿佛已经变成正荣掌门人欧宗荣惯用的手法。

2018年1月16日,正式登陆港交所。在上市后的一年时间内,正荣地产副总裁刘翔、正荣集团副总裁林湧、正荣人力资源总经理王志成、正荣产业财务总监郑琳琳、正荣资本总经理江晨等高管相继离职。

2019年,正荣地产公告称王本龙将于11月20日起辞去公司执行董事、行政总裁及授权代表的职务。他在正荣的5年,见证了正荣地产从一个区域房企成长为全国性房企。同时作为管理层,他也带领正荣成功跨越千亿门槛。

王本龙离职后,被市场称为“职业经理人天团”的黄仙枝、王本龙、林朝阳组合也只剩下黄仙枝一人。黄仙枝1998年10月加入正荣集团,2015年担任正荣地产控股的执行董事兼董事长,2017年9月获任正荣地产集团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兼董事长,在正荣集团已工作近23年。

这些高管为何要走?尤其对正荣服务来说,2月7日,集团发布正面盈利预告,称2020年度之未经审核综合净利润将较2019年12月31日止年度录得超过55%显著增长。

截至2020年末,正荣服务在管面积达到4127万平方米,较2019年末增长80%,合约面积达到8740万平方米,较2019年末增长136.2%。其中,来自第三方物业的占比由2019年底的52.3%增加至63.7%。可以说,业绩并不足以解释高管们为何先后选择离开。

分析人士认为,薪资待遇可能是重要因素。毕竟在非家族化的企业管理者中,只有黄仙枝持有0.11%的股份,还是从二级市场上购入的,黄亮等高管却只有年薪。

相较之下,2015年时就公布了限制性股权激励方案(草案),额度为20376万股,占总股本5%。股权激励具体人员包含8名高管,149名中层管理人员。8名高管被授予7898万股,人均987.25万股,其中董事会副主席、总裁蒋思海被授予2500万股。目前金科股份的市价为7.5左右,如果蒋思海一直没减持,总价值在18750万。

2019年11月4日,发布公告称,公司于10月9日进行了2019年股票期权与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具体对象包括董事兼联席总裁梁志诚、董事兼联席总裁陈德力、董事兼联席总裁袁伯银、财务负责人管有冬、董事会秘书陈鹏等103名中层管理人员及核心骨干。其中,股票期权数量合计1556.88万份,占公司目前股本总额的比例0.69%。限制性股票数量1166.36万份,占公司目前股本总额的比例0.52%。按照现在新城控股的市价,总裁梁志诚获得的期权价值超过千万。

而三盛集团的物业板块伯恩物业上市之时,三盛集团董事长林荣滨合计拿出约27.95%的股份封赏高管;新希望服务刘永好6.2%股权封赏5位高管;张勇奖励两高管1687.5万股……

正荣服务高管们得到的确实有点少。

“甩手掌柜”?

除了待遇问题,正荣内部治理结构的问题、发展空间受限的问题,也是众多高管不得不面对的。

据了解,欧宗荣虽然多次强调“去家族化”,他本人也没有在公司担任任何职位,但王本龙离职时,消息人士称“欧老板深谙驭人之术,习惯掌控一切,不愿放权职业经理人,大事老板管,小事老黄管(董事长黄仙枝),虽为行政总裁,但王本龙能够发挥的空间十分有限。”

还有消息称,“正荣的企业文化下,职业经理人会比较辛苦,因为除了要努力干活,还要揣摩老板心思,取信于老板。”

回顾正荣之前的权力布局体系,资历最深的黄仙枝被安排为正荣地产董事长,同时还是正荣集团法人,林朝阳为正荣地产法人,王本龙担任正荣地产总裁。随着林朝阳和王本龙的先后离职,该“权力布局”被彻底打破,只剩黄仙枝一人坚守在正荣。

而黄仙枝自身的权力也受到“制衡”。正荣内部人士曾向媒体透露,“这位莆田老板(欧宗荣)疑心病重、在公司内部拥有‘皇帝’般权威。黄仙枝的日子有点不好过。”据爆料称,已经离职的林湧、刘翔就属于黄仙枝一派,林朝阳则是与黄仙枝一同入职的。

从欧宗荣对二代的安排上同样能看出这一点。公开资料显示,欧宗荣的大儿子欧国强毕业于背景大学,主修金融学。欧国强虽然在2020年6月退任正荣地产非执行董事,但持有正荣服务5.77%的股份,是正荣服务的第二大股东。外界猜测他或许将成为正荣服务的掌舵人。

三儿子欧国伟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主修国际经济与贸易。自欧国强退任正荣地产董事会成员席位后,欧国伟成为董事会里唯一一位家族成员。2020年6月,他已频繁跟随黄仙枝出席业绩会。外界据此认为欧国伟或将接手地产板块。

至于二儿子欧国耀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接手正荣集团慈善板块。

随着地产二代的逐渐成长和全面接手,黄仙枝的退隐似乎不难猜到了。

物管“求变”

正荣服务经历高层动荡的同时,物管行业也在发生变革。

2月25日晚间,发布下属子公司转让公告。碧桂园物业香港拟以现金方式收购蓝光和骏持有的64.6203%的股份,对应交易总代价暂估值人民币484,650万元(最终以签署的正式协议为准),物管行业最大的并购案落槌。

“大鱼吃小鱼“的时代,摆在物业公司面前的一道难题是,该如何求存?尤其以正荣服务为例,业务规模较为依赖母公司。截至2019年前9个月,正荣服务营业收入中仍有近七成来源于正荣地产。正荣服务招股书透露,其与正荣地产建立了长期合作关系,且通过参与招标获取后者的物业管理服务业务。正荣服务提供的数据显示,2017年、2018年及2019年前9月,正荣服务对由正荣地产所开发项目的中标率为100%。 对比第三方物业开发商所开发项目,正荣服务同期中标率则分别是22.7%、50.9%及27.6%,从中标数据来看并无优势可言。

同时,至2019年9月,正荣服务来自第三方物业的在管面积已大体与正荣地产项目持平,但收益却仅为后者的二分之一。其主要原因是新增的第三方项目多为非住宅物业,而正荣服务对其收取的物业费在逐年下降。

更重要的是,正荣服务也曾因“反哺”母公司而导致资产负债率居高不下。2017年、2018年、2019年前9月,正荣服务资产负债率均高达90%以上。其中最大一笔负债约为5.18亿元,是正荣服务2016年以未来几年物业费收入作为抵押获取的融资,并于当年全部垫付给正荣集团。这也在无形中给正荣服务的运营带来很大风险,不过正荣集团之后已悉数偿还截至最后实际可行日期的所有款项。截至2020年6月30日,正荣服务资产负债率已降至70.5%。

2020年12月31日,就在黄圣辞任后的一个月,正荣服务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欧宗荣全资拥有的子公司伟正控股有限公司已进一步按每股股份约3.96港元的平均价格于公开市场购买合共33.8万股公司普通股,总额为133.96万港元(不包括相关交易费)。正荣服务方面认为,该收购事项显示欧宗荣对集团的整体发展前景及增长潜力充满信心,亦表示其对公司的长期承诺。

但相较于上市时,正荣服务的股价已跌去27.86%,亦能反映出市场的态度。

不知“老将”先后离场后,正荣年轻一辈们又会有怎样的表现呢?

责任编辑:黄小群

       特别声明:本网登载内容出于更直观传递信息之目的。该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该内容涉及任何第三方合法权利,请及时与ts@hxnews.com联系或者请点击右侧投诉按钮,我们会及时反馈并处理完毕。

最新财经新闻 频道推荐
进入新闻频道新闻推荐
永辉超市致歉公告全文一览 因食品安全
进入图片频道最新图文
进入视频频道最新视频
一周热点新闻
下载海湃客户端
关注海峡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