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海峡网>新闻中心>财经频道>财经新闻
分享

在今年拉斯维加斯的CES消费电子展上,无人机展馆继续成为大热门。各展商展示了最新的无人机拍摄技术,包括能够自拍的无人机以及带有夜间模式拍摄功能的无人机,甚至有能够帮助捕鱼者追捕鱼类的水下无人机。

根据研究机构ABI的数据,未来十年内,无人机市场将以每年32%的速度增长,并最终达到300亿美元规模。然而看似热闹的展台背后,无人机市场正在遭遇寒冬。

就在上周,曾一度成为明星公司的自拍无人机公司Lily宣布倒闭。两年前,这家由两位加州伯克利大学毕业生创立的公司曾经吸引了全球科技媒体的目光。来自法国的创始人CEO Antoine Balaresque经过两年研发,在2015年公布了一段当时令他一夜成名的原机型视频:掌上起飞降落、挥手就能拍照、跟随拍摄视频、轻巧防水设计等。他们甚至拒绝了GoPro抛出的绣球,放弃被收购。

2016年1月,Lily的自拍无人机在拉斯维加斯的CES展上一经亮相,就被评为最具创新产品奖,且被《华尔街日报》评为当年最受期待的科技产品。2015年Lily无人机开始预售,预售价从499美元一路涨到800美元。截至2015年底,预售订单已经超过了6万多架,营收更达到3400万美元。两位自信的创始人曾拒绝了多家风投,但也错过了融资的最佳时机。

行业后来者频打价格战 一批无人机被“击落”

2016年上半年,从硅谷到中国,融资环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无人机市场也在悄然而动,呈现出大公司一统天下的局面。中国的大疆凭借雄厚的研发实力和资金以及供应链方面的优势,牢牢把握着市场的主导地位,让其它竞争对手陷入困境。就连全球第二大无人机生产商,法国公司Parrot也宣布裁员三分之一。

Parrot在一份声明中称:“消费级无人机的利润已经不足以支撑公司有盈利的增长。”这个表态对于Parrot这家从2009年起就研发低价无人机(售价在100~500美元之间)的公司意义重大。Parrot收入的60%都来自于无人机销售,在苹果商店的货架上也能找到Parrot无人机。根据Parrot最新公布的季度营收报告,四季度销售9000万美元,低于预期目标1.06亿美元,未来公司将把战略重心从消费级无人机转向商用无人机。

让Parrot悲观的主要原因还是来自大疆。大疆已经成为无人机行业的霸主,其高端无人机已经从消费级延伸到工业级,从农作物检查到建筑工地视察,几乎无所不能。大疆的估值已经超过80亿美元,市场份额占比高达70%。由于资金雄厚,大疆能够掌控整条产业链,从设计到制造,这令它比其他外包设计或者制造的竞争对手要更具优势。且大疆近期也正在采取更加激进的价格策略扩大销售。

除了大疆以外,越来越多不知名的无人机品牌在亚洲诞生,这些参与者的进入把无人机市场的价格拉得更低。即便是GoPro这样的公司,都感到市场环境远比他们想象的还要艰难。GoPro的无人机Karma在续航里程上面临挑战,更有无人机因电池续航能力不足从空中跌落而被召回。

另一方面,由于硬件技术成熟度高,无人机的商业化周期变得非常短。相比品牌而言,规模效应似乎更为重要,比如大疆就通过巨大的出货量把成本压得更低。价格战也让企业利润变得更加微薄。这与平板电视、智能手机等硬件的竞争格局有了相似之处。

市场的环境变化之快也超出了投资人的预期。2016年第三季度,无人机领域的融资相比二季度下降了一大半,这种趋势预计仍将持续。

在这样的背景下,零度无人机去年12月宣布裁员四分之一;Zano无人机宣布清算;而另一家无人机制造商3D Robotics则宣布终止无人机的生产,转而研发助力无人机的软件,并为无人机企业提供服务。该公司称,大疆无人机的降价幅度高达70%。

风投也正在适应这种变化,他们的投资变得更加理性。他们的目光开始从无人机硬件投资转向挖掘软件领域投资的空间。华山资本创始合伙人杨镭就表示,3D Robotics的转型非常及时,“在感受到中国竞争对手大疆的巨大压力后,他们试探了消费者市场,验证自己的性能指标后,及时转向更有前景的差异化市场,这是明智之举。”

风投公司Scale Venture Partners投资人Alex Niehenke表示:“2015年,每个人都在狂热地追捧无人机,现在我们希望看到该行业的领导者能够在角逐中诞生,同时风投开始把目光投向软件公司,它们能够用更少的资金完成既定的目标。”Niehenke去年8月参投了无人机绘图软件公司Drone Deploy 的2000万美元B轮融资,Drone Deploy的绘图软件也应用于大疆无人机。但从另一种角度来看,无人机行业洗牌整合也并非全然是坏事。毕竟仅仅为了满足新鲜感的话,人们不需要几百架功能相似的无人机,需要的是有用的、安全可靠的无人机来实现更多功能。

当然,任何创新都会有失败的先驱,Lily就是一个典型。公司虽然最后没能坚持下来,但它创造了自拍无人机这样一个新的领域,让后来者继续探索。受益的企业包括中国折叠自拍无人机Hover。而大疆也在今年年初的拉斯维加斯CES上展出了折叠便携式无人机Mavic,同样具备自拍功能。

不仅是在无人机行业,过去一年,硅谷其他科技领域的热门公司也有不少因业务不济而被收购。典型的案例包括可穿戴健康智能设备Misfit出售给Fossil,智能手表先驱Pebble出售给Fitbit。即使是曾经的互联网巨头,也难改被收购的命运,雅虎是这样,领英是这样,Twitter也是这样。

新技术的探索道路是漫长的,但最终总能让人看到希望。即便是投资人也有90%的项目也同样以失败告终,宝贵的是在这个过程中所积累的经验教训。正如硅谷创业导师Steve Blank所言:“这里比任何地方都包容,我们把创业失败者称为‘有经验的人’。有过失败经验的创业者,甚至更受投资者青睐。”

责任编辑:金林舒

最新财经新闻 频道推荐
进入新闻频道新闻推荐
2020 首届福州古厝时尚周易缇秀凤飞时
进入图片频道最新图文
进入视频频道最新视频
一周热点新闻
下载海湃客户端
关注海峡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