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海峡网>新闻中心>娱乐星闻>娱乐新闻
分享

蓝天野在《茶馆》中饰演的秦二爷

蓝天野在《茶馆》中饰演的秦二爷

蓝天野去世当天,恰逢第二代经典版《茶馆》再登舞台前的彩排场,但国宝级艺术家的去世并未让后台显得慌乱,“戏比天大”在每个人心中心照不宣。

杨立新:怀念家有老是个宝的时代

杨立新在《茶馆》中秦二爷的角色正是接班蓝天野,一样的意气风发,却各有各的味道。在杨立新看来,“蓝天野这辈演员,离开舞台之后又离开了剧院,这次又离开了我们,特别怀念家有老是个宝的时代。那时黄金一代都在台上,我们心里有谱,现在排戏时总觉得对不对的没有人给你把着、指点着了,就觉得心里没谱。但天野老师95岁已经是高寿了,如果说有遗憾,作为创始人一辈,他差几天就赶上剧院70周年院庆了。”

92年《茶馆》谢幕演出时,杨立新就在舞台上,“那一次非常精彩也非常悲壮。我记得谢幕时,有几个小青年冲到台上,打出了’戏魂国粹’的横幅,里面就有后来成为演员的刘桦。后来二楼有一个小青年喊:于是之老师再见了!一语成谶,92年就真的成为了谢幕演出。其实当初这版没有想封箱或是告别演出,但凑齐他们这些演员确实很不容易,有的人已经因身体不好长期不上舞台了。”

两代演员同一个角色,杨立新称,“秦二爷这个角色确实有点难演,话剧不象京剧,所有的都要按照前辈的一招一式去演,但话剧不是,话剧要照着前人演反而容易失败,因此话剧要自己创作。建院的时候天野老师他们那一辈20多岁,我们这辈人进剧院的时候也是20多岁,我们40多岁的时候正好他们这辈退出舞台了,那时有一系列的戏他们不演了,我们要重排起来,但话剧不像影视,影视重排一般不是太有意义,但话剧要重排,特别是压箱底的戏。”

听到天野老师去世的消息,杨立新称,“这两天很想去看看吕齐老师、郑榕老师、李滨老师。”

濮存昕:没有天野老师的坚持就没有我进剧院的机会

6月8日下午,濮存昕因为在排《阮玲玉》,电话一直处于静音状态,没有在第一时间接到蓝天野去世的电话,6分钟后,濮存昕的妻子宛平告诉了他蓝天野去世的消息。“院庆前4天,其实挺圆满的,天野老师精彩的一生像戏一样,我们每天都在睡去醒来中轮回,而他在睡梦中人生谢幕了。”

今年3月6日,濮存昕最后一次见蓝天野,给他理了发,陪他说了话。“他得了很重的病,已经拒绝治疗了,这其实是很好的选择。最后这几天吃不下东西,是真的蜡炬成灰泪始干。那天因为要去看他,就带着东西准备给他理发,他开始不想理还想留着,但理了之后人也精神了。那次是我最后一次见他。那天在他家一个多小时,家里有他喜欢的猫和狗陪着他,他很明白,我没有看到他痛苦过。

濮存昕从空政话剧团调入人艺,蓝天野是伯乐,那部《秦皇父子》也是濮存昕人生的转折,“没有天野老师的坚持就没有我进剧院的机会,我父亲是不会为我说话的,但是天野老师不承认,说这不是走后门,说我可以的,所以我要是做不好事就给他丢脸了。”

当晚《茶馆》演出结束后虽然已经很晚了,但濮存昕还是准备去蓝天野家中探望,“我想应该好好给他送个行,天野老师是《茶馆》的第一代演员,我们是第二代,《茶馆》标志性的一个阶段或许在建院80周年时,三个老头接班了,这个戏就彻底接班了,那时也将是《茶馆》的一个新面貌。我们总是怀着美好的期许,将有价值的经典传给观众,没有特别好的方式不要改,这是人艺对于前辈艺术家的态度。”

吴刚:他往台上一站,小崽儿们心里就踏实

蓝天野去世前一晚12点多,岳秀清突然问吴刚,蓝先生怎么样了?吴刚还回答,听说前一阵住院,现在出院了。“当时我们俩还在说应该抽空去看看,没成想今天下午一点多就得到消息。我们虽然交往不多,只是在剧院参加活动时见面聊一聊,但对天野老师那一辈演员我们是心怀崇敬的。他年龄那么大还带着孩子们一起演戏,这一点太难得了。两年前我们在院庆时的线上演出《蔡文姬》,他往台上一站,这帮小崽儿们心里就踏实。这些年剧院走了很多的老先生,建院那一辈人都已经奔90岁了。天野老师的一生很潇洒,到那边继续演戏。”

文/北京青年报记者 郭佳

责任编辑:端焰

       特别声明:本网登载内容出于更直观传递信息之目的。该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该内容涉及任何第三方合法权利,请及时与ts@hxnews.com联系或者请点击右侧投诉按钮,我们会及时反馈并处理完毕。

最新娱乐新闻 频道推荐
进入新闻频道新闻推荐
林开钦同志遗体告别仪式在福州举行
进入图片频道最新图文
进入视频频道最新视频
一周热点新闻
下载海湃客户端
关注海峡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