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海峡网>新闻中心>娱乐星闻>欧美娱乐
分享

【学者说】

温儒敏:奇幻之中有着合理与真实

从2000年算起,如果说《哈利·波特》的第一代读者是“80后”,如今它的读者已经来到了“10后”。今年8岁的彭小皙,在一个月内就看完了“哈利·波特”系列全七册。书是小皙的“80后”妈妈早年买的,疫情期间宅在家里,小朋友开始进入魔法世界。“本来计划看完一本书就看一部电影,后来电影她也不看了,说还是书好看,电影里有些画面她看着有点害怕。”小皙的妈妈说。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部编本中小学语文教科书总主编温儒敏告诉记者,一提到哈利·波特,很多孩子的眼睛会发亮,有说不完的话题,就算不爱读书的孩子一接触到哈利·波特,马上就着迷,变得爱读书了。为什么这样的“大部头”能赢得众多中国读者,他认为这是值得研究的文化现象。

温儒敏的外孙女也是小“哈迷”,问她为何喜欢哈利·波特,她说因为神奇。故事中那些神奇的情节,能激发读者天马行空的想象。魔杖、猫头鹰信使、飞天扫帚、魔法石、隐形衣、魔镜……虽然明知都是虚构的,但大家还是喜欢,因为在奇幻之中有着合理与真实。

“哈利·波特”系列也能看做是“成长小说”。小哈利被魔法学校录取,经历了青春期的快乐和烦恼,魔法不断长进,但也遇到很多麻烦事。他不是神一般的英雄,成长过程也出现了各种问题,而人物的不完美却能赢得读者认可,因为读者能看到自己的影子。

温儒敏还特别提到,在这个过分物质化的时代,“哈利·波特”系列让人感受到道德的力量。“这个世界写到了生、死、爱、恨、贫穷、财富、命运、奋斗、正义、阴谋、邪恶,等等,也写到了人性的阴暗。读者跟着哈利一块儿长大,会从最初倾心于奇幻,到逐渐体会人生的复杂,最后和哈利一起面对成人世界。‘哈利·波特’有教化的意义,甚至有些哲理,不同层次的阅读都会各有所获。”

“哈利·波特”系列有着许多西方文学经典的元素,从罗马史诗、希腊神话,到狄更斯的小说,一些精彩的故事原型和描写素材,都创造性地“转化”成为这部小说的组合件。温儒敏说,J·K·罗琳在创造小说时,借鉴了好莱坞电影的某些技巧,包括《魔戒》三部曲、《星球大战》等,这也让她的作品形成了雅俗交融的艺术特质。

【粉丝说】

乔伊:把婚礼现场布置成霍格沃茨

2003年,11岁的乔伊在朋友家第一次接触到哈利·波特,那是一张《哈利·波特与密室》的电影光盘。看完电影后,乔伊被影片中的魔法世界震惊了:“当时我还在念小学,发现这个魔法世界不仅有各种各样的奇妙想象,也有很多和现实对应的内容,太令人着迷了。”

看完电影后的乔伊立刻跑到新华书店购买“哈利·波特”原著小说。其后,每到最新一部作品出版,乔伊一定是当地第一个冲到新华书店买书的粉丝。“现在想来很感谢我的父母,以前‘哈利·波特’还不算指定课外读物,但父母很支持我阅读,对我沉迷于魔法世界也没有反对。”乔伊说,她甚至专门做过关于各种咒语的笔记,试图“学习魔法”。

乔伊发现,类似“哈利·波特”这类作品,中国本土原创的很少,“要么是神话、民间故事,要么是偏低幼类型,而‘哈利·波特’完全不一样,对于当时的我来说,那就是一个几乎完美的世界,特别希望自己也能成为其中一员。”在很长一段时间,乔伊每年的生日愿望就是收到霍格沃茨的录取通知书。直到现在,乔伊大学毕业、参加工作,每当遇到害怕的事,心中想的还是格兰芬多学院的勇敢精神。

2018年,乔伊把自己的婚礼变成了霍格沃茨魔法学校,主舞台的背景由九又四分之三车站、羽毛笔和羊皮纸组成,新人走向舞台的通道两旁则是四大学院的院徽,客人入席的桌子则被命名为格兰芬多桌、拉文克劳桌、对角巷桌,等等。

乔伊的蜜月也选择了英国,最重要的一站就是伦敦哈利·波特摄影棚。“当时所有游客站在门外,工作人员说,今天谁过生日,就可以第一个进门。举手的是一个坐在轮椅上的男孩,大家一起陪着他,伴着音乐,昂首挺胸地走进霍格沃茨大厅,一瞬间我就哭了。”乔伊说,“小时候,我总想真正能进入霍格沃茨的世界,现在长大了,对‘哈利·波特’的情感更多是价值观的认同和一生的贯彻,比如勇敢、忠诚、爱,以及永不凋落的童心。”

林品:从“哈迷”到研究“哈利·波特”

“欢迎霍格沃茨校友们来参赛!”7月31日晚,北京大学中文系博士、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青年讲师林品,将在线上主持人民文学出版社主办的庆祝“哈利·波特”引进中国20周年暨学院杯争夺赛。

在“哈利·波特”的中国粉丝中,林品一定是绕不开的一位。戴着圆框眼镜,穿上霍格沃茨魔法学校的魔法袍,带上魔杖……林品就变成了现实中的“哈利”。他不仅仅是外形神似哈利的COSER,还将热爱的“哈利·波特”变成了学术研究对象。阅读“哈利·波特”这20年,他从一名在福建生活的中学生,变成了在北京从事教学和学术研究的大学青年教师,这或许是一名“骨灰级哈迷”的“最高修养”。

2001年,正在念初一的林品认识了“哈利·波特”。“当时我12岁,书中的哈利11岁,我看着哈利从11岁长到17岁,而我也从12岁来到18岁,读完了《哈利·波特》七本书。哈利、罗恩、赫敏陪伴我走过整个青春期。”林品说,“他们是我最好的朋友,每次看到哈利陷入和我相似的困境,我就会有一种观镜自照的感觉,他的应对给了我很多勇气和启迪。”

在未来事务管理局最新一期庆祝哈利·波特40岁生日的音频节目中,林品回忆起自己追“哈利·波特”的经历。那是高三的一个中午,他在家边查字典边看《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英文版,“读到邓布利多被斯内普杀害的一段,我整个人都崩溃了,哭得特别伤心,跟我妈说我下午不能去上学。我妈特别生气,觉得都高三了怎么能不去上课,至于为了一个虚构人物这么伤心吗?我也很生气地说,你不懂。”

成绩优异的林品顺利考上了北京大学中文系,并开始从学术的角度进入“哈利·波特”。2009年,他的本科学位论文选择以“哈利·波特”作为研究对象,《作为现代性寓言的后童话——论〈哈利·波特〉》这篇论文创下了当年北大中文系学位论文最高分:95分。2018年感恩节,林品把这篇论文传上了豆瓣:“分享自己10年前写的论文,感谢罗琳的作品陪伴我度过这么多年的时光……”

“如果中国也有一所魔法学校,林品一定能当上‘黑魔法防御术课程的教授。’”“哈利·波特”系列中文版译者马爱农说。今年,林品的音频课《去!把巫师叫醒——奇幻文学“四大名著”入门》在“豆瓣时间”上线。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戴锦华说:“林品是一位不倦地在二次元与三次元世界间游行的青年学者。他讲奇幻文学,既是文学研究与文化研究式的学院批评,又是他作为数码原住民,与听者分享自己的成长故事和生命经验。”

在林品看来,“哈利·波特”并不是创造出第二世界的奇幻小说,“罗琳把奇幻和现实结合在一起——她将魔法学校超现实的魔法学习,进行现实化的改写;将每个现代人都经历过的校园生活,进行奇幻的变形。这二者之间产生了奇妙的张力,而这也正是魅力的源泉。”林品说,从“哈五”开始,罗琳拓宽了这个系列的世界观,“今年全世界不同国度的‘哈迷’,不约而同地选择用乌姆里奇的例子针砭时弊,你会发现‘哈利·波特’其实是一部现实主义作品,有着强烈的寓言色彩。”

责任编辑:林晗枝

       特别声明:本网登载内容出于更直观传递信息之目的。该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该内容涉及任何第三方合法权利,请及时与ts@hxnews.com联系或者请点击右侧投诉按钮,我们会及时反馈并处理完毕。

最新欧美娱乐 频道推荐
进入新闻频道新闻推荐
福州学生街特色街区开街
进入图片频道最新图文
进入视频频道最新视频
一周热点新闻
下载海湃客户端
关注海峡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