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海峡网>新闻中心>国内频道>社会新闻
分享

今天上午9点,黑龙江8岁女孩被班主任殴打致精神残疾案重审开庭。时间回到4年前,2015年12月17日下午,在黑龙江大兴安岭地区松岭区壮志学校上三年级的小悦,因带了把小刀被同学翻出玩耍,遭到班主任黄某的殴打。此后又因答错题,小悦两次被黄某殴打。受此影响,小悦身体软组织挫伤,精神伤害更甚,经医疗机构诊断为“创伤后应激障碍、躯体化障碍”,被评鉴为“精神残疾二级”。2019年4月,黑龙江大兴安岭地区松岭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以构成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判处黄某有期徒刑1年6个月。黄某上诉后,今年7月,大兴安岭地区中级人民法院认为一审判决部分事实不清,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重审。

今天上午9点,该案由松岭区人民法院重审。该案小悦的辩护律师河南豫龙律师事务所甘小平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他要求追加松岭区政府及教育局为被告,由此引发一番争论,最终休庭,再次开庭时间由法院择期进行通知。小悦的妈妈当天接受紫牛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丈夫为此离世,她希望为女儿讨回一个公道。

最新进展:

因追加两被告、申请重新鉴定,

将择期开庭

11月19日上午,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在网上观看了黑龙江8岁女孩被班主任殴打致精神残疾案重审开庭的直播,庭审刚刚开始,小悦的代理律师河南豫龙律师事务所律师甘小平突然举手,获准答话时,他提出了新要求,要追加松岭区人民政府、松岭区教育局为本案的被告。同时,他申请对小悦进行重新鉴定,因为此前16万余元赔偿是远远不够的。因为这两项要求的提出,审判长宣布休庭10分钟。重新开庭后,甘小平坚持自己的主张,最终休庭。再次开庭时间由法院择期进行通知。

庭审结束后,甘律师接受了紫牛新闻记者的采访,他表示,提出追加两被告的理由有两点:其一,作为壮志学校的上级主管单位,松岭区人民政府、松岭区教育局疏于监管。“16名学生被黄某打了个遍,情节恶劣,但上级主管部门却毫无察觉,应该承担相应的责任。”其二,代予履行职责,应该对学校进行教育指导。至于申请对小悦进行重新鉴定,甘律师认为,此前的16万余元赔偿是远远不够的,所以金额需要重新确定。

“追加被告的事,会由法院来通知,后来因此没有继续开庭,具体的开庭时间由法院择期进行通知,你们到时也可以关注。”甘律师说。

案件回放:

被班主任三次殴打,家人曾不想较真

19日下午,小悦的妈妈于女士也接受了紫牛新闻记者的采访,不堪回首的往事尽管已经过去了4年,但谈及女儿的遭遇,她依然记得每一个细节。

当时是2015年12月17日下午3点多,女儿带了一把学习用的小刀到学校,在上体育课时,班上另一名同学翻开女儿的书包时发现了这把小刀,并拿着小刀玩耍,被班上的同学看到后告诉了班主任黄某。

黄某赶到了教室,把小悦叫到跟前,一把又把她拉到了讲台上,大声说:“讲过不准带刀到学校!”“孩子带的小刀是上美术课裁剪用的,每个孩子都有,我今天把小刀带上了,准备呈给法庭的,但未能成功。班主任可以对孩子进行教育,但不应该进行体罚。”于女士对紫牛新闻记者说,班主任黄某拽住她女儿的衣服,用拳头打她,女儿的颈部和后背被打了多下,她还罚小悦站了一节课,甚至站着写作业。

当天女儿放学后喊身上疼,一问才知道被老师打了。“我们也知道,孩子不听话,老师打两下也没什么,毕竟是为了孩子好。”于女士对紫牛新闻记者说,她还特地检查了一下女儿的身体,发现她后背皮肤出现一块块红肿。第二天上午送女儿上学时,于女士专门找到黄某沟通,当时应该说双方还谈得挺好的。

“她跟我说,自己错了,以后不会再打孩子了,会对孩子好的。”于女士向紫牛新闻记者回忆说,当时她也没有责怪黄某的意思,就是说对孩子好一点,如果有啥事,直接给她打电话,她也配合着教育孩子。

然而,事情并没有朝她期望的那样发展。就在于女士离开学校后,正好又有黄某的课,黄某又打了小悦。当天下午,黄某安排小悦做题,结果黄某以小悦不会做题为由,再次对其动手,“用手掐她的脖子、腰和后背,还用脚踢了一下她的小腿。”

“接女儿回家后,她没敢跟我说,而是跟她三姨说‘讲一个小秘密’,是班主任打她的事,再就是不愿意去上学了,同时我也发现了意外。”于女士说。

警方介入:

向当地公安部门报案,班主任被拘15日

紫牛新闻记者了解到,于女士所说的“意外”是指女儿不仅身上多处有伤,而且再让女儿上学时,她甚至吓得腿发抖,走不动路。数日后,于女士带着女儿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2016年1月,黄某被处以行政拘留15日。

据于女士介绍,她所在的地方只有这一所学校,女儿其实一直都挺聪明的,学习成绩也好。而在她跟黄某沟通后,黄某竟然变成了报复性的打击,“说不打,实际上找茬打,报复性地打。”

而据黄某向警方供述的口供,黄某称,“发现班上一名孩子在用嘴啃一把刻刀,当时被吓到了……我立刻抢下刻刀,学校明确规定不让学生带刀进学校,我就调查刀的来源,发现是小悦带的。”黄某向警方承认自己曾打过小悦,并称当时情绪比较激动,用手推搡了几下,又用手掐了她的脖子、腰和后背几下,然后还在她的小腿上踢了一脚。

次日上午第二节课时,黄某因小悦没有答对问题,动手打了小悦,并将其拽离座位罚站。同日下午,黄某因为小悦没有改对题,再次用手掐小悦的脖子和后背。

8岁女孩被老师殴打致精神残疾案今重审,该老师一审被判刑1年半

小悦被送往医院

据悉,黄某担任班主任的班级有16名学生,均被其打过。这一说法也得到了于女士的证实,她称,“这些孩子一年级到三年级都是由黄某带班主任,有些孩子甚至是从一年级就开始被她打。”

黄某打了小悦的事被反映到学校时,壮志学校相关负责人对其进行了批评。于女士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当时学校召开了校务会议,研究决定让黄某在全校职工大会上检讨,在班级做检讨,并且把她的课停了。不过学校方面称,平时并未发现黄某打过学生。

被打女生被鉴定“精神残疾”,

家属一怒告上法院

“我女儿此后出现了各种异常,明显不对劲,经常出现恐惧、害怕,下肢疼痛、记忆力减退等症状。”于女士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后来,小悦多次到大兴安岭地区人民医院、北京博爱医院、清华大学玉泉医院就诊,后被医疗机构诊断为“创伤后应激障碍、躯体化障碍”,并被评鉴为“精神残疾二级”,鉴定意见为“生活不能自理,大部分生活仍需他人照料”。2017年9月,中国残疾人联合会给小悦发放了残疾人证。

8岁女孩被老师殴打致精神残疾案今重审,该老师一审被判刑1年半

中国残疾人联合会给小悦发放了残疾人证

小悦的代理人、河南豫龙律师事务所律师甘小平告诉紫牛新闻记者,2016年4月,当地公安机关给小悦做出的伤情鉴定结果为“轻微伤”,并据此认为黄某的行为不属于犯罪行为,不予立案。为此,小悦家人委托某律师作为辩护人,由小悦本人提起刑事自诉,案由为“虐待被监护人、看护人罪”。

此后,小悦家人以“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将黄某告上法庭。2019年4月,黑龙江大兴安岭地区松岭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黄某在履行教育教学职责过程中,多次殴打、体罚小悦,造成其轻微伤,并导致其身体创伤后应激障碍、躯体化障碍的后果,情节恶劣,构成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6个月,附带民事被告人松岭区壮志学校一次性赔偿小悦医疗费等16余万元。

8岁女孩被老师殴打致精神残疾案今重审,该老师一审被判刑1年半

小悦被送往医院

被告黄某不服,上诉后,2019年7月,大兴安岭地区中级人民法院认为一审判决部分事实不清,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重审。

现状:

小悦父亲猝然离世,她辗转山东就读

至今仍处于悲伤中的于女士告诉紫牛新闻记者,2019年3月25日开完庭,27日回到家中,她的丈夫就因为焦虑和心急,于当晚突发心梗离世。

今年52岁的于女士,身患低血糖等多种疾病,因为女儿的事,再加上丈夫突然离世,多重打击让她不堪重负,一度瘦得连80斤都不到。而她在接受紫牛新闻记者采访时,几度哽咽,说不出话来。“我接你电话之前,都缓了好长时间,精神和身体都太虚弱了,受不住了。”她说。

8岁女孩被老师殴打致精神残疾案今重审,该老师一审被判刑1年半

躺在病床上的小悦

于女士告诉紫牛新闻记者,现在的小悦只要听到黄某的名字,身体都会发颤。原本居住在黑龙江的于女士,为了女儿的前途,举家迁至丈夫的老家山东,并在山东为女儿重新找了一所学校就读。

“女儿已12岁了,现在读小学六年级,只能说比以前好一些吧。”于女士说,身体、精神状态有了一定的改观,但是平时睡眠还是不太好,看到老师总是有一种畏惧感。于女士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她只希望能有一个合理的判决,给孩子也给离世的丈夫一个交代。

紫牛新闻记者|梅建明 郭一鹏

责任编辑:陈锦娜

       特别声明:本网登载内容出于更直观传递信息之目的。该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该内容涉及任何第三方合法权利,请及时与ts@hxnews.com联系或者请点击右侧投诉按钮,我们会及时反馈并处理完毕。

最新社会新闻 频道推荐
进入新闻频道新闻推荐
携号转网被要求交1.8万违约金怎么回事
进入图片频道最新图文
进入视频频道最新视频
一周热点新闻
下载海湃客户端
关注海峡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