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海峡网>新闻中心>国内频道>国内新闻
分享

山东聊城的“辱母杀人案”引发舆论爆炸已有多天。这些天以来, 不论是刺死讨债者的被告于家,还是被刺死者的原告杜家,他们现在过着怎样的生活?他们都有什么话要说?

昨天,环球时报英文版记者专门前往山东聊城冠县,跟这两家人分别见了面。

于家:获得社会同情捐款不断

23岁的于欢为维护母亲尊严而诉诸暴力,此事在以孝为先的齐鲁大地,获得许多人的同情。

聊城冠县城郊的源大工贸自去年12月份停工,昔日曾有五六十名工人,如今只剩于欢的姑姑于秀荣一人看守厂房。

辱母案双方家庭现状 杜志浩的父亲称儿子死的冤枉,要于欢偿命

在于欢案庭审的当日,苏银霞因涉嫌非法集资被聊城警方拘捕看押至今,她丈夫于西明也随即消失。于秀荣称,警方告诉她,于西明正被通缉。

采访当天,于秀荣接到公安局的电话让她去公安局谈谈情况,她说自己不敢去,挂了电话就哭了。

辱母案双方家庭现状 杜志浩的父亲称儿子死的冤枉,要于欢偿命

于欢的姑姑于秀荣

近几日,常有本地和外地居民前来,向于秀荣表示关心,有些专程从外地赶来为于欢捐款。在记者采访当天,至少有三拨人找到于秀荣表示要给于欢捐款。

28日上午,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软件行业企业家开车从北京连夜赶到聊城。这位北京的捐赠者不愿透露具体的捐赠数额,只说在1-10万之间。他说一开始想把钱支付给律师殷清利,但殷打算无偿代理此案。“所以我们想不管二审怎么判,肯定会有民事赔偿。如果前期赔偿到位,对二审也有利。”一审判决书显示,于欢需要对死伤者支付八万左右的民事赔偿。“如果赔偿用不完,以后也可以用于于欢的个人发展。”

在采访的过程中,不时有市民进来表示对于欢的同情和对“辱母者”的愤慨。其中一位向于秀荣手中塞了一叠人民币,尽管于秀荣再三要求,他仍拒绝留下姓名和联系方式。

责任编辑:肖舒

最新国内新闻 频道推荐
进入新闻频道新闻推荐
青骄第二课堂登陆平台入口 青骄课堂第
进入图片频道最新图文
进入视频频道最新视频
一周热点新闻
下载海湃客户端
关注海峡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