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海峡网>新闻中心>体育频道>体育新闻
分享

雪容融臻于至善

与冰墩墩不同的是,冬残奥会吉祥物雪容融的灯笼造型,一开始就有一个较为清晰的创意。这源于吉林艺术学院设计学院产品设计专业本科生姜宇帆对家乡年味儿的印象。

这位小姑娘的家在位于小兴安岭深处的黑龙江省伊春市嘉荫县,每逢过年,这座小县城都会被浓浓的节日氛围包裹,街巷楼宇间,红红的灯笼高高挂起,是最常见的景象。“我最开始也和大多数同学一样,设计了麋鹿形象,但截稿前三天,(产品设计专业)冯犇湲老师发现同学提交的作品多是以麋鹿为主,于是让我临时更换方案、重新设计,最后想出了中国结和红灯笼的创意。”姜宇帆说,“这两个形象特别能代表中国传统文化,也传递出喜庆的寓意。”

在评审时,中国结和红灯笼的创意入围前十,被确定继续深化修改。当知道学校有作品进入前十之后,吉林艺术学院校长郭春方十分感慨。2018年9月21日冬奥组委来校宣讲之后,他迅速组织开展设计工作,如今,努力得到了回报,很欣慰。但专家们给的意见是“仅保留原创属性,重新设计形象”。这也就意味着,除了保留“灯笼”这一角色属性外,整体形象设计都要从零开始。

同样出于保密需要,设计团队将位于学校校园后侧居民区中的一间吉艺专家公寓作为工作室,这间100多平方米的公寓,见证了冬残奥会吉祥物诞生的全过程。

吉林艺术学院设计学院视觉传达系主任吴轶博说,在前期修改阶段,她每周都要来冬奥组委提交修改方案,在方案“深加工”的7个多月里,她从长春往返北京的次数多达30多次,从首都机场到首钢的“两点一线”成了她对北京的最深印象。

吉艺设计团队面临的任务除了为灯笼形象加入多样化属性,将其拟人化,赋予其生命,还要将其与奥运结合,这需要多方面的学习。于是,吉林艺术学院设计学院教学副院长金巍特意买了个灯笼挂在工作室,让团队成员每天观察,每天琢磨。与此同时,所有团队成员把冬奥组委的宣讲录像看了一遍又一遍,还上网查询,“恶补”奥运及相关知识,感悟和寻找奥运文化与中国文化的融合点。“这对我们是一个宝贵经验。”金巍说。

2月下旬,北京冬奥组委专家组经讨论研究决定,取消中国结的进一步修改,让团队主攻灯笼形象的完善设计。到4月初,灯笼形象已基本确定,吉艺设计团队需要递交完整的文化阐释方案。

“这个阶段也是团队最迷茫和煎熬的阶段。”郭春方说,“一开始是将吉祥物的属性与鹿结合,我们尝试过加鹿角、红鼻头,但是一方面形象要做得漂亮,另一方面也要考虑文化阐释,大概有近1个月的时间,我们做了各种尝试,感觉路走不通了。”

设计团队每天都在不断尝试和自我否定之间徘徊,就在这一胶着阶段,修改专家组感受到了团队的迷茫,并及时地给予了指导和帮助。在双方多次沟通和尝试之下,鹿的属性被放弃,体现“双奥之城”的天坛、鸽子、长城,以及与冬奥相连的如意(冬奥会跳台滑雪场地又名“雪如意”)等元素出现在了吉祥物的形象中。

设计会有灵感闪现的刹那,但更多的是反复修改完善。雪容融面部的雪块勾勒出它的脸庞,为了最真实的效果,设计团队在冬天专门往墙上随意扔了许多雪堆,之后再把墙上的形态具象化;而为了展现雪容融红红的脸庞、弯弯的嘴角,团队也做了许多微调。

6月15日,吉艺设计团队收到了冬奥组委制作模型的新任务,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团队决定自行完成模型制作。于是,100多平米的工作室又变成了临时模型加工厂,3平米的阳台被改装成喷漆房,团队成员开始学习新本领,分别进行建模、抽壳、3D打印、打磨、喷漆等工作,每个人都身兼多职。

接下来的7、8月,团队在冬奥组委专家组的指导下,又完成了表情包、运动形态、冬奥景观应用设计等诸多工作。“团队在修改的时候就考虑到了后期应用,尽可能多的增加应用的延展性,比如道路两旁和广告牌的展示效果,还有衍生品的效果,像台灯、手表等等,都在我们考虑范畴。”吴轶博说,“灯笼本身是可以发光的,可以带来温暖、传递力量,这和冬残奥会的理念非常契合。”

吉林艺术学院动漫学院副院长矫强被团队成员昵称为哆啦A梦,虽然外表憨厚粗犷,但笔触却非常细腻,凡是有创意,他总能迅速勾勒出草图供大家讨论。

矫强的孩子无人照看,他将女儿带到项目组度过了寒暑假。林存真回忆说:“有一次看到雪容融抱着雪人的表情包设计,非常可爱,后来才知道是大矫老师(矫强)做的,这与他本人的形象形成了反差萌,而大矫老师则说,在创作这个的时候,他想的是自己的女儿。”

在给这件作品起名时,考虑到与冰墩墩对仗,采用了“雪”字对“冰”字,有“瑞雪兆丰年”之意,而灯笼给人以暖融融的感觉,为了体现包容和交流,采用了“容”和“融”字。

坚持到底终见花开

在紧张修改的同时,2019年4月12日,北京冬奥组委邀请全国及北京市、河北省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全国总工会、团中央、全国妇联、中国残联的代表,以及运动员、大中小学生和相关企业等社会各界代表,对设计方案进行评议。各界代表对设计方案给予了积极评价,并提出了修改建议。修改专家组认真整理研究这些建议,对吉祥物设计方案多次组织集中研讨、集中修改,并分别征求了专家评审委员会成员的意见。

在吉祥物深化设计和修改过程中,北京冬奥组委多次征求国际奥委会、国际残奥委会意见。国际奥委会、国际残奥委会从媒体传播、市场开发和形象景观等角度对设计方案给予充分肯定,认为体现出了较高的设计水平。

7月10日,北京冬奥组委到北京崇文小学开展小学生“我心中的冬奥吉祥物”喜爱度调查。在严格遵守保密纪律条件下,北京崇文小学组织了1至5年级,约300名学生参加了投票活动。当时给孩子们提了三点要求:一定是你喜欢的、能代表中国的、喜庆的。

最终确定的吉祥物,获得票数最高。其实,早在开展评审工作前,北京冬奥组委还就吉祥物的形象、数量、象征、性格、颜色等要素进行了网上民意调查。

在当时的调查中,近万份有效回收的样本选择动物形象的数据比例最高,占54.6%。在吉祥物数量的调查中,北京冬奥会吉祥物和冬残奥会吉祥物分别选择1个的数据比例最高,占47%。在吉祥物颜色的调查中,选择中国传统色彩的数据比例最高,占53.3%。在吉祥物性格的调查中,选择活泼开朗性格的数据比例最高,占54.3%。在吉祥物象征性的调查中,选择团队协作、力量、灵敏、敏捷象征的数据比例都比较高。这些在最终的吉祥物中都有所体现。

韩子荣表示,吉祥物的集体呈现,既吸取了社会各界的意见,也吸取了网络、网民的倾向性意见。

她特别感谢了孩子们对于吉祥物征集的积极参与。“最后入选的10件作品中,有小学生的作品,特别体现出小学生新颖的创意。最后呈现的这两个吉祥物,体现出的一些元素,也是借鉴了孩子们好的意见和建议。孩子们通过画吉祥物,来了解冬奥会的知识,了解北京冬奥会和冬残奥会的相关知识,了解奥运精神,同时也激发了他们的爱国热情,激发了他们为了‘中国梦’奋斗的精神,意义非凡。”

在吉祥物商标查重方面,2019年6月初和7月初,北京冬奥组委委托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局,分别对候选方案和吉祥物名字进行了查重。商标局反馈,从境内查重结果来看,主选方案和备选方案的冬奥会吉祥物在商标注册的全部45个类别上未发现高度近似的商标;主选方案和备选方案的冬残奥会吉祥物均未在查重样本中检索到近似商标。截至目前,主选方案和备选方案的中英文名字均未发现相同或高度近似商标。

6月下旬起,国际奥委会、国际残奥委会对2组吉祥物候选方案启动国际查重工作。根据国际奥委会国际查重结果,未发现高度近似的商标,也未反映出重大法律和商业风险。

8月,北京冬奥组委上报北京冬奥会工作领导小组吉祥物候选方案,确定了最终方案。与此同时,北京冬奥组委赴瑞士洛桑和德国波恩,向国际奥委会和国际残奥委会正式提交北京冬奥会和冬残奥会吉祥物方案。

在评委会主席蒋效愚看来,冰墩墩用大家很熟悉但又有创新的熊猫形象,向世界展现了中国人民敦厚、勤劳、和善的形象;同时,它又是面向未来、充满科技感的熊猫,展现中国面向未来的充分自信。而雪容融是中国传统文化通过拟人化艺术处理、加以冰雪点缀设计而来,2022年冬奥会正值春节,它代表着中国的喜庆、春节的文化特色;同时它本身能发光,寓意点亮心中希望之火,照亮梦想之途。

吉祥物正式发布前夕,在北京冬奥组委联合泵站5楼办公室,广州美术学院书记谢昌晶和设计团队正式得到冬奥组委确认,他们提交的方案被选为北京冬奥会吉祥物。

宣布的那一刻,设计团队的成员无不流下眼泪。谢昌晶说:“我们代表了南方为咱们北京冬奥会做的一个特别的贡献。南方少见冰雪,他对冰雪运动更加渴望向往憧憬。我们是粤港澳大湾区独立建制的美术学校,现在取得这样的成绩,对于我们引领大湾区的美术设计发展起到很大的激励作用。”

回望这段充实的岁月,曹雪不无感慨地说:“这个瞬间,就像过电影一样的,刹那之间,所有的不容易的感受全部涌到我的眼睛里面去了。”

刘平云老师为了这个胖胖的吉祥物,2019年初以来瘦了十几斤,连原来束着个马尾辫的长头发都剃成了光头,留起了胡须。“我们之前也做过类似这样的吉祥物设计,一般来讲一周、一个月就搞定了。这个的话现在看来是满满的一个路程,不断地加压,不断地去推进、不断去修改,确实让我们整个身心受到很大的挑战。”

同样,由吉林艺术学院校长郭春方率领的设计团队被告知,雪容融被确定为北京冬残奥会吉祥物时,郭春方和团队成员都流下了激动的泪水。“经历那么多的过程,方案跌宕起伏,对我们团队来说是一生难忘的历练。”郭春方说,“吉林人民热爱冰雪运动,期盼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在中国成功举办,我们吉艺人能为此做一份贡献,感到非常光荣。”

初始创意提出者姜宇帆同学则说:“这次经历对于我未来的成长将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吉林艺术学院设计学院教学副院长金巍感慨说:“在创作的过程中,有时候真的感到山穷水尽了,是领导和专家老师一次次鼓励,我们才坚持到最后。”

或许是巧合,最终胜出的这两个方案,一个来自南方的广州美术学院,一个是北方的吉林艺术学院。北京冬奥组委文化活动部副部长高天表示,这种偶然中也存在必然。“这反映了全国人民对北京冬奥会和冬残奥会的热情和关注,也体现出冰雪运动不仅在北方地区深受喜爱,南方的民众对此同样也充满期待和热情。更充分说明通过冬奥会和冬残奥会的举办,冰雪运动和冰雪文化正在全国各地得到推广和发展。”

蒋效愚表示:“冬奥会吉祥物冰墩墩和冬残奥会的吉祥物雪容融,是一个非常完美的搭配和组合,是中国文化和奥林匹克精神又一次完美的结合,也是冬奥组委和中国人民给奥林匹克运动和世界赠送的一个珍贵的礼物,凝聚着集体智慧的结晶。”

随着吉祥物正式亮相,人们最关心何时可以买到吉祥物。据悉,出于保密原因,在9月17日发布当天,吉祥物特许商品还无法上市。而在10月和11月的两个特许上新日(每月的第一个星期六,即10月5日和11月2日),若干含有新创意、使用新材料、形象特别有趣的吉祥物特许商品将陆续推出。

据北京冬奥组委市场开发部部长朴学东介绍,作为本次吉祥物征集的评委,他一直非常关注如何把精致的设计图稿转化成精致的吉祥物特许商品。冰墩墩的冰壳、雪容融的发光,都给特许商品提供了无限可能,相关特许商品将“有创新、有温度”,“等到看到我们的吉祥物特许商品,相信您会眼前一亮!”

责任编辑:杨林宇

       特别声明:本网登载内容出于更直观传递信息之目的。该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该内容涉及任何第三方合法权利,请及时与ts@hxnews.com联系或者请点击右侧投诉按钮,我们会及时反馈并处理完毕。

最新体育新闻 频道推荐
进入新闻频道新闻推荐
黑人抬棺是什么梗什么意思 黑人抬棺出
进入图片频道最新图文
进入视频频道最新视频
一周热点新闻
下载海湃客户端
关注海峡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