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海峡网>新闻中心>IT科技>科技数码
分享

中国农村家庭的女人们:丈夫在外打工一年仅回来一次

进城务工大潮,让许多农村家庭变成“女耕男工”。在中国8700万留守人口中,占半数以上的妻子们,家务农活一肩挑,常年与寂寞相伴。邻近春节,她们期盼丈夫一年一度的归来。

中国农村家庭的女人们:丈夫在外打工一年仅回来一次

28岁的邹燕彬在家里忙着晚饭,整个厨房弥漫着红烧鱼的香味,儿子在身边哭闹地缠着她。早中晚三顿饭、洗衣、打扫、接送上幼儿园的女儿、照顾两岁的儿子,是邹燕彬每天必做的事情。就在邹燕彬忙里忙外的时候,她的丈夫在数千公里外的深圳为整个家庭的生计而忙碌。

中国农村家庭的女人们:丈夫在外打工一年仅回来一次

晚饭准备好了,邹燕彬招呼已经上幼儿园的大女儿来吃饭。邹燕彬说,丈夫一般都是春节后离家,下个春节回,前年因为自己生孩子,年中丈夫回来了一次。而这一年,就只能等到春节再相聚了。问到为什么不去找丈夫时,邹燕彬说:“路太远,拖家带口太麻烦了,花销还不少。”

中国农村家庭的女人们:丈夫在外打工一年仅回来一次

丈夫不在,家里的地由公公操持。娘儿仨和公公一家四口守着一个硕大的院子,形成一道特殊的“男主外,女主内”的风景。“最难熬的是夜晚,没人说话,在农村,有的是漫漫长夜。一个男人在外也很孤单,没啥不放心的,爱他就应该相信他。”邹燕彬揉着鼻子说。

中国农村家庭的女人们:丈夫在外打工一年仅回来一次

灿灿的阳光洒向庄墓镇刘浅村的一栋两层小楼,透过门楣的窗户投到客厅的茶几上。26岁的贾晓燕(化名)将双手插在暖手套里,伏在茶几上,拨弄着iPad,这是她怀孕后,丈夫给她买的礼物。

中国农村家庭的女人们:丈夫在外打工一年仅回来一次

留守的贾晓燕有一个打发时间的好伙伴,就是嫂子刘芬(化名)。刚刚29岁的刘芬已经是一个7岁孩子的母亲,老公在云南打工。她最早也是跟着丈夫在外打工,自从有了孩子后,便和贾晓燕一样成了留守妻子。老公去年8月因孩子做手术回来一次,下次回来应该也是过年了。

中国农村家庭的女人们:丈夫在外打工一年仅回来一次

妯娌俩的老公在一起打工,她们的联系也因此变得很紧密。家里的田地被人承包了,很多家务事都由长辈承担,妯娌俩白天有大把时间在一起聊天。虽然她们很希望丈夫能够守在自己的身边,但现实的压力与对好日子的憧憬,让她俩选择默默忍受,只是不知道留守何时是个头。

中国农村家庭的女人们:丈夫在外打工一年仅回来一次

刘天,33岁,宿州市灵璧县人,婚后生了一个孩子,老公在浙江开货车。老公上次回来是4个月前,自己已留守8年。往日里刘天在家负责照顾孩子生活,老公每个月会寄一些生活费回来。但在农忙的时候,刘天会给住在同一个村子的哥哥搭把手。

中国农村家庭的女人们:丈夫在外打工一年仅回来一次

吴艳华(化名),36岁,蚌埠市固镇人,婚后生了两个孩子,老公在浙江打工。吴艳华的家境并不好,主要收入就是依靠老公,老公春节后外出,中秋节曾回来一次。吴艳华的家里还有几亩地,除了照顾孩子外,还要照顾老人,里里外外都要忙活。这样的日子已过了10年。

中国农村家庭的女人们:丈夫在外打工一年仅回来一次

钱芳(化名),26岁,蚌埠市怀远人,丈夫在上海打工,自己在家带孩子。丈夫春节后外出,夏季午收时曾经回来过一次。钱芳说,自己的婆婆也是一个留守妻子,老公公在铁路上和婆婆分开了30多年,一年只有春节才回来一次。钱芳担心自己会步婆婆后尘。

中国农村家庭的女人们:丈夫在外打工一年仅回来一次

和很多留守妻子一样,44岁的赵静也经历了这样一个过程:年轻时随着丈夫在外闯荡,有了孩子之后,回家做起照顾孩子的留守妻子,而这样的生活,赵静已经历了8个年。这8年里,最让赵静心酸的并不是自己在家的寂寞孤独甚至生病,而是在外打工丈夫的“背叛”。

中国农村家庭的女人们:丈夫在外打工一年仅回来一次

赵静说,去年丈夫很少给自己打电话,她就已经感到了异样。“男人常年在外,生理上需要也是可以理解的。”但在外有人,让她不能接受。于是,去年夏天,赵静递交了离婚申请。虽然后来经调解,丈夫给了她一纸保证书,她同意和解,但内心的这种伤痕,需要时间去抚平。

责任编辑:海凡

最新科技数码 频道推荐
进入新闻频道新闻推荐
三十而已全集电视剧免费观看 三十而已
进入图片频道最新图文
进入视频频道最新视频
一周热点新闻
下载海湃客户端
关注海峡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