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海峡网>新闻中心>国内频道>时政新闻
分享

中新网北京7月21日电(记者 阚枫)20日,中办、国办就甘肃祁连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生态环境问题的通报对外公布。通报措辞严厉,包括3名副省级官员在内,甘肃诸多官员被问责。对于祁连山生态环境破坏问题,上个月,甘肃省委书记已表态,要深入反思检讨,汲取深刻教训,知错就改、知耻奋进。

资料图:夏日的祁连山风景如画。 郎文瑞 摄

资料图:夏日的祁连山风景如画。 郎文瑞 摄

通报措辞有多严厉?

——“不作为、乱作为,监管层层失守”

这次中央对于祁连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生态环境问题的通报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的名义发出,这篇长达4000余字的通报,可谓“狠话”频出。

祁连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位于甘肃省境内祁连山北坡中、东段,地跨武威、金昌、张掖3市8县(区),保护区在1988年经国务院批准成立。

由于生态破坏严重,2015年9月,环保部与国家林业局联合约谈张掖市政府、甘肃省林业厅和甘肃祁连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等部门主要负责人,并要求限期整改。

然而,一年多之后,2016年11月30日至12月30日,中央第七环保督察组对甘肃省开展环境保护督察,督察发现祁连山生态破坏问题依然严重。

针对祁连山的生态破坏问题,今次中央通报称,“对此习近平总书记多次作出批示,要求抓紧整改,在中央有关部门督促下,甘肃省虽然做了一些工作,但情况没有明显改善。”

此外,诸如“落实党中央决策部署不坚决不彻底”“在立法层面为破坏生态行为‘放水’”“不作为、乱作为,监管层层失守”“不担当、不碰硬,整改落实不力”等等,通报的措辞十分严厉。

资料图:七月的祁连山云雾缭绕。 郎文瑞 摄

资料图:七月的祁连山云雾缭绕。 郎文瑞 摄

哪些官员被问责?

——包括3名副省级,甘肃诸多官员被问责

此次通报,因环保问题,中央在一个省内一次性问责这么多官员,也备受舆论关注。

通报中,因祁连山生态环境问题被问责的甘肃官员中,包括3名副省级官员。

其中,分管祁连山生态环境保护工作的甘肃省副省长杨子兴,被“党内严重警告”。

另外两人是曾分管过甘肃环保工作的甘肃省委常委、兰州市委书记李荣灿(时任甘肃省委常委、副省长),甘肃省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副主任罗笑虎(时任甘肃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

对于李荣灿、罗笑虎,通报称,他们对保护区生态环境问题负有领导责任,由中央纪委对其进行约谈,提出严肃批评,由甘肃省委在甘肃省人大常委会党组会议上通报,本人在甘肃省人大常委会党组会议上作出深刻检查。

值得一提的是,通报还指出,责成甘肃省委和省政府向党中央作出深刻检查,时任省委和省政府主要负责同志认真反思、汲取教训。

资料图:夏日的祁连山。郎文瑞 摄

资料图:夏日的祁连山。郎文瑞 摄

祁连山生态有哪些问题?

——违法违规开矿 水电设施违建 偷排偷放 整改不力

近年来,有关祁连山生态破坏的新闻报道层出不穷,2015年9月,在环保部、国家林业局就祁连山生态问题约谈甘肃部分官员前夕,有媒体就发表了深入祁连山自然保护区的采访报道。

在当时媒体这样描述该地区的生态问题:无休止探矿采矿、“掠夺性”放牧、旅游开发项目未批先建、小水电项目陆续上马等行为,让脆弱的祁连山生态不堪重负,一些局部破坏已不可逆转,背后暗藏巨大生态“黑洞”。

2017年4月,中央环保督察组对甘肃进行反馈时又指出,“大规模无序采探矿活动,造成祁连山地表植被破坏、水土流失加剧、地表塌陷等问题突出。”

在此次中央的通报中,祁连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问题主要包括四个方面,违法违规开发矿产资源问题严重,部分水电设施违法建设、违规运行,周边企业偷排偷放问题突出,生态环境突出问题整改不力。

通报特别指出,在被环保部和国家林业局约谈之后,“甘肃省没有引起足够重视,约谈整治方案瞒报、漏报31个探采矿项目,生态修复和整治工作进展缓慢,截至2016年底仍有72处生产设施未按要求清理到位。”

责任编辑:肖舒

最新时政新闻 频道推荐
进入新闻频道新闻推荐
机场怒指镜头?霍建华回应:下次换“剑
进入图片频道最新图文
进入视频频道最新视频
一周热点新闻
下载海湃客户端
关注海峡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