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海峡网>新闻中心>国内频道>社会新闻
分享

四川在线遂宁频道消息(廖家强 记者 毛中胜)“法官同志,谢谢你们,黄某甲今天把钱还给我了,你看,这是收条,黄某现在非常着急,要求立即解除他儿子在成都私立学校读书的限制”。8月27日下午6点多钟,遂宁安居区人民法院执行干警廖家强正在加班整理案卷,申请执行人刘某某匆匆来到法院,向他出示了一张收条,并表示对被执行人予以谅解,希望法院尽快解除对黄某甲、黄某乙(二人系妻)的高消费限制。

欠款25万 总找理由不还

2017年4月25日,刘某和黄某甲、黄某乙在安居区人民法院达成调解协议,约定黄某夫妻二人共同于2017年8月31日前分期归还刘某40余万元。在此期间,黄某夫妻二人归还了部分款项,协议到期后仍有25万元未归还,刘某多次催收未果,无奈之下,于2018年1月10日对剩余款项申请强制执行。

立案后,承办法官多次与黄某夫妻二人沟通,要求他们主动履行法定义务,但夫妻二人都以无钱还债为由躲避执行。

为有效维护申请人权利,承办的执行法官多方查询,了解到黄某夫妻二人在成都有住房和车辆,承办法官不辞辛劳往返成都和遂宁安居区之间,在成都车管所和房管部门配合下,查封了被执行人黄某夫妻的房屋和车辆。

虽然法院查封了车辆和房屋,但其车辆并未实际控制且房屋是轮候查封,故法院无法对被执行人名下的房屋和车辆进行处置。

怎么办?尽管阻力重重,执行法官并没有放弃,而是不厌其烦的多次联系被执行人,被执行人采取不接电话,不露面,或者以工程款未到账为由不予履行。

限制高消费 子女不能读私立学校

为了找到被执行人,执行法官再次通过各种渠道多方了解被执行人情况。在一次与申请执行人交谈中,申请人无意说道:“黄某甲与黄某乙纯粹是赖账,他们的儿子还在成都读贵族学校,一年学费都是好几万,要是真没钱,怎么读那么好的学校呢?”

一句报怨的话提醒了执行法官,7月13日,执行法官冒着高温再次到成都市教育局,经查,黄某的儿子确实在成都市七中实验学校就读。查到该信息后,执行法官马上和被执行人黄某夫妻二人联系,希望他们主动履行法定义务,如若不履行,下一步,法院将限制其高消费,这将会影响其儿子的就学。

尽管执法法官苦口婆心,反复说理和说法,但黄某夫妻二人仍抱着侥幸心里不予理睬。此后,遂宁安居区人民法院将黄某甲和黄某乙双双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7月23日,向成都市教育局和成都七中实验学校发出协助执行通知书,依法限制黄某夫妻二人的儿子在成都市就读私立学校。

见动了真格 “老赖”慌了急忙还钱

协助执行通知书发出后,成都市教育局和学校积极配合执行,电话通知黄某夫妻二人因其被纳入失信名单,其儿子将不能继续在该校就读。

此时,夫妻二人才知,法院动了真格,主动打电话向法官求情,希望取消限制。但法不容情,法官表示,必须履行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后才能取消限制。

眼看9月1号开学在即,夫妻二人主动找到申请执行人,偿还了所有债务。还债时夫妻二人一再向申请执行人道歉,请求原谅,并希望刘某某立即找承办法官尽快解除其高消费限制。

执行干警在核实了相关手续后,依法在失信名单中对黄某夫妻二人进行了屏蔽,解除了其二人的高消费限制,并立即联系了学校和教育局,让黄某夫妻的子女能够及时返学。

责任编辑:林晗枝

       特别声明:本网登载内容出于更直观传递信息之目的。该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该内容涉及任何第三方合法权利,请及时与ts@hxnews.com联系或者请点击右侧投诉按钮,我们会及时反馈并处理完毕。

最新社会新闻 频道推荐
进入新闻频道新闻推荐
将狗染色成熊猫收费1500怎么回事?将狗
进入图片频道最新图文
进入视频频道最新视频
一周热点新闻
下载海湃客户端
关注海峡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