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海峡网>新闻中心>国际频道>国际新闻
分享

在中国外交部本月初发布的《新时代的中阿合作报告》中,明确提到计划于近期在沙特阿拉伯王国举办的首届中国与阿拉伯国家峰会将为中阿战略伙伴关系开辟更为广阔的前景。

沙特是一个能源大国,原油和天然气探明储量分居世界第二位和第八位。近年来,为摆脱对石油经济的依赖,沙特正通过一系列有条不紊的“沙特式改革开放”,推进国家的长远发展。

变革中的沙特,也在国际事务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未来投资”和“看向东方”,在沙特成为大势所趋。

沙特,即将迎来历史性峰会

2月4日,沙特代表团亮相北京2022年冬奥会开幕式。这是沙特和海湾阿拉伯国家历史上首次参加冬奥会。

从依赖能源到经济多元

沙特面积225万平方公里,人口3617万,其中沙特公民约占62%。伊斯兰教为沙特国教,逊尼派占85%,什叶派占15%。没有到过沙特的人,总会觉得这个从绿洲部落壮大到石油帝国的海湾国家十分神秘,认为人均国内生产总值2.35万美元的沙特人生活无忧无虑。

确实,在阿拉伯语里,“沙特”一词有“幸福的”之意。

《环球时报》记者最近几年每次到沙特采访,都会发现那里的变化。沙特首都利雅得如今是一个绿意盎然、生机勃勃的现代化城市,有了精彩的流行歌星表演和激烈的拳击比赛,女性也可以驾驶车辆,电影院开放……在很多省份,都能看到逐渐增多的外国游客,而宗教警察看上去也比过去少了。

记者前两天一到沙特,就注意到阿拉比亚电视台发布消息说,沙特已正式递交申办2026年亚足联女子亚洲杯的文件。

国际舆论普遍认为,沙特的变化离不开2016年推出的“2030愿景”和“2020国家经济转型规划”。“阿拉伯经济”网站评价说,这是拥有丰富油气资源、以石油出口作为国家主要收入来源的沙特为保持经济可持续发展和社会稳定,及时作出的经济改革措施。

《日本经济新闻》近日一篇研究中东产油国主权财富基金动态的文章称,沙特加速经济改革以摆脱对石油的依赖,培养新兴产业自然需要资金投入。正因如此,海湾国家石油资本在开始转向亚洲的同时,也转向中东本地。在利雅得前不久举办的第六届“未来投资倡议”论坛上,要求增加对沙特投资的信息明显增多。“未来投资倡议”论坛是中东地区规模最大的国际投资和创新论坛,自2017年举办以来,每年都会吸引众多政商界人士参加,被称为“沙漠达沃斯”。

埃及阿拉伯研究院院长卡迈勒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沙特未来会有更大的变化,因为这是一个“块头大”、经济实力雄厚的国家,而且奉行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地位举足轻重。

《沙特阿拉伯发展史:权力、政治与稳定》一书的作者、英国中东问题研究专家蒂姆·尼布洛克认为,自2017年以来,沙特的政治体系和权力结构发生了重大变化。沙特正经历变革阶段,在这个阶段,人们正在尝试解决发展问题的新方法。当然,这些新方法也面临着风险和挑战,特别是“历史的影响一直存在”。他举例说,沙特政府和大部分沙特人想尽力减少本国经济对移民劳动力的依赖,但沙特的经济结构使这一想法并不现实。

清华大学国际与地区研究院助理研究员、沙特费萨尔国王研究中心高级客座研究员王霆懿这些年一直关注沙特的发展变化,他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自“2030愿景”实施以来,“沙特式改革开放”有条不紊,正让这个中东国家从传统的能源依附型国家转向经济多元的现代国家。

首先,沙特女性的社会参与度显著提升。在利雅得机场入境处,有一多半是女性工作者。在沙特公共投资基金总部,也有很多女性员工。这在以前是难以想象的。

其次,沙特年轻人的态度明显转变。过去,沙特年轻人不愿意从事体力劳动,如出租车司机等基本都由印巴劳工担任。现在,沙特优步司机全部都是当地年轻人,有些人还同时做其他兼职。在沙特东部城市达曼,甚至还有沙特年轻人在街头摆小摊。据他介绍,以前沙特的旅游签证极难获得,但现在只要符合要求几分钟就出签。

“这些转变是沙特的大势所趋,其中王储是重要的推动者和决策者。”王霆懿介绍说,沙特人口结构非常年轻且持续增长,40岁以下的人已约占70%。原有依赖石油收入的社会福利模式和相对保守的文化氛围,难以满足年轻人口日益增长的就业和生活需求。因此,沙特王储顺势而为,大力推行社会经济改革,赢得了广大年轻人的支持。在此过程中,王储有一支由中青年王室成员和技术官员组成的施政团队,一方面为其出谋划策,一方面贯彻执行其方针政策。

“将所有鸡蛋放在美国的篮子里是危险的”

今年俄乌冲突升级后,沙特成为欧美国家格外“关照”的对象。德国总理朔尔茨9月访问沙特、阿联酋和卡塔尔时,德国舆论认为,此次“破冰之旅”除了为购进液化天然气缓解今冬能源困境外,扩大双方能源战略合作也是重点内容。德国智库“阿特拉斯伙伴”分析称,一方面,欧洲国家与沙特开展密切合作的意愿强烈,另一方面,沙特正在为进入“后石油时代”做准备,因此,在可再生能源和氢能领域双方的合作潜能也很大。沙特领导层知道,西方伙伴对其经济转型和社会开放程度非常关注。

2016年,当国际油价处于底点时,沙特等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成员国与俄罗斯等非欧佩克产油国联手创建“欧佩克+”,这些国家原油产量约占全球的40%。今年10月,“欧佩克+”举行会议后宣布从11月起大幅减产。12月4日,“欧佩克+”再次举行部长级会议,欧美担心石油产量可能还会进一步减少。

摩洛哥前财政和经济大臣瓦拉卢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拥油自重、依油自强”是沙特固有的做法,作为“欧佩克”国家中的大国,沙特在组织中有很大的话语权。瓦拉卢认为,围绕油价的较量,是沙特维系其外交地位和影响力的重要筹码,可以说,对石油价格的控制权越大,其国际影响力越强。通过减产及团结“欧佩克+”国家一起行动,沙特“成果显著”。

美国《外交事务》网站的文章称,石油是沙特用来影响国际事务和引起全球关注的关键“武器”,如果对石油产量和价格的控制权减弱,对沙特而言就意味着自身国际影响力在减弱。德国《世界报》称,发生在美国和沙特间的这一幕清楚地标志着西方与海湾国家之间关系的反转——曾经的阿拉伯盟友不再是“听令者”,不再满足拜登政府提出的降低油价以掏空俄罗斯并为西方经济减负的要求。

俄罗斯政治分析家哈萨诺夫表示,看到西方国家集体冻结一些国家的资产时,沙特意识到“将所有鸡蛋放在美国的篮子里是危险的”,因此不再信任美国。美国总统拜登曾多次试图说服沙特增加石油产量,但遭到拒绝,因为这不符合沙特的经济利益。在地缘政治方面,沙特一直声称自己是地区的领导者之一,并依靠美国作为安全保证,但美国在“阿拉伯之春”中的所作所为,已让其失信于沙方。因此,沙特从2011年后开始寻找其他合作伙伴。

目前,沙特和阿联酋等国都认为,美国无权在所有问题上对海湾国家发号施令。沙特领导人知道,美国正在失去其作为世界指挥中心的角色,他们能够在没有美国的情况下解决地区问题,在“欧佩克+”框架内奉行独立政策,只有摆脱美国的许多束缚,才能在新的世界格局中找到自己的位置。

“美国为何似乎不能疏远沙特?”美国VOX新闻网11月17日刊文称,“毕竟,美国依赖沙特的多种地位:主要产油国、拥有重要航道的经济大国、牵制伊朗和打击恐怖组织的亲密伙伴,同时也是美国重要的贸易伙伴和武器的头号购买国。那些能感受到美国与沙特共同利益的政府核心人士对此都心知肚明。”

文章认为,拜登政府为了与中俄等国竞争,仍将沙特视为一个合作伙伴。英国伦敦政治经济学院中东中心访问研究员伯顿认为,拜登今年夏天的中东之行试图加强对沙特的安全承诺,包括推进武器销售和提出将美国的反导弹防御系统留在沙特等,这些都是为了继续推动其全球战略。

“不希望像冷战期间那样被迫选边站”

沙美关系近来矛盾不断,曾有美国学者说双方就像开始了“一场漫长的离婚”。但在王霆懿看来,建立在“石油换安全”基础之上的美沙同盟已经近80年之久,美国在安全、金融等诸多领域仍对沙特有较大影响。沙特在美国持有大量资产,一些美国精英还在沙特多个重要机构担任顾问,双方人员往来密切。相比之下,中国在与沙特等海湾阿拉伯国家贸易增长迅速、政治互信逐步加深的同时,人文社会交流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比如现在能深入了解且长期访问过对方国家的学者还比较少。

谈到即将在沙特召开的首届中阿峰会,王霆懿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这是中阿关系提质增速的大事件,在中阿关系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同时,作为不同文明体系的代表国家,中沙关系走近对于国际社会多极化和海湾局势稳定具有积极意义。他还表示,在与美国关系若即若离的大背景下,沙特等海湾国家在乌克兰危机、欧洲能源危机中的表现,以及其在地区事务中扮演的角色和自身的转型都格外引人关注。

“德国经济新闻”网刊文称,当前沙特与美国之间的紧张关系正推动沙特加强与中国的合作。文章称,尽管沙特多年来一直是美国的盟友,但早在本世纪初,美国就开始通过增加对天然气和页岩气投资来削弱沙特在全球石油市场的影响力,经济上的疏远也使得沙美关系逐渐冷淡。中国长期以来一直是沙特最大的贸易伙伴,并不断增加对沙特的投资。沙特“2030年愿景”与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契合,中国已参与了沙特的一些重大项目,如从麦加至麦地那的高铁以及拉斯海尔工业城的萨勒曼国王国际综合港务设施项目。

一些西方国家观察人士简单地认为,“利雅得是在北京和华盛顿之间寻求平衡”。但在柏林经济研究所中国研究安全专家海伦娜·莱加达看来:“部分中东国家认为自己过于依赖西方,而中国正在为它们提供多元化和对冲的机会。” 俄东方学家叶莲娜·苏波尼娜也强调说,中沙两国的贸易额在过去30年增长了近200倍,双方合作不仅涉及石油和天然气行业,还涉及军事技术。

俄罗斯《独立报》近日报道称,沙特邀请中国领导人访问以及举办中阿峰会将会对地区局势产生影响。这些重大事件的背景是美国正对其长期的安全伙伴沙特坚持石油减产感到不满。事实上,美沙之间的紧张关系因人权、伊朗核计划等问题而加剧。文章还说,中国支持沙特加入金砖国家,沙特也考虑在与中国进行石油贸易时用人民币结算。有美国前驻沙特外交官称,美国在某种程度上已从中东的关键角色变成局外人。

《华尔街日报》的文章认为:“利雅得扩大了与华盛顿竞争对手的关系,而此举有助于中国加强在曾受美国主宰的中东地区的影响力。”文章还说,沙特官员驳斥美国有关该国与俄罗斯结盟的说法,称沙特不希望像在冷战期间那样被迫在世界大国之间选边站,而当时沙特完全站在美国阵营内。

加拿大皇家银行资本市场公司全球大宗商品战略及中东和北非研究主管克罗夫特认为,沙特正在调整自己的外交方向,更倾向于建立一系列多层面关系,特别是在东方探寻自己的未来之路。

责任编辑:唐秀敏

       特别声明:本网登载内容出于更直观传递信息之目的。该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该内容涉及任何第三方合法权利,请及时与ts@hxnews.com联系或者请点击右侧投诉按钮,我们会及时反馈并处理完毕。

最新国际新闻 频道推荐
进入新闻频道新闻推荐
中国航协吁尽快恢复两岸直航航点
进入图片频道最新图文
进入视频频道最新视频
一周热点新闻
下载海湃客户端
关注海峡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