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海峡网>新闻中心>娱乐星闻>电影资讯
分享

金家人住在半个地下室房间,父亲基泽和母亲忠淑经营生意失败,偶尔接些临时工赚钱,儿子基宇大学重考四次落榜,女儿基婷工作也无着落;基宇经朋友敏赫介绍,成为上流家庭朴家的英文教师;朴家共有四人,朴社长天天忙于工作,性格严谨,朴太太温柔和善、女儿多蕙到了想谈恋爱的年纪、小儿子多颂是小童军,喜爱扮印地安人也爱涂鸦;基宇担任英文教师期间,秉持肥水不落外人田理念,想尽办法把家人弄进朴家好大赚一笔...少数没有失手(但回到自己国家拍片更强大)的奉俊昊导演,总能用浅显易懂的方式讲好一个故事,新作《寄生虫》也是如此。

韩国高分电影《寄生虫》一旦寄生虫想成为宿主,必定是悲剧一场

《寄生虫》海报

《寄生虫》开场,金家人搜寻免费网路、不顾性命危险享受免费消毒、从网路上学习如何快速折好披萨盒、跟披萨时代人员讨价还价并拖他人下水好为自己争取工作等,很快让观众明白住在半地下室、经济不富裕的金家人,脑筋动的飞快(很多生存小技能),他们不在金字塔顶端(而是靠近底层),却不容易被消灭、生命力强悍。

韩国高分电影《寄生虫》一旦寄生虫想成为宿主,必定是悲剧一场

《寄生虫》剧照

金家人住家靠地面的窗户,晚上常会看见一名醉酒大叔在家门外尿尿,他们虽有抱怨却没出面阻止,生活本来就苦,一泡尿也没什么大不了(毕竟连片末大水他们都撑下来了);一天基宇学生时代朋友敏赫前来拜访,敏赫见醉酒大叔立刻训斥对方一顿,基宇家人忍不住称赞说:大学生的气势就是不同;大学生看到错误的事情很理所当然会要出面主持正义,是这样吗?如果酒醉大叔换成黑道份子或上流阶级,敏赫还会出言教训对方吗?

韩国高分电影《寄生虫》一旦寄生虫想成为宿主,必定是悲剧一场

《寄生虫》剧照

金家、敏赫、朴家刚好是三个阶级,地下室(低阶)、地上(中阶)、山坡(上流);《寄生虫》用住处表现阶级的手法,可以跟黑泽明导演的《天国与地狱》以及奉俊昊导演的《雪国列车》对照观赏;敏赫拜访金家有两句台词写得精采,一是敏赫拿爷爷送的山水盆景给基宇,说会带来好运云云,忠淑看着山水盆景忍不住低咕说:怎么不买点吃的?情调这种东西不存在穷苦人家,食物比毫无用处的石头还更重要;另外,基宇问敏赫为何选择介绍他去朴家当英文教师而不是他的大学朋友?敏赫表示自己对朴家女儿多蕙有好感,等多蕙上大学后敏赫就要正式展开追求。敏赫说:如果是你(基宇),我就放心了;为何基宇当多蕙的英文教师敏赫会比较放心?因为敏赫信任基宇或者对敏赫来说,相较于其他大学生(同阶级的竞争者),学历较低且经济较弱势的基宇比较不算是个威胁?

韩国高分电影《寄生虫》一旦寄生虫想成为宿主,必定是悲剧一场

《寄生虫》剧照

他画的是猩猩吧。

不,这是他的自画像。

基宇成为英文教师的第一步是为自己取了个英文名字:凯文。第一节课朴太太要求旁听,想要确定基宇的实力;接着基宇发现朴家小儿多颂很受溺爱,多颂喜欢扮印地安人也喜欢绘画,基宇将基婷介绍给朴太太;基婷的虚构身分是芝加哥留学生,主修艺术治疗与心理学,她的英文名字是:洁西卡;基婷第一次上课朴太太也想旁听,但被她请了出去。

临场作战,靠的是气势。

两次面试,基宇与基婷都取了英文名字,基婷另外多了一个喝过洋墨水的假身分;名字是掩饰(不让朴太太知道基宇和基婷的关系),名字也是阶级,有个英文名及讲话夹杂几个英文单字,都给人一种较为高端上流的感觉;此外,朴太太对基宇和基婷态度小有不同,朴太太对基宇比较是上对下的身分,但面对阶级稍高的洁西卡(留学生),态度反而没那么强硬;人们面对不同阶级与身分的他人,总会不自觉产生不同的应对反应(很多时候,我们甚至不会注意到这样的差异)。

韩国高分电影《寄生虫》一旦寄生虫想成为宿主,必定是悲剧一场

《寄生虫》剧照

金家全员后来陆续成为朴家员工,基宇是英文教师、基婷是绘画老师、父亲基泽成为朴社长的司机、母亲忠淑则是管家;究竟基泽等人如何成为朴家的一员?他们靠着两件事,一是谎言一是秘密;金家人说谎与掩饰秘密是为了糊口,妙的是朴家人也不诚实;朴社长以为前任司机在他的车子后座跟来历不明的女子车震,朴社长没有询问司机为何要这么做,反而随便找了个理由开除司机;同样的,朴太太怀疑前任管家雯光感染肺结核,她也没有询问对方的身体状况,也是找了个理由让对方离开。

韩国高分电影《寄生虫》一旦寄生虫想成为宿主,必定是悲剧一场

《寄生虫》剧照

朴家夫妇最大的弱点是怕麻烦怕当坏人,很容易被有心人士所煽动与影响;但换个角度想,他们也并不需要知道司机或管家的想法也不需要知道事情的真伪,开除人是他们的权力,一如朴社长常常挂在嘴边的话:我讨厌逾越规矩的人。管家与司机再找就有,这些人处于他们的生活圈却又不在他们的生活圈,管家或司机或家教老师,终究只是下人或可以被取代的人。

韩国高分电影《寄生虫》一旦寄生虫想成为宿主,必定是悲剧一场

《寄生虫》剧照

朴太太有钱又善良。

不,朴太太是有钱所以善良。

《寄生虫》前半场透过对话与空间环境与人物反应,精准勾勒出社会阶级的差异,电影最厉害的设计在于片中没有一个坏人,或者说没有典型的坏人形象;不同阶级的人对同一事本来就不会有相同的看法,因为生存环境不同,在意的事情的眉角自然也不会相同;影片中基泽称赞朴太太是个善良的人,妻子却觉得有钱人才有资格表现善良、馀裕(馀裕-有多馀的心力去关心他人),低阶人民耍点恶毒手段不代表他们不善良,只是想在困境中求生。

《寄生虫》中段剧情有个惊奇转折,原来不只金家依靠朴家生活,朴家前任管家雯光也有个秘密;朴家住宅设计出自前任屋主南宫贤子之手,雯光是南宫的管家,南宫搬离后雯光续任管家一职;南宫在地下室储物间藏有一间隐密的避难房,朴社长不知道这个避难房的存在,因为南宫贤子觉得让他人知道自己设计一间避难房很丢脸(怕死),南宫贤子怕丢脸的心情就跟朴社长和太太开除司机和管家却不愿正面告知开除原因的心情有些相近,不想面子挂不住(下属不体面,主人会觉得丢人),宁愿避而不谈;有钱人的弱点成了穷人家的生存契机,雯光的丈夫勤世经营的古早味蛋糕店倒闭欠下高利贷债务,为躲避债主雯光把先生藏在避难房中,寄生在朴家地下室。

韩国高分电影《寄生虫》一旦寄生虫想成为宿主,必定是悲剧一场

《寄生虫》剧照

雯光和勤世对应的自是金家夫妇,两组人马的生活经历高度重迭:他们都开过古早蛋糕店(也都倒店了)、都住在地下室、都有...相似的味道:地下室不通风的潮湿味道,无法依靠高级洗衣精或肥皂掩盖早已沁入皮肤底下的味道。

雯光常常趁朴家人外出时,跟着先生两人安静悠闲地坐在客厅欣赏豪宅优美的庭园造景;像个有钱人家一样活着,就是雯光夫妇最幸福的时光;同样的朴家外出露营,金家立刻在朴家开起小派对;《寄生虫》没有坏人,但它有阶级,那个阶级在没有比较级的时候,可以被忽略,一旦意识到阶级的存在,就会变得敏感易碎;金家享用朴家豪宅的设备和设施时,基泽说他们现在就住在这里,妻子反驳说他们只是蟑螂,还说:半夜只要有人开灯,蟑螂就会吓得自动躲起来。对照到后来临时返家的朴家四口,金家父子和女儿躲在大桌子底下的狼狈模样(还有多颂突然开手电筒,从桌子底下爬出的基泽立刻吓得不敢动作一幕),观众只能忍不住苦笑起来。

韩国高分电影《寄生虫》一旦寄生虫想成为宿主,必定是悲剧一场

《寄生虫》剧照

她本来是好人,却踢了我一脚。

《寄生虫》最悲伤(也是确立电影后段走向)的一刻,是躲在客厅大桌子底下的基泽听见朴社长夫妇的对话,人们总在四下无人的时候才更敢说出真心话,我们听到朴社长说想要用廉价内裤增加性爱情趣、听到朴太太说要买毒品,这些欲望不会在人前述说,有违上流身分;我们还听到朴社长对妻子抱怨司机(基泽)跟他说话时,常常差一点逾越本分,但最终都能守住彼此间的界线,唯独一个缺点无法被改善,就是司机身上有股难闻的味道,老会飘散到车子后座。

基泽一家可以表现的得体、可以假装自己是中产阶级、是国外留学生,但他们却遮掩不住自身的味道(无法消磨的真相),基泽在听完朴社长的内心话后,意识到即便他跟雯光夫妇有着争执,但他们才是同一类人。

韩国高分电影《寄生虫》一旦寄生虫想成为宿主,必定是悲剧一场

《寄生虫》剧照

《寄生虫》后段透过一场大雨,看见两种阶级面对灾难的不同反应,朴家抱怨无法在外露营,金家却因家里淹大水,不得不夜宿体育馆(有钱人家的露营是休闲,没钱人家的夜宿是无可奈何);隔日天气放晴,朴太太想要举办快闪生日会,邀约(要求)金家成员出席,基宇看着朴家花园的宾客与美食,他说:哇,大家都好体面呢,明明都是临时过来,却很从容。对照到金家人临时接到通知出席时的慌乱,又是对比。

韩国高分电影《寄生虫》一旦寄生虫想成为宿主,必定是悲剧一场

《寄生虫》剧照

后来,世勤为了报仇(妻子被忠淑踢了一脚,摔下楼梯身亡),击伤基宇、刺杀基婷、砍伤忠淑,最后命丧忠淑手下;眼看家人遭受攻击,基泽先是惊慌失措,而后出手砍杀朴社长;为何是朴社长?因为看见朴社长对世勤身上的味道流露出厌恶的表情,等于亲眼见证朴社长对自己这样阶层的人的真实反应,基泽觉得自尊受损、觉得挫败、也觉得嫉妒,毕竟朴社长可能是基泽渴望成为但无法达成的理想男性典范:成功的商人、丈夫与父亲...

努力用功读书赚大钱就能翻转阶级?忠淑年轻时拿过链球比赛冠军、夫妻俩开过古早蛋糕店、基宇很努力想要考上大学却一再落榜...我们不知道金家人到底是怎么走到这一步(落魄生活),但他们并非没有努力过,只是运气不在他们这边;《寄生虫》尾声,基宇抱着山水盆景,父亲问他:你干嘛一直抱着石头?基宇说:是它一直黏着我,是它一直黏着我。山水盆景象征着基宇对生活的期待与希望,抱着希望人生才比较容易走下去,问题是这份希望到底是可以实现的愿景或只是一种自我安慰的虚像?抱着石头(希望)的基宇,人生是否过得更轻松,或更显沉重与费力?

韩国高分电影《寄生虫》一旦寄生虫想成为宿主,必定是悲剧一场

《寄生虫》剧照

《寄生虫》有一个非常讽刺哀伤的结局,基泽取代世勤成为另一个寄生虫(躲在避难室),而发现父亲依然活着的基宇写了一封信给父亲(信根本寄不出去,说穿了这封信是在自我期许),他在信中表示自己会奋发图强读书、赚大钱、结婚、买下豪宅,到时候躲在地下室的父亲就只要走上来就好。

你知道什么计划绝不会失败?就是没有计划。

这个结局好悲伤啊!回应到电影开场,无论是忠淑年轻时有过的风光过往(比赛冠军)或是倒闭的蛋糕店或是基宇连续四次大学落榜,似乎都在说明一件事,当商业通俗励志电影一直在告诉(灌迷汤)观众:只要努力就一定会成功;《寄生虫》却很悲观地表示:要想走上来(离开底层)何其困难。金家之前不断努力也无法获得成功,凭什么我们会觉得基宇的人生会因为他变得更积极而有不同?

《寄生虫》或许重复了奉俊昊导演过往作品探讨过的议题:原生家庭、遭漠视的社会问题(贫富差距)、阶级困境等,但导演把电影拍得通俗好看、剧本细节繁多环环相扣、演员群戏亮眼,本片拿下戛纳金棕榈奖其实是给予的肯定,但其实已经是给晚了,相较于精采好看的《寄生虫》,笔者个人喜欢导演旧作《杀人回忆》更多啊!

而后,看到金家全员和雯光夫妇照面一幕,脑袋立刻想起周星驰主演的《情圣》,也是两组骗子在豪宅碰头的故事,差别是金家和雯光夫妇撕破脸,两败俱伤(这其实也是讽刺,底层人的弱弱相残),而《情圣》则是两组骗子联手合作,大赚一笔。

韩国高分电影《寄生虫》一旦寄生虫想成为宿主,必定是悲剧一场

《情圣》剧照

一旦寄生虫想成为宿主,必定是悲剧一场

片尾一场魔幻凶杀场景,寄生者越线了。管家雯光丈夫越线,走出四年未见他人目光的豪宅地下室,必有其悲剧发生:用大石头两度砸向询问过家教女学生朴多蕙“是否适合这里”、且也“自认适合这里”的基宇脑袋,接连雯光丈夫杀红了眼,也不管他人目光,径自冲入豪宅花园中,众多美女帅哥佳肴云集的生日宴会上,痛下毒手用尖刀怒刺基婷、吓昏朴社长小孩;而基泽面对慌张的朴社长,要求把车钥匙丢给他,好送瘫痪的小孩前去医院时,看见朴社长面对异味的自然反应,捏鼻之景刹那让金基泽失去理智,忘记他本身为寄生虫之身份,寄生虫个性在此破灭,一刀捅入宿主朴社长体内,这样的遗忘自身身份、发泄出基泽长久以来梦想成为宿主之愿,同时也是极为短暂的喜悦一刻。

最终,基泽还是回归到寄生虫的身分,潜伏最适合他的地下室内,不为人知,除了他的小孩基宇之外。然而基宇得知父亲下落后,做了一个梦:想要赚大钱,买下关住基泽的那栋豪宅,但就仅仅只是个梦罢了,也是全片内唯一出现与现实不同的梦境,就现实面而言基宇可能打拼一辈子,甚至好几辈子恐怕都筹不到钱,买下那栋豪宅吧。

韩国高分电影《寄生虫》一旦寄生虫想成为宿主,必定是悲剧一场

《寄生虫》剧照

在这里让笔者想起一位我很喜欢的哲学家尼采说过的话,悲剧往往只发生在英雄身上,因为若本身为底层、无力人士,生活就已经够悲够苦了,天底下怎么还会有更可怜的事情,造成这些人士悲剧呢?

因此,就《寄生虫》而言悲剧人物应该是朴社长,他面对着不同世界、不同味道的寄生虫,待人不薄、善心之行处处可见,但却因无心之举,命运开了他一场玩笑,最终让失控的寄生虫,收走他的生命。

韩国高分电影《寄生虫》一旦寄生虫想成为宿主,必定是悲剧一场

《寄生虫》剧照

而基泽,笔者在他的身上与其说看到悲剧的成分,倒不如说是导演奉俊昊对他的“悲悯”吧!寄生虫因欲望而遗忘自身身份,一旦寄生虫想成为宿主,必定是悲剧一场,最终让它回到地下室,等待下一个宿主的出现,是对它最后的怜悯,最好的结局。

获奖情况

《寄生虫》获得第72届戛纳国际电影节最高奖项金棕榈奖,这也是韩国电影史上第一个金棕榈奖。

本文来源:【影视最前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责任编辑:陈锦娜

       特别声明:本网登载内容出于更直观传递信息之目的。该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该内容涉及任何第三方合法权利,请及时与ts@hxnews.com联系或者请点击右侧投诉按钮,我们会及时反馈并处理完毕。

最新电影资讯 频道推荐
进入新闻频道新闻推荐
LOL云顶之弈装备怎么合成合成方法汇总
进入图片频道最新图文
进入视频频道最新视频
一周热点新闻
下载海湃客户端
关注海峡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