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海峡网>新闻中心>教育频道>教育资讯
分享

——江苏省南京市为“双减”落地破题

南京市为“双减”落地破题:打出组合拳 做好加减法

南师附中江山小学的孩子们在跟着老师学习竖笛,感受音乐之美。学校供图

南京市为“双减”落地破题:打出组合拳 做好加减法

南京市高淳区汇淳学校的孩子们在老师的指导下制作陶艺。曾威 摄

“什么是蔬菜?”“为什么要吃蔬菜?”“蔬菜是怎么种出来的?”近日,在江苏省南京市浦口区实验学校,南京市蔬菜研究所的农艺师吴旭东正在给孩子们讲解蔬菜知识……为拓宽课后服务渠道,丰富课后服务内容,南京强化部门联动,由市教育局统筹协调,市文旅、体育等八部门共同参与,积极推动优质社会公共资源参与义务教育学校课后服务工作。

今年春季学期,南京遴选推荐了400余项课后服务项目进入该市义务教育阶段学校,全市义务教育学生课后服务参与率超过96%。自2021年秋季学期南京打出落实“双减”组合拳以来,全市义务教育阶段的教育生态已发生显著变化,学生过重作业负担明显减轻,各类社团活动广泛开展,课后服务受到群众点赞。

走向课程,服务升级新形态

从2013年南京在全国率先提出“弹性离校”并进行试点,到2017年“弹性离校”工作在南京小学全面实施,到落实“双减”,南京课后服务迎来了“3.0版本”,在服务扩容、提质、保障上实现新突破。截至目前,全市共有66万名中小学生参加课后服务,参与率达96%;5.27万名教师参与课后服务,占比达95.24%。

从弹性离校到全面实施课后服务,如何有效满足学生和家长的实际需求?游府西街小学曾向家长们发放了一份问卷调查表,结果显示,家长们需求度最高的是体育和艺术类社团。“我们结合家长意见,对新学期的课后服务课程进行了全面调整、编排。”该校校长万代红告诉记者,学校为此特别开设了帆船社团。

“随着课后服务全面开启,学校如何‘升级’服务,让孩子们在多出来的两小时内充分享受学校生活,是南京各校面临的新思考。”南京市教育局副局长戴兴海表示,如果此前大量的社团活动可以满足弹性离校,现在的课后服务就必须走向课程。

南京市洪武北路小学校长戴守伦告诉记者,学校充分利用现有资源,发挥学科特色,在课程开发上下功夫,目前已新开发30多个服务课程,“我们鼓励学科教师积极探索,开展各类主题项目活动,让课程与课程之间有效衔接、形成体系”。

在部分有条件的学校里,孩子们也参与到这一进程中。“我们在‘双减’实施后特别增设个性化项目——‘小主人创行社’,让孩子们自己给自己上课。”琅琊路小学校长戚韵东介绍,经过第一批招募,学校已顺利“上岗”30名“小社长”。该校二(1)班的李坤锡成为“古法造纸”的“小社长”,每周他都带着同学们一起体验传统造纸工艺。

“课后服务不只是满足家长的托管需要,更是为学生提供更为充裕和丰富的学习机会,为其全面发展提供更多可能。”南京市委教育工委书记张生表示,南京现在的课后服务一方面关注需求端,通过大量的问卷和电话访问充分了解学生及家长需求;另一方面努力盘活供给侧,赋能学校课后服务提供力。

资源嫁接,协同激活新效益

在南京大学学生的帮助下,南京市五老村小学分校秦淮第二实验小学的编程社团学生在课后服务中学会了如何编程。这是“南大AI科普进校园”系列活动的一部分,根据活动计划,南京大学的科技星火计划公益团队和博士生讲师团将先后走进游府西街小学、五老村小学等学校。

校外资源进校园是南京市为解决课后服务难题实施的一大举措,也为课后服务注入新的活力。南京市积极争取退休教师、学生家长、高校优秀师生以及体育、艺术、科技等领域具备资质的社会专业人员、志愿服务人员参与课后服务。

为丰富课后服务内容,各校引进家长资源,“家长课堂”成为课后服务的“常规设置”。南京教育部门还会同市妇联等部门成立了“家长成长学院”,帮助家长转变教育观念,加强家校协同。

“在省市区校和社会各方的共同努力下,南京的课后服务正走向常态化与高质量。”南京市教育局局长孙百军表示,“目前,我们正在研制相关政策,将教师参加课后服务的情况作为考核奖惩、职称晋升和绩效工作分配的重要依据,并将不断完善校外资源进校园的准入、退出与评估制度,最大程度激发学校活力和社会参与热情,进一步提高学生和家长的满意度与获得感。”

赋能减负,作业有了新内涵

在中央路小学,记者看到玄武区正在试点的“作业管理数智平台”。每天下午,该校各科教师通过平台进行作业布置,由系统进行作业总用时长估算,一旦总时长超过1小时,就会进行预警。“通过信息化监控,学生的作业量得到严格监管,教师们会对当天的作业布置及时调整。”该校校长陆文琦说。

加强作业管理是“双减”工作的一项重要内容。这学期,南京市全面建立作业负担管理机制,确保负担减下去、质量提上来。“在‘双减’背景下,作业的内涵与外延都发生了变化,要将作业转化为教学过程的有机组成部分,最大程度发挥作业育人作用。”南京市教育局二级巡视员张利明表示。

在南京,各个学校结合实际探索赋予作业更多内涵,投入更多教科研力量设计和重组“作业环节”。岱山实验小学是南京市岱山保障房片区配套学校,孩子们大部分是外来务工人员子女。“针对具体学情,学校在选择性作业和引导激励上进行强化,让学有余力的学生挑战自己,‘吃得饱’又‘吃得好’。”该校校长陈桂林说。

随着孩子回家后的时间越来越宽裕,南京部分学校又往前走了一步,给学生开出非书面的“居家作业单”,如进行一段时间的体育锻炼,完成一项家务劳动,坚持一段时间课外阅读,培养一项兴趣爱好等。

“通过‘居家作业’的方式,让孩子‘野蛮其体魄’,真正在‘双减’中受益。”南京市溧水区状元坊小学校长章勇介绍,近日,该校向全校2181名学生发放调查问卷,其中“放学回家后,参加体育锻炼的时间”这一项,“基本没有时间锻炼”的人数从“双减”前的894人降到了287人,“每晚二十分钟”的人数从948人增加到了1187人,“能锻炼到一小时左右”的人数则涨了近3倍。

孙百军表示,“双减”是一项小切口的系统工程,不仅仅是做减法,更重要的是在提高课堂教学效益、提升师资支撑条件、增强家校协同育人等方面做好加法,实现“双减”目标,更好促进学生全面发展、健康成长。

文章来源:中国教育报

作者:曾威

责任编辑:端焰

       特别声明:本网登载内容出于更直观传递信息之目的。该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该内容涉及任何第三方合法权利,请及时与ts@hxnews.com联系或者请点击右侧投诉按钮,我们会及时反馈并处理完毕。

最新教育资讯 频道推荐
进入新闻频道新闻推荐
追寻文化足迹,激荡青春力量,这场青年
进入图片频道最新图文
进入视频频道最新视频
一周热点新闻
下载海湃客户端
关注海峡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