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海峡网>新闻中心>国内频道>社会新闻
分享

近日,这处1500岁南朝石刻遭到非法拓印!

到底是什么人盗拓?

目前相关情况已经有了进一步确认。

萧衍修陵石刻遭高校学生盗拓一群年轻人,在梁武帝萧衍的修陵石刻上忙碌着铺纸和拓印。

1500岁的南朝石刻遭拓印 到底是什么人盗拓?

视频是10月6日中午,文物爱好者"若耶溪"和朋友一起寻访江苏丹阳位于三城巷的南朝石刻时,拍下的情景。

江苏省考古研究所所长林留根看到视频后评论:“视频里拓的声音很响,

根本不分轻重地在那里拓。不停地这么击打就会掉落下来,这种行为对文物的损坏是肯定的。”

记者来到丹阳三城巷这处南朝石刻前发现,由于长年风吹日晒,石刻已经显露出残垣断壁的模样,梁武帝萧衍修陵石刻在其中相对比较完整。

在视频中学生盗拓的石刻位置,

记者看到有一块块黑色污点,疑似盗拓时留下。

1500岁的南朝石刻遭拓印 到底是什么人盗拓?

负责看护这处南朝石刻的唐师傅表示,这群年轻人自称是上海一高校的大学生,具体校名不肯说。

“有十五六个人,三、四个老师。他们说是上海某个大学的美术学院的。我说你不好搞,文物有规定的,

他说没来得及打证明。”唐师傅回忆。

1500岁的南朝石刻遭拓印 到底是什么人盗拓?

未经许可私自拓印属于违法行为丹阳市文体广电和旅游局文物科科长张益表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需要国家文物局批准才能被拓印,“我这边也没有权力批准对文保单位进行拓印,他们没有通过我们,之前也没跟我们沟通联系过。”

业内人士介绍,文物拓印需要专门的技术,

操作不当会对石刻造成污染和损坏,因此涉及文物的拓印需经文物部门批准,并由专业人士操作。

我国《文物复制拓印管理办法》第八条规定:复制、拓印文物,应当依法履行审批手续。依据相关法律,未经许可私拓违法,可以处2万元以下罚款,如果对文物造成损坏,可以追究刑事责任。

涉事学生来自上海大学美术学院正配合警方调查事发后有网友提供线索,涉事的师生可能来自上海大学美术学院。记者联系到该大学相关人员,得到证实。

今天上午,该校美术学院向媒体通报称,学院在接到相关信息后,第一时间全面了解情况,并于10月8日上午,委派系部领导以及当事老师与镇江、丹阳部门主动取得联系,赶赴丹阳主动配合当地相关部门进行处理。

1500岁的南朝石刻遭拓印 到底是什么人盗拓?

“上海大学美术学院带队老师还有史论系的书记一起过来的,我们请的专家也过来了,现场对留下的痕迹进行鉴定。

他们老师解释自己是课堂结合野外进行教学,但是没有意识到行为已经违法,表示万分遗憾和道歉。”张益说。

破解原址保护难题:

用科技手段为石刻保驾护航

作为中国古代石刻艺术珍品的南朝石刻,惨遭破坏污损已经不是第一回。

2014年,南京栖霞区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南朝萧景墓石刻惨遭污染,清洗污迹花费数万元,非法拓印的人员也被警方拘留。

新闻链接据媒体报道,2014年,南京曾破获非法拓印“国宝”第一案。

1500岁的南朝石刻遭拓印 到底是什么人盗拓?

当时,男子郭某未经许可,

私自拓印南京栖霞区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南朝萧景墓石刻,

被处行政拘留7天、罚款500元。

经专家确认,郭某的非法拓印对石刻造成了污损。主要表现在:刷在碑文上的白芨水(民间中药配制成的液体)有黏性,其次是墨汁经纸张渗透进了碑文中,其后续清洗过程会对文物造成污损。

之后,文保单位委托了一家专业清洗公司对受污文物进行了物理化处理。

8名工人使用无酸纸忙碌了8天,才将墨汁一点一点从石刻中吸出来。

除了人为破坏,分布在南京、丹阳、句容三地的南朝石刻散落在荒野郊外,风化比较严重。

1500岁的南朝石刻遭拓印 到底是什么人盗拓?

曾有人提议把这些石刻整体搬迁到博物馆,或者加装玻璃罩避免人为破坏,但是在文物专家看来,

原址保护更能体现文物本身价值,加装玻璃罩有利却也有弊。

1500岁的南朝石刻遭拓印 到底是什么人盗拓?

江苏省考古研究所所长林留根:

加了罩子看上去对文物进行了保护,但是罩子罩好了以后,里面的空气含有各种各样的有害物质,对文物还是有侵害的。加了罩子以后虽然人不可以直接接触文物了,但也破坏了文物的环境。管理手段有很多,有巡视员来回巡查,有情况马上报告;第二通过机防,通过装摄像头,当人距离到石刻一定距离时就可以报警,形成良好的对石刻文物的保护机制。

为了监护南朝石刻,

文保部门在石刻装上护栏,玻璃罩、避雷针、监控等设施。

在南京栖霞区多处南朝石刻遗址,记者看到这些石刻虽然地处荒郊,但基本周边环境已经整理成小型公园。这些都给其他南朝石刻的保护提供了有益思路。

1500岁的南朝石刻遭拓印 到底是什么人盗拓?

“下一步还将建立文物巡查监控平台,平台建好以后可以对文物周边全方面监控。如果有可疑人员多频次出现在周边,设备会报警,及时通知监控人员。”南京栖霞区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李宏介绍。

这件事给我们敲响了文物保护警钟:

原址保护不仅要未雨绸缪提前而动,

更要做好长远规划,

整体全面的保护固然重要,

有序地开发也必不可少。

责任编辑:赵睿

       特别声明:本网登载内容出于更直观传递信息之目的。该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该内容涉及任何第三方合法权利,请及时与ts@hxnews.com联系或者请点击右侧投诉按钮,我们会及时反馈并处理完毕。

最新社会新闻 频道推荐
进入新闻频道新闻推荐
2名病人在福州治病外出迷路,竟不知自
进入图片频道最新图文
进入视频频道最新视频
一周热点新闻
下载海湃客户端
关注海峡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