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海峡网>新闻中心>福建频道>福州新闻
分享

“文化遗产并非‘他者’,而是我们置身其中、与之互动的对象,遗产保护与活化利用应以‘人’为中心。”26日,由福州市古厝研究会主办的福州古厝活化利用专题学术报告会在仓山影剧院举行,复旦大学文物与博物馆学系教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活态遗产与社区发展教席主持人杜晓帆,首先向与会者抛出了自己的核心观点。

福州古厝活化利用专题学术报告会举行

福州古厝活化利用专题学术报告会举行。(福州古厝研究会供图)

文化遗产的保护只是对物质性质“古迹”和“遗址”的保护吗?早在1988年通过的《巴拉宪章》就指出,“保护的根本目的是保护历史遗产‘文化意义’”。

“遗产中的‘文化意义’,是指具有美学、历史、科学或社会价值的某种特殊的形态或印记。是人类在不同历史时期留下的烙印,告诉我们从哪里来,又往哪里去。”杜晓帆认为,保护文化遗产其实就是在保护一个地域和民族由来已久的、独特的生活氛围,以及人文环境和文化历程。

在杜晓帆看来,福州作为较早开始古厝保护与活化利用的历史名城,古厝保护利用已经进入良性循环阶段,其中,永泰庄寨的保护就是对遗产中文化意义保护的典型代表。

永泰庄寨是地域性的防御式民居,其建设与不同家族的迁徙繁衍有关——当诸多家族搬迁到永泰后,为了保障居所的安全,逐渐形成了一个大家族共有的聚居防御空间。这个空间形态也是家族凝聚力的外在体现。

“曾经有一位东洋乡周坑村绍安庄的族人告诉我,如果没有庄寨这个老房子,大家在思想上对家族共同的事情就没有那么重视了。因此,庄寨的修缮既是文化遗产的保护行为,也是构建身份认同的重要手段。”杜晓帆说,永泰庄寨在政府引导和政策支持下,也探索形成了自己的保护模式,即依托当地的宗族系统,成立由该庄寨家族成员组成的庄寨理事会,真正把这些大地上的遗产融入当地居民的日常生活中。

针对当下将旅游与文创的打造等同于活化利用文化遗产的普遍现象,杜晓帆认为并不可取。“将收益与市场的开发程度作为评判文化遗产活用效果的重要指标,甚至是唯一标准,这无异于舍本逐末。因为对文化遗产进行价值挖掘、建构和活化利用的最终目的,是满足人类的精神需求,在此基础上才能构建起我们的文化自信。”

永泰庄寨依托“家文化”展现田野中的家国情怀,马尾船政建筑群则切切实实地以“城”的概念规划,让船政建筑见证船政百年延续,让其背后的爱国精神与奋进实现工业化的勇毅精神熠熠生辉;烟山旧沉浸式剧场、兴安会馆重现商帮记忆;文儒九号始终致力于闽菜记忆与传统美食文化传承发展;福文化博物馆打造福州特色文化IP,传承演绎福文化;连江三落厝建筑让“三落厝”这个福州常见的建筑形态变成一个专有名词,指代古今悠然闲逸的生活方式……现场,7个古厝活化利用案例参与优秀案例评选,让与会嘉宾对福州古厝活化利用了有更深入的了解。(记者 燕晓)

责任编辑:庄婷婷

最新福州新闻 频道推荐
进入新闻频道新闻推荐
巨幕手机新时代!年度旗舰华为智慧屏V5
进入图片频道最新图文
进入视频频道最新视频
一周热点新闻
下载海湃客户端
关注海峡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