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海峡网>金融频道>金融行业>互联网金融
分享

8月24日,银监会联合工信部、公安部、网信办发布《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这距离2015年末开始公开征求意见已经过去了8个月。由于新规中对网贷限额的规定以及13条禁涉红线,有业内人士惊呼“互联网金融已死”。

虽然新规对现存P2P企业的合规性整改、转型给予12个月的期限,但只是“银行资金存管”这一道门槛,恐怕就会让大多数P2P企业无奈出局。因此,无论P2P从业者,还是投资者,都在问一个问题——这看似高风险、高收益的“网贷”还能不能安心地玩?

P2P乱象丛生

中国的P2P行业始于2007年上线的“拍拍贷”,至今已走过9年。在过去的3年中,P2P行业在国内迎来爆发式的增长。可是,这一新兴行业长期面临无法可依、监管缺位的窘境,亦纵容了行业的野蛮生长和乱象横生。

根据监管部门的不完全统计,截至今年6月底,全国正常运营的网贷机构共2349家,借贷余额6212.61亿元,两项数据分别较2014年末大幅增长49.1%和499.7%。其中,累计问题平台1778家,约占全国机构总数的43.1%。

尤其是最近几年,数以千计的网贷平台纷纷成立随即又关闭,寿命短的只有几个月、甚至几天。可见,这些刚开业就跑路的网贷平台已经是十足的骗子平台了。此外,还有部分机构通过假标、资金池等手段,进行自融或者玩弄庞氏骗局,碰触非法集资底线。

据网贷之家最新数据显示,截至今年7月底,正常运营的P2P平台数量降至2281家,7月新增P2P平台只有33家,关停101家。事实上,从今年年初以来,

整个行业就一直处于“净缩减”状态。

最严监管新规出台

8月24日下午,银监会、工信部、公安部、网信办四部委联合发布《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简称《暂行办法》),和此前的征求意见稿相比,不少规定更为严格,其中最超出行业预期的是对“借款上限”的规定。

《暂行办法》 第十七条规定:网络借贷金额应当以小额为主。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应当根据本机构风险管理能力,控制同一借款人在同一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平台及不同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平台的借款余额上限,防范信贷集中风险。

具体而言:同一借款人在同一个平台的借款上限为20万元,同一个企业组织在同一个平台的借款上限为100万元;同一借款人在不同网贷机构的借款上限为100万元,同一个企业组织在不同网贷机构的借款上限为500万元。

此外,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不得从事或者接受委托从事以下13项活动,包括:为自身或变相为自身融资;承诺保本保息;线下宣传或推介融资项目;发放贷款;将融资项目的期限进行拆分;自行发售理财等金融产品募集资金,代销银行理财、券商资管、基金、保险或信托产品等金融产品;开展类资产证券化业务或实现以打包资产、证券化资产、信托资产、基金份额等形式的债权转让行为;向借款用途为投资股票、场外配资、期货合约、结构化产品及其他衍生品等高风险的融资提供信息中介服务;从事股权众筹业务。

在这个负面清单中,比征求意见时新增了一条红线,即P2P平台不得从事各种形式的债权转让活动。也就是说,明令禁止各种债权在网贷平台上抵押融资。

而在8月初,银监会还向各家银行下发了《网络借贷资金存管业务指引(征求意见稿)》,不仅强调P2P行业的资金必须通过银行存管,而且进一步规范和细化存管银行的一系列职责。这无疑又令P2P行业压力倍增。

影响之一:不适者退出

限额令让P2P从业者反应强烈,因为在不得拆标也不得拆期的规定下,这一限额让目前盛行的车抵、房抵难以为继,还会对以企业贷为主的平台造成极大冲击。

在这一规定下,相当数量的网贷平台要面临转型。以红岭创投为代表的主做大额标的公司,首当其冲。另外受影响严重的是一些细分领域的网贷平台,比如做房产抵押贷款和汽车抵押贷款的机构。未来的12个月里,留给平台转型的时间并不多。

而债权转让和代售金融机构理财产品模式的叫停,阻断了P2P平台接入第三方机构大额资产的通道,预计整个P2P行业交易量会有一个断层式的下降。

此外,最大的门槛是银行资金存管。距离去年监管部门首次要求落实资金存管制度已经过了一年的时间,目前大部分P2P公司还无法找到银行这个靠山。

原因也很简单,银行要担负监管职责,所以银行只会为少数优秀的企业实施资金存管。于是,对大多数平台而言,“存管合规”成了遥不可及的奢望。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6年7月底,共有197家互联网金融平台与39家银行签署了资金存管协议,其中77家已经上线了银行存管系统,占据正常运营平台数量比例仅为2.8%。

影响之二:先行者转型

网贷行业“小额分散”的监管思路已确定,而从业机构也在逐渐调整战略方向。

实际上,近年部分P2P平台积极谋求转型。年初,陆金所董事长计葵生指出,陆金所已不是一个单一的P2P平台,在两年前就开始做较大的调整。

他表示:“未来陆金所自己不经营P2P业务,P2P的交易由独立的公司经营,陆金所则将彻底转型为金融理财信息服务平台。”

6月2日,积木盒子的母公司PINTEC(品钛)集团宣布成立,后者定位于智能金融服务商,专注于金融大数据处理和金融科技开发,为企业和消费者提供高效的智能金融服务解决方案。

而沪上颇具人气的互联网金融平台“唐小僧”也在悄然转变。

唐小僧董事长兼总经理孟凡波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唐小僧作为互联网金融信息服务平台,从创立伊始就定位连接金融产品的需求者和提供者,提高资源配置效率,让金融机构更加贴近用户;下一阶段,将把唐小僧打造成一家拥有各类金融产品的精品理财超市,为投资者提供海量选择的同时,打造定制化的推送,提升理财体验。”

对于《暂行办法》,孟凡波认为:“除了限额条款外,另一个值得注意的细节是,《暂行办法》并未设立行业执业门槛,即网贷监管尚未实现牌照制,这与此前舆论猜测相左。对行业来说,刚刚出台的该监管办法即是‘紧箍咒’,也是‘黏合剂’,为金融与互联网的融合,为互联网金融行业的从业者创造了更多的可能性。”

据了解,截止到8月30日,唐小僧目前总计注册人数631万,累计投资额超200亿元。

影响之三:收益率下降

2013年、2014年,正是P2P行业呼风唤雨之时,动辄18%或以上的年化收益率,将银行理财等投资收益远远甩在后面。但经过这两年的火爆,P2P行业的风险也在逐渐暴露。2015年市场整顿开始,加之股灾爆发,一批设立“资金池”的P2P行业纷纷跑路。再到今年监管趋紧、市场开始降温,收益率持续下降是不争的事实。

根据网贷之家提供的报告显示,今年前6个月,全行业综合收益率分别为12.18%、11.86%、11.63%、11.24%、10.96% 与10.38%。而今年7月,网贷行业综合收益率持续下行,已下降至10.25%。

具体而言,据网贷之家数据:最近30天成交量前三位的陆金所、红岭创投、微贷网,其平均利率为6.03%、8.62%和9.77%。

对此,网贷之家首席研究员马骏指出:“综合收益率一路下行,是政策调控的效果,更是网贷市场回归理性的体现。对投资者来说,要改变P2P平台高息的观念,识别有实力的平台则显得更加重要。”

从中可以看出,P2P业务本身是有一定风险的投资行为,决不能简单地等同于理财产品。

一般认为,“理财产品”是有金融机构(商业银行)信用背书的产品,具备保障一定投资收益的能力。而P2P只是中介,没有任何保本的义务。

所以,我们投资心切的“大妈”们如果没有搞清楚这一点,就冲动入市,极容易被P2P网站的销售代表们拉进“高收益理财产品”的圈套。

责任编辑:庄婷婷

相关阅读
最新互联网金融 频道推荐
进入新闻频道新闻推荐
全国铁路免退票费怎么回事?全国铁路免
进入图片频道最新图文
进入视频频道最新视频
一周热点新闻
下载海湃客户端
关注海峡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