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海峡网>新闻中心>娱乐星闻>娱乐新闻
分享

五月天:音乐梦还很长 粉丝要爬墙?阿信准了!

“我还是蛮感谢大家的,因为其实不管是五月天死忠粉丝,还是所谓的路人粉丝,甚至你只是喜欢某一首歌,不是喜欢五月天,我们都非常感谢大家。”采访时说着这样温暖的话的阿信,上个周末在北京鸟巢(可容纳十万人的国家体育场)连续唱了三晚。对于五月天来说,北京这个巨大到无法尽收眼底的场馆其实并不陌生。

2012年,曾在北京的“无名高地”Live House登台表演,台下只有悉数几十名观众听唱的五月天,人生第一次登上十万人的鸟巢场馆开唱,对于他们而言,这一天意义非凡。那时阿信在舞台上说,“有时候一关一关真得很漫长很辛苦,但是又觉得都会撑过去。这次来北京,下着大雨,我们一直担心这个舞台能不能搭建完毕。我曾经觉得雨会一直下。在北京第一个清晨我看到太阳笑了,天空晴了,我知道有人站在我们这一边,不仅是上天,而是你们。”

今日观察,北京的这个体育场,就像个用以丈量“超级”与“当红”的测试仪,尽管每年承接许多文体活动,但却不是每个歌手都勇于在此开唱,当然,如果能将其填满,则必属歌手中的票房王牌。

今年的五月天不再只是巡演,包括他们酝酿良久的第九张创作专辑《自传》也终于与歌迷见面了。发专辑那天,一手把五月天带入华语乐圈的李宗盛悄然现身,谈到这几个不再“大男孩儿”的学生,老李颇为感慨,“其实我们没有很关心他们,我对他们担心比关心多,每出一张专辑都会问他们公司高管,他们会不会散团?有没有吵架?这是一个迷惑人的行业,你可能一次成功,就忘了自己是谁,忘了自己从哪里来,但我觉得他们变小了。他们每一个人都变得越来越谦虚,不讲大话。”

老李一语道破“天机”。如今再问许多人为何喜欢五月天,已经无法只拿音乐去说明。甚至追随他们多年的铁粉,也会一边不以为意地调侃着,某主唱新歌献唱第一句就不小心“跑调”,一边拿出积极态度连续三天蹲体育场,花着真金白银为这个迈入中年的“大面积人夫团”打鸡血洒热血,挥汗又抹泪。也便是——人生海海,难得共鸣。(南音/文 夏祺/摄影 张大伟/摄像)

想要写出平凡大众的心声 但过程很辛苦

采访是在一个下雨的午后,北京湿漉漉的天和地。五月天晚上会在工人体育馆举办新专辑《自传》首唱会,前一天和当天下午则排满了常规宣传工作。酒店单设的采访间里,架设有巨幅专辑封面背板,灯光设备也安排妥善,工作人员在梳理采访流程,这样的规格显然不同于以往的“赶通告模式”。

“一直以来我们五月天,其实想写出平凡大众的心声。因为我们大家是平凡大众的一分子,可是我们更愿意我们的歌曲跟大家有更多的共鸣,会觉得这些歌里面讲的事情好像是我们自己曾经每个人都会发生的。那已经到了第九张专辑,我想说好像也可以把五月天自己,真的就只有五月天经历过的故事(拿出来)让大家去感受。”讲到新专辑《自传》,阿信给出了“标准答案”。

1997年五月天报名参加野台开唱,团名用的还是玛莎在网络BBS的代号“MAYDAY”。两年后(1999年),加盟滚石后的五月天发行第一张创作专辑,名字就叫《第一张创作专辑》,十多年间,五月天的创作专辑总共完成了九张,只是这张等得尤其漫长。

“每张专辑我们都希望自己有一些突破,有一些保留,保留以前五月天的那些感动,那些赤子之心,那些天真。所以在这些拉扯当中,我觉得对我们来说,每一张专辑做出来都好像重生一样。所以这次是一个蛮辛苦的过程。”关于耗时良久这个问题,石头给出了不算“直球”的解释。

在五月天的有所保留和有所突破之间,究竟又是什么拉长了制作周期呢?难道真的不是遇到所谓的“创作瓶颈”吗?对于曾经不知玩笑还是“预言”地讲过“十张完结”的五月天,在这张用了快五年时间细琢而出的作品中,又放进了哪些值得玩味和深思的内容呢?又或者,如果“十张封顶”一语成谶,站在进入倒计时的阶段,他们又将以什么样的方式练习告别?

对于五月天的未来和五月天的这张《自传体》专辑,歌迷的脑洞和心思可绝对不比他们本人少。但是真到了仔细聊这些细节的时候,五月天则并不打算回以绝对的答案,阿信和玛莎还双剑合璧,机智地丢出了个“止痒论”,“大家其实不用太担心,我觉得未来的事情谁都不知道,所以如果到时候五月天做完第十张也许过没多久,手痒了又想弹吉他,又想打鼓又想写歌的时候……”“就来止痒一下。”

所以谈完了十张专辑之后,我们还能谈下一个十张吗?“看五月天的心情。”此时的阿信继续“无责任”地摆出我就随便说说的样子,“看我们有没有那个能耐。”而最边边的玛莎也继续“有意识”地帮阿信补充和追加说明。

坦言创作有压力 阿信自比牙膏求挤求挤

新浪娱乐:听说这张专辑的歌词创作非常困难,就专辑发的前十几天还在写词?

怪兽:还不止啊。

新浪娱乐:所以是多少天前写出来的词?最后交稿日期是什么时候?

阿信:其实我们从去年大概8月9月的时候,我发了一个微博,我们在东京做同步录音的时候,就让大家看到我们录音的状况。那时候全部的歌曲几乎骨干都已经录制完成了,旋律也已经有了,接下来就像怪兽说是一些后期琢磨的部分,当然写歌词的部分是从那时候开始展开。当然大家也看到玛莎昨天也发了一则微博,说这次我们有一定程度的压力。其实我也不觉得那是压力,我们就是牙膏嘛,没有人来挤我们,也要自己去挤才能挤出东西来!所以我是蛮享受那个所谓的被挤的过程。我觉得人的才华就像牙膏,再挤一挤总是有的,总是可以用的。还是蛮愉快,我想我一辈子都会怀念这个被挤的过程,我觉得这一年可以说是,对我来讲有点孤独了,但是很精彩,很刻骨铭心。

新浪娱乐:其他团员在歌词方面不敢给阿信意见吗?或者旁敲侧击一下他的进度。

阿信:如果他们要跟我讨论,我都会跟他们讨论。可是这张专辑比较特别,有一个人从头到尾就是,他特别不跟我讨论,他也没看过,就是玛莎!我们让他说说看。(众人大笑)

新浪娱乐:哈哈,为什么要搞小团体?

玛莎:没有没有,没有搞小团体,就是阿信写词的能力其实大家都知道了,也不是我们其他四个要不要跟他讨论,是我们有没有资格跟他讨论。

阿信:哎!快别这么说!别说这么快。

玛莎:所以我们就给他很自由的空间让他发挥,这样子。

新浪娱乐:这张专辑我们看到埋了很多梗,比如59分59秒等等,怎么想到要埋这么多小细节?

阿信:我们真的在里面曝了很多彩蛋或者密码,歌词上,这也是五月天第一次没有同名歌曲的一张专辑。像以前《人生海海》一定会有《人生海海》这首歌,然后《第二人生》一定会有《第二人生》这首歌……

玛莎:然后《第一张创作专辑》?

怪兽:(笑)就会有《第一张创作专辑》这首歌??

阿信:(此时是一只被成员“打脸”的阿信)那时候本来我们是想叫《疯狂世界》(专辑名)!但因为我们的样子就已经看起来很疯狂了,就没用。其实这张专辑里面,我们在第一首歌,以及中间的歌曲,和最后一首歌中,都有提到“自传的发生”跟“自传的结束”。至于有歌迷研究发现——我们这次公布的前三拨主打……

怪兽:刚好是第一首,第六首,第八首。

阿信:对,以此暗示五月天的第一场这个万人演唱会是168演唱会。我只能说歌迷太厉害了!

怪兽:对,我们也是后来才知道!

(全体爆笑)

新浪娱乐:所以这真的不是你们自己设计的?

怪兽:昨天在网络上看的时候……哇,这么巧啊!

阿信:我们竟然这么厉害!

玛莎:我们自己都不知道这件事!

新浪娱乐:那等于歌迷白感动了是吗?(笑)

阿信:没有,因为我觉得世界上本来就很多,冥冥之中有很多巧合,有很多你不知道的事情。我们做完专辑最后,去测量专辑总长度,也才发现这张专辑的总长度刚好是59分59秒。就差那么一秒就可以下课了,表示人生下不了课。(笑)

新浪娱乐:有评论说听完专辑觉得内容比较私人,粉丝跟你们之间可能很懂,但是对于更多人来说就可能一脸懵。

阿信:我非常喜欢的一位画家叫梵高。梵高他还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时候,几乎没有人欣赏他。只有他的一位非常好的朋友欣赏他,然后用假名去买他的画。直到梵高过世之后,大家去看到这些画,才突然发现说,原来他画出了这么多动人伟大的作品。当然,我们不敢把自己跟这样伟大的艺术创作者做连接,但是,如果我们足够对自己有信心,足够沉淀自己的话,不论这些歌曲在当代是多么私人,我相信经过时间的酝酿,这些所谓的很私人的情感也会跟这个世代愿意倾听五月天的群体有所共鸣。

新浪娱乐:歌里说到很多细节,比如回忆比如被赶出家门,就你们五个人分别回忆一下这些细节,自己最有感触的细节是哪个?

冠佑:我觉得比较感动就是我们有《任意门》这首歌,因为它其实有很多场景的转换,比如我只身到台北读书,我们五个人是怎么碰到的,然后发生过哪些小事情,有很多的地名在里面,那个反而勾起我们的回忆。

玛莎:常常想到我们一起在录音室做每一张专辑的过程,都蛮有趣的!比如说《人生海海》那张唱片,我们真的大家一起在录音室一起住了一个多月吧,快两个月,完全没有出门。其实会有很多很有趣的小故事在里头,就会有这样的回忆。

怪兽:我听完《顽固》会有一些感触,因为五月天在做音乐的时候,或者是在这一路上,是不断跟自己对话的一个过程。你会跟以前的你对话,然后去问现在这样子会是你当初喜欢的样子吗?现在的作品你会感觉怎么样?我觉得我们是不断地在跟自己对话,然后拼搏,然后挣扎,才有办法做出这些音乐。所以在听到《顽固》的时候我也特别有感觉。

石头:《最好的一天》,觉得心情特别地愉快。也是要大家好好思考你这一生当中最好的一天,是你一直都在追求的吗?还是你当下现在的这一天?我自己觉得借由这样子轻快的歌曲反观,让大家思考,这对我来说意义也蛮重大的。

实写一个专注坑队友的主唱 冠佑几度黑人问号

新浪娱乐:专辑叫《自传》,那么现在的五月天跟过去的五月天对话的话,各自想对过去的自己说些什么话?

冠佑:要跟以前的自己说,应该是……

阿信:你以后会很有钱?(自动调戏冠佑~)

冠佑:(无奈笑)不是!因为我还记得我们最开始做第一张专辑的时候,其实五个人心情都是觉得能把这张专辑做出来,让很多人听到就好了。我们只有觉得有一张专辑我们就已经心满意足了,那个时候的音乐梦大概就是这样子。所以如果要跟以前的自己对话,应该说——梦还长着呢。

阿信:说得好!

玛莎:是醒不过来的意思吗?(自然加入“调戏冠佑”小分队)

冠佑:不是……

玛莎:如果要说的话,应该就——开心的玩音乐就好了,还是一样,就不要想太多。

阿信:如果是我跟以前的自己说话的话,我会加——每次就先多睡一点!

怪兽:跟以前的我对话就跟他说——目前一切都好,继续。

石头:我会跟以前的自己说——现在遇到的人很重要,未来遇到的人也很重要。

新浪娱乐:因为之前看过香港的,感觉大家状态有点变化,比如以前会跟大家high起来,在香港就会不时坐一下,还说,我们很累了。怎么会有这种状态?

阿信:其实说我们很累这是假的!因为我们现在体力真的比在20几岁的时候好,因为经过这么多年的训练,整个状态也更能够去让一场两三个小时的演唱会做的更好。但是有时候心态上,就想要坐下来跟大家分享一下可能比较静态的歌曲。

玛莎:聊聊天啊。

新浪娱乐:所以坐下来聊的内容真的很“值得”聊吗?(笑)在香港演唱会上。

阿信:值不值得坐下来聊这个有待商榷。(笑)我们演唱会跟大家聊的内容,我只能做一个保证——绝对是鸡毛蒜皮!

玛莎:鸡毛蒜皮的小事,微不足道。

阿信:对啊,微不足道的小事。

冠佑:但是大家又很有感觉,有吧?

阿信:有没有感觉也不一定。(笑)

玛莎:但就是希望大家都可以很轻松的闲聊,不用对我们的体力有任何的质疑。因为其实现在团队里面最需要坐的那个,从第一年表演就已经是坐着的(再次目指冠佑!)所以我们其他四个是不会有体力的问题。

冠佑:我是没办法……

玛莎:哦?对不起,是是是!(笑)

阿信:我们冠佑就是站不起来,哈哈哈!没有啦他要打鼓,不然他也很想起来跟大家一起跳。

冠佑:对,其实不能坐太久,也累。坐太久也累。

石头:真是个麻烦的家伙!最好是看看有没有可以站着打鼓的。

新浪娱乐:所以现在更想要跟粉丝分享一些琐碎的小事吗?不会像以前一样,很大程度上去鼓励大家去追梦?

阿信:真的哎!其实我专辑里面有一首叫《最好的一天》。其实我在写的时候有想说,最好的一天到底是什么?然后有些人跟我们说,一定是很特别的,例如告白成功,自己的小孩出生,梦想成真等等。可是,我后来听的时候就突然想到,其实我们现在平凡人过的每一天,包括我们自己,上通告的每一天,上课的每一天,上班的每一天,大家都会觉得,好像每天都发生一模一样的事情,有点枯燥。可是若干年后回想起来,我当年竟然可以自己这样轻轻松松的刷牙!而以后搞不好……

玛莎:以后就是把假牙放到杯子里面去洗!(笑)

阿信:对!(笑)我可以靠着自己早上走出门去坐公交车,然后跟大家一起挤车。我觉得未来的某一天你一定会觉得这样平凡琐碎的每一天都无比珍贵。

新浪娱乐:五月天的歌迷数量一直蛮庞大的,但是因为大家这几年可能闭关作战。你们会担心粉丝流失吗?粉丝说你们在演唱会上更会撩粉了,有听说过这种说法吗?谁最会撩妹?

阿信:有。我想是冠佑吧。(实力“坑”队友!)

玛莎:我也觉得是冠佑。

冠佑:我?!我在很后面!

石头:这就是你厉害的地方。

阿信:对。有时候就是那种沉默寡言,然后郁郁寡欢,就是这种人特别会让人家有一种想要照顾他的感觉。

玛莎:然后总是掉入自己的世界里头这样,好像有一个忧郁的气质在。

阿信:对,你就想到什么金城武啊,想到梁朝伟,就是很忧郁这样子。真正会撩妹的人不是靠一张嘴的,他就是靠他的神情,还有一幅文质彬彬的眼镜。别再撩了!

冠佑:我没有在撩……(无力反驳状)

阿信:连我都被你撩起来了!

允许歌迷偶尔爬墙 表白成员:五个人一起就有直戳人心的力量

新浪娱乐:那回到这道题的本质,大家会不会担心粉丝被流失?

阿信:没事的。其实五月天没有活动的话,大家就爬墙出去活动活动也好。当然我想,如果大家只是墙外活动之类的,夜深人静的时候,五月天的音乐都还是在这边。最近五月天又有活动了,大家有新的歌可以听的话,随时欢迎大家归队,随时回来听五月天的音乐。

新浪娱乐:这张专辑明年金曲奖可能会参加竞选,大家对金曲奖奖项有什么期待吗?因为之前那张专辑入围了八项大奖。

阿信:说真的,因为我们也刚刚发布这张专辑,所以没有去考虑奖项的事情。我想大家在自己小孩出生的时候,不会想说他长大一定要去赚多少钱,一定要拿什么奖,完全不会这样去想。重点是把这张唱片做出来之后,其实我们就觉得做完自己应该做的所有事情了。

新浪娱乐:大家一直很期待阿信拿作词人奖,其他几位团员对阿信这次的表现怎么评价?

怪兽:这一张专辑阿信的词,我相信大家都已经在心里给他一个很棒的评价了。

阿信:谢谢。

玛莎:所以就不需要其它奖项的肯定了。

怪兽:就是比较云淡风清一点了。

阿信:但是有会更好啦!(笑)不排斥啦!不强求,不排斥。

怪兽:对,等一下我们也可以去做一两个奖颁给你。

石头:至少有四座。

阿信:我自己也蛮想帮大家,帮其他几位团员拉票,如果有那种最佳吉他演奏家,最佳贝斯演奏家,其实我觉得这张无论如何也不敢说做的是全世界或者全华人最好,可是重点是,五月天五个人的表现紧密的结合在一起。说真的,我们个别的人做事情都不算是最顶尖最突出的。可是当我们五个人一起做一件事情,一起演奏一首歌的时候,我自己是蛮有信心让这些东西进到每个人心里。(南音/文 夏祺/摄影 张大伟/摄像)

责任编辑:郑梅钦

最新娱乐新闻 频道推荐
进入新闻频道新闻推荐
2020年国庆中秋假期福建省高速公路及热
进入图片频道最新图文
进入视频频道最新视频
一周热点新闻
下载海湃客户端
关注海峡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