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海峡网>新闻中心>娱乐星闻>看电视剧
分享

第15集:非夜陪同芸汐回门出恶气 非夜留宿在芸汐韩府闺房

宜太妃在皇太后拿着十节蝉蜕走后,脸上笑意逐渐放肆起来。宜太妃想着不论芸汐此举是有心还是无意,都要奖赏于她。

芸汐走向宫外大门,带着埋怨评价着皇太后与公主祖孙情深却过河拆桥,不知怎的,竟还想起了当初与韩从安恩断义绝的画面。可芸汐先是在宫门外看见,等候她回家的非夜,继而与非夜同骑一匹马恩爱回府;再是二人到了秦王府,竟看见宜太妃专程在门口迎接,并叮嘱芸汐好生休息。一切怨气、悲伤在感受到爱的同时,烟消云散。

忘忧宫内,长冰公主脸上的红色毒斑已然褪去,只是这位骄纵的公主仍觉得芸汐只是个贱奴才,病好全靠清妃赠给皇太后的千年血玉。正巧清妃与萧贵妃一同前来看望公主,长冰一向不喜欢阴阳怪气、暗地整人的萧贵妃。于是,长冰没给萧贵妃丁点儿颜面,自顾自夸着清妃的盛世美颜,还提到若是能给皇上添个一儿半女,就更不辜负这颜值了。萧贵妃火冒三丈,自知此处没有自己的容身之处,当下负气离去。

芸汐在秦王府备好礼物,满心期待回娘家。而师哥非夜竟对芸汐回门不闻不问,这让耿直的欧阳宁静知道了可不得了。宁静兴冲冲跑去找非夜问个明白,没得到确切的回答后,也没有放弃。宁静旁敲侧击地对唐离,表达了芸汐对非夜的诉求:女子回门,理应由夫君陪同。这不,二小姐韩若雪因为盛装打扮在府门迎接,却未见秦王。不顾芸汐的马车都已停在韩府大门口,仍将其拦下,进行言语侮辱,甚至打算拒之门外。还好非夜内心动摇,骑马赶到了韩府。

韩从安半晌才回到府,一进大堂便看到家里人皆跪地臣服。唯独韩芸汐站在一侧,秦王非夜则英气逼人地站在众人面前。即刻,韩御医也诚惶诚恐地跪下。非夜指责韩从安和二姨娘徐夫人对二小姐教女无方,以及韩若雪不分尊卑冒犯秦王妃。最后安排韩若雪在今儿这个回门之日,给芸汐当临时奴婢。芸汐对非夜再三强调她是他的秦王妃,内心窃喜。

芸汐只顾回门,徒留七少记得那十日之约,他精心打扮,换上新衣,去苦等芸汐前来赴约。而七少也徒留白苏与茱萸在药鬼谷各执己见、揣测他意欲何为。在鸿福楼内,二皇子与手下正谋划杀害清妃,以此悄悄为其母萧贵妃,铲除异己。

韩府的某处院落,非夜、韩芸汐及其弟韩云逸三人相谈甚欢。非夜甚至让云逸直接叫他姐夫,这个称呼倍感亲切,与之前的严苛判若两人。芸汐走至斜廊遇到韩从安,因为只有韩从安知道芸汐仅是自己养女,所以从小到大也没给芸汐多少父爱与关怀。而在芸汐的切身感觉下,韩从安所谓的对她好,不过是在不牵连韩府的前提下,可芸汐想到韩从安是她的父亲仍忍不住潸然泪下。

端茶倒水间,非夜见韩若雪故意想将滚烫的水泼在芸汐身上,快速用手将茶杯打翻,但非夜的手仍被烫起了水泡。芸汐赶在非夜雷霆之怒之前,发落了韩若雪,并给了那个傲慢的女子一巴掌。徐夫人与韩若雪敢怒不敢言,在心里狠狠地记了一笔账。而在识人无数的非夜看来,这都是芸汐对这些不知感恩的亲人的良苦用心。

一个偶然,芸汐带非夜去见芸汐娘亲的画像。非夜一眼便认出,芸汐娘亲就是在他孩童时期对他有救命之恩的天心夫人,若不是夫人为救他也不会舍弃她自己性命,以至于芸汐与夫人母女阴阳相隔,只能观其画像聊表慰藉。当下非夜便下跪给画像中的芸汐娘亲行下大礼,并称自己一定会好好照顾芸汐,这让芸汐受宠若惊。

街道上灯火通明,七少一个人坐在面店等了芸汐一天一夜,看着人来人往,却无他想见之人的面孔。而七少想见之人芸汐,此刻正在红烛微亮、青帐微垂的床榻上,与她的夫君非夜好似要琴瑟和鸣。

责任编辑:杨林宇

       特别声明:本网登载内容出于更直观传递信息之目的。该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该内容涉及任何第三方合法权利,请及时与ts@hxnews.com联系或者请点击右侧投诉按钮,我们会及时反馈并处理完毕。

最新看电视剧 频道推荐
进入新闻频道新闻推荐
福建交警曝光一批重点车辆违法“大户”
进入图片频道最新图文
进入视频频道最新视频
一周热点新闻
下载海湃客户端
关注海峡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