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海峡网>新闻中心>娱乐星闻>电影资讯
分享

苗苗:我就是何小萍,在《芳华》剧组被“孤立”杀青那天差点跳楼

一如“何小萍”的孤僻,初入舞蹈学校的苗苗每天都独来独往,很少与人交流,忽略了很多“应该”被注意的社交行为。直到有一天,她的被褥被莫名其妙地泼了洗洁精水,暖壶里被人灌了酸奶,值日被人故意针对,她才意识到好像“有问题”,但“问题”是什么、是怎么发生的呢?她并不清楚。

对于一系列排挤,苗苗的反弹很激烈,“直接和人打了一架”,但这无疑是个恶性循环。她变得越发自卑。

在《芳华》第一次试戏的时候,苗苗表演的那场戏就是“何小萍”的室友们在宿舍门外围堵她、质问她,骂何小萍是骗子、是撒谎精。一句又一句话,戳在苗苗的心里,她的情绪终于爆发了,但嘴里迸发出来也仅仅只是一句“我没撒谎”。

苗苗说,虽然这是她与“何小萍”的初次相遇,但她却似乎可以直接触摸到了“何小萍”的灵魂。

在《芳华》剧组被“嫌弃” ,杀青那天想过跳楼

《芳华》正式开机后,导演冯小刚为让苗苗快速进入角色,在角色讨论会上提出一个办法。“冯导说,让大家从今天开始就孤立我,因为何小萍就是一个被孤立的角色。他说从明天起,我就要看到你们的效果。”大家顿时就笑了。

苗苗:我就是何小萍,在《芳华》剧组被“孤立”杀青那天差点跳楼

为了达到真实效果,冯小刚导演要求大家“孤立”苗苗

一开始,“大家还是会习惯性地跟我说话,因为之前我们都挺和谐的。可每次他们和我说话说了一半,又说 ‘不行不行,不能跟你说’,就走了。”苗苗说。

这种情况,让想要全身心投入角色的苗苗感到焦虑,于是她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要让大家真的讨厌我。因为当时还没有完全确定角色,我一直担心被换,很没有安全感,很忐忑。”在担心被换角的压力下,苗苗很快开始了一次彻头彻尾的“转型”。

“比如桌上有吃的,大家都会说这是谁的,我吃一个,然后我就态度很差地说,是我的,不准吃!”苗苗试图用这些令人反感的行为来让大家厌恶自己。苗苗说,她甚至认真思考过,自己要不要也像何小萍一样两个星期都不洗澡。

效果来的比苗苗想象中还要快。大家都开始对她颇有微词,一种声音是:“你现在不是苗苗,也不是何小萍,你到底在干什么?”

在一次讨论会上,有人发言,直指苗苗:“其实你什么都不用做,就已经让人很讨厌了。”

这句话一落地,全场都安静了。苗苗说:“当时特别想哭,但是一直忍着,也没有反抗,没有解释,后来别人在说什么我也听不见了,感觉一直是画外音。”

这件事让苗苗真正感受到了“何小萍”的难受和压抑。

直到拍摄杀青戏的那天,她也没能真正和剧组的其他人和解。《芳华》里有一场文工团散伙的戏,大家把酒道离别。冯小刚导演特地把这场戏安排在最后,因为除了苗苗和黄轩以外,其他演员的戏份都要杀青了。“当时每个人都在喝酒,说以后再见什么的,我却一点儿难受的感觉都没有。”

苗苗:我就是何小萍,在《芳华》剧组被“孤立”杀青那天差点跳楼

身穿精神病人病号服的何小萍在跳舞,很多观众在此处落泪

责任编辑:黄仙妹

       特别声明:本网登载内容出于更直观传递信息之目的。该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该内容涉及任何第三方合法权利,请及时与ts@hxnews.com联系或者请点击右侧投诉按钮,我们会及时反馈并处理完毕。

最新电影资讯 频道推荐
进入新闻频道新闻推荐
雇佣好友的小鸡来工作一次,一起生产肥
进入图片频道最新图文
进入视频频道最新视频
一周热点新闻
下载海湃客户端
关注海峡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