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海峡网>新闻中心>国内频道>社会新闻
分享

(原标题:状告母亲索要拆迁房所有权)

一栋待拆的楼房,一张征收名单,让小兰(化名)和其母亲兰女士站上了法庭的原告席和被告席。

故事起源于一份离婚调解协议。协议称,兰女士和丈夫离婚后,两人共同财产——一栋三层的楼房归女儿小兰所有。2017年,这栋房子被列入拆迁名单,但被征收人却是兰女士。

小兰表示不服,将母亲诉至法庭。

一栋待拆迁的楼房,常德市民小兰和母亲兰女士在此居住多年。不过,两人多年相安无事的生活却被一张征收名单打破平衡。

在这份征收名单上,房子的被征收人写的是兰女士的名字。小兰怒了,“明明是给我的房子,我妈为什么将被征收人换成她的名字?”

近日,小兰将母亲兰女士起诉至常德安乡法院。两母女站在法庭上,为房子据理力争。记者获悉,最终法院认为,该楼房征拆,确定被征收人应属于行政机关的权利,是一种行政行为。因此,驳回了小兰的诉求。这意味着,小兰要想“拿”回属于自己的房子,需要提起行政诉讼。

女儿

起诉母亲是维护自身权益

小兰今年20岁,结婚后住在安乡县。2002年9月24日,小兰的母亲兰女士与丈夫离婚了。经法院主持调解,兰女士与丈夫达成一份调解协议,约定两人离婚后,两人的女儿小兰由兰女士抚养教育至成年。成年后,随父随母由小兰自愿。两人共同财产中的一栋三层的楼房归小兰所有,两人均无权变卖此房屋。

兰女士离婚后,仍然住在这栋三层的楼房里,小兰在她的抚养下成长。之后,小兰长大成人,结婚成家,母女二人一直相安无事地生活。

2017年,这栋楼房需进行棚改,属于征拆的房屋。谁才是房屋的被征收人,这引发了母女二人的矛盾。“我妈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将房屋的被征收人变成了她,这种行为侵犯了我的财产权、所有权和处分权。”小兰说,她找出了当年父母离婚时签订的协议,“他们当时约好了这栋房子是属于我的,他们两人都无权变更和处置这栋房子。”

随后,小兰将兰女士告上法庭。在小兰看来,这是在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母亲

住在楼房里多年,没有侵权

“我是她的母亲,我没有侵犯她的财产权。”兰女士解释称,一般侵权行为必须同时符合四个方面的要件,即有加害行为、有损害事实的存在、加害行为与损害事实之间有因果关系、行为人主观上有过错。兰女士称,自从2002年与小兰父亲离婚后,她一直居住在此楼房,没有侵权行为。

兰女士认为,虽然2002年离婚时,经法院主持调解她与小兰父亲将房屋赠予小兰。但十几年后,小兰一直没有主张权利。“从法律层面上讲,这是无偿赠予行为,按照合同法的相关规定,赠予行为必须以受赠人接受房屋作为生效条件。小兰成年后并没有接受该房屋,因此小兰接受房屋的赠予行为没有生效。现在小兰认为我侵犯了她的财产权利,没有法律依据。”

安乡法院审理认为,现在该楼房征拆,确定被征收人应属于行政机关的权利,是一种行政行为,兰女士作为自然人不具备这种能力。小兰认为兰女士侵害她的财产权、所有权和处分权的观点,没有法律依据。因此,对小兰要求兰女士停止侵害、排除妨害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故判决驳回小兰的诉讼请求。

焦点

父母赠予后小兰是否拥有所有权?

安乡法院审理认为,兰女士离婚时,已对房屋作出了处理,并且经过了人民法院的确认。依照《物权法》规定,“因人民法院、仲裁委员会的法律文书或者人民政府的征收决定等,导致物权登记、变更、转让或者消灭的,自法律文书或者人民政府的征收决定的生效时间发生效力”。

就该楼房来说,2002年9月24日,兰女士与丈夫离婚时,双方协议由将房屋赠予小兰,并且已说明本调解书经双方签订后,即具有法律效力。因此,2002年9月24日起,该楼房就属于小兰所有。至于交付房屋的问题,兰女士应在小兰成年后,主动将房屋交付给小兰。

住在女儿房子里母亲是否构成侵权?

安乡法院认为,兰女士与小兰是母女关系,2002年9月24日兰女士与丈夫离婚时,房屋所有权已经归小兰所有。但当时小兰尚未成年,且归兰女士抚养,兰女士作为小兰的法定监护人,居住在该房屋是符合法律规定的。

现在小兰已成年,并且已经结婚成家。按照《婚姻法》相关规定,小兰作为女儿,有赡养母亲的义务,在能力的范围内应为母亲提供必要的居住房屋。如今小兰具备这种能力,所以兰女士现居住在此楼房内,也是合情合理的,不存在侵害小兰的权利。

责任编辑:肖舒

       特别声明:本网登载内容出于更直观传递信息之目的。该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该内容涉及任何第三方合法权利,请及时与ts@hxnews.com联系或者请点击右侧投诉按钮,我们会及时反馈并处理完毕。

最新社会新闻 频道推荐
进入新闻频道新闻推荐
福州东街口:坚持精品化发展 壮大首店
进入图片频道最新图文
进入视频频道最新视频
一周热点新闻
下载海湃客户端
关注海峡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