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海峡网>新闻中心>国内频道>国内新闻
分享

北大学生弑母案嫌疑人吴谢宇落网后有过两次哭泣。

第一次是4月21日,重庆江北机场被抓的次日,在当地派出所,吴谢宇头天晚上睡得好;吃完早饭后,他全身开始颤抖,随后直接哭了出来。一名在场的安保人员带了一包纸准备上厕所用,结果全给吴谢宇擦眼泪用完了。

第二次是4月28日,警方安排他写自述书,写着写着,吴谢宇哭了。福建警方透露,吴谢宇自述时称,父亲吴志坚对他的影响确实较大。

两次哭泣之前,吴谢宇走过一条令人错愕的道路,这条道路的关键词有:“学霸”、涉嫌弑母、逃亡、藏匿三年、酒吧坐台。随着他的落网,这条路走完了。如今,他被关押在福州市第一看守所,高墙之内,他哭了出来。但杀母动机、犯案经过等公众最关心的核心问题,至今依然是谜。

新闻碎片、网络爆料、贴吧议论,众声喧哗中,一个真实的“吴谢宇”,仍在团团迷雾之中坚持“逃亡”。

弑母嫌疑人吴谢宇:“好人”、逃亡、隐匿与扭曲的私生活

目前,吴谢宇被关押在福州市第一看守所

“好人”

看到媒体报道的吴谢宇涉嫌弑母时间线后,吴谢宇的高中同学于丽感觉脊背一阵发凉。

2015年3月,她曾与吴谢宇在网络社交平台上搭上话,于丽向吴谢宇咨询备考美国留学GRE考试的事情,“后来发现,他找我说话的这个时间点,距离他开始筹备弑母,只差3个月了。”

从高中开始,于丽与吴谢宇保持着不错的关系。2014年7、8月间,她还曾去北京找吴谢宇玩。那次见到的吴谢宇,“和高中一模一样,可能锻炼得更精瘦点,但发型和衣服都还是高中时的样子。”

吴谢宇带着她在北大校园里游玩,“当时觉得他挺‘直男’的,我俩逛校园,我穿着裙子高跟鞋,他骑着自行车,很快就冲到前面去了,我提着裙子在后面追。”

于丽印象中的吴谢宇是个阳光的男孩,对人礼貌,每逢同学生日或者节日,吴谢宇会挨个给同学们发送祝福信息,“不是群发,每条信息的开头,都会写上同学的名字。”

听说吴谢宇涉嫌弑母的消息,全班同学都不愿意相信,大家在群里讨论,“很震惊,神一样的人物崩塌了。”

网上议论纷纷,揣测吴谢宇是受不了母亲的强势控制,最终采取极端行为,但于丽不这样认为,“他很有主见,绝不是一个被母亲操控的人。”在于丽看来,吴谢宇做事极有自己的计划,“比如他母亲要求他今晚看完这篇课文做个配套练习,但他一个月前自己就通读了全书,做遍了所有可能涉及的题,也找了各种课外书了解文中的背景。”

2012年,吴谢宇与福州一中另外3名同学一起被北京大学提前录取,进入北大经济学院学习。2012—2013学年,吴谢宇被评为“北京大学三好学生”。

与吴谢宇相熟的北大学生梁宙至今仍被巨大的困惑笼罩,他无法将自己认识的吴谢宇,和那个弑母案嫌疑人联系到一起。他和吴谢宇相识于大学课堂上,吴谢宇主动和他打招呼、攀谈,也会在学业、生活上热心地帮助他。

与吴谢宇相识的那些时日,梁宙从未发现吴谢宇身上有何异常之处,“如果一定要说有什么异常,那就是他对周围的人太好了。那时候的他是个好人。”

弑母嫌疑人吴谢宇:“好人”、逃亡、隐匿与扭曲的私生活

案发现场位于福州教育学院第二附属中学内

逃亡

2016年2月14日,谢天琴被发现死于福州教育学院第二附属中学教职工宿舍住处内。据警方通报,经侦查,其子吴谢宇有重大作案嫌疑。警方公布的信息显示,悲剧发生于2015年7月11日。

生前,谢天琴在该校任教。近日,吴谢宇落网的消息再次搅动这座校园;红星新闻记者试图进入校园探访案发现场,未果,该校校门口保安对进入人员进行严密排查,校外人员难以进入。案发至今三年,吴家大门紧紧锁死,锁上布满灰尘,房间内景被一道银色窗帘遮住。

在谢天琴同事李东的描述中,这名女老师平时很温和,从来未见她发过脾气,性格很好;吴谢宇个子高,不胖不瘦,上大学后偶尔回家,很懂礼貌,有时候也会听到周围人说吴谢宇在校外培训机构兼职上课。

“谢老师在学校经常会提起儿子,说儿子不用自己操心,考上大学了还自己赚生活费。”李东说,从谢天琴平日的讲述中,可以看到她很为儿子感到自豪,“从学习情况和当时的表现来说,像他这么优秀的孩子,在我们学校几乎是没有的,我们还会拿他的例子来教育自己的孩子、自己的学生。”

李东仍记得,那年7月初,“谢老师突然在办公室里说自己很开心,儿子要出国深造了,还要带她一起,还问我们在国外生活要注意什么。”据警方此前通报,2015年7月,吴谢宇涉嫌杀害其母,并向他人谎称母亲陪自己赴美求学。

不久,学校收到一封谢天琴的辞职信。后来,该辞职信被证实系吴谢宇伪造。直到半年后警方来了学校,李东才知道谢天琴出事了,吴谢宇涉嫌杀害自己的母亲。

红星新闻记者采访梳理吴谢宇涉嫌弑母后的逃亡轨迹显示,2015年7月23日,有朋友收到吴谢宇母亲谢天琴的短信,内容是索要6年前丈夫病逝后大家筹集的慰问金。

7月中旬左右,谢天琴的亲戚们陆续收到吴谢宇发来的短信。短信大意为:大四学年,他要去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做交换生,母亲一同前往陪读,两人将乘坐7月25日的飞机去美国。随后,亲戚、朋友们又收到谢天琴手机号码发出的信息:出国需要借钱,希望亲戚们把钱打到自己的银行卡上。警方消息称,这期间,吴谢宇通过手机短信、QQ等方式,向多位亲戚朋友借钱,借款总额达144万元。

7月底,有学校老师还在校园内见到吴谢宇,他和这些邻居打招呼,说要去美国读书。“他说回来办点事,妈妈在北京。”

之后两个月,他的行踪出现在福州、北京和上海。12月底,北大经济学院一位同学甚至看到吴谢宇回到了北大宿舍。据称,是因为吴谢宇没有参加大三下学期的期末考试,挂了科,回到宿舍后向同学咨询了补考的事情。

2016年2月4日至6日,吴谢宇曾入住河南某酒店,结账日期为2月16日。

河南某银行ATM机的摄像头记录下吴谢宇取钱的画面,这是他落网前留下的最后一幕。此后的三年,吴谢宇改头换面,消失无踪。

弑母嫌疑人吴谢宇:“好人”、逃亡、隐匿与扭曲的私生活

吴谢宇在重庆工作过的酒吧

隐匿

4月21日凌晨4点,犯罪嫌疑人吴谢宇在重庆江北机场被捕。据福州警方初步审讯,吴谢宇自称一直在重庆工作生活。

红星新闻记者采访获悉,逃亡重庆期间,吴谢宇从事着两种风格完全不同的职业——白天担任教学机构老师,晚上在多个酒吧串场当男模。

在吴谢宇曾经工作过的一间酒吧,一名工作人员说,酒吧的男模并不隶属于酒吧,他们多是以走穴形式出现,流动性较强,归“队长”管理,并不需要在酒吧进行登记。而男模的应聘条件很松,基本是队长看对眼就能够加入,不需要调查背景。

吴谢宇曾经工作过的一间酒吧,男模的坐台费为500-700元,顾客可以给小费,有的男模也提供出台服务。

吴谢宇的一名前同事陈龙说,与通缉令上的照片相比,他所见到的吴谢宇皮肤更加白皙,头发更长一点,有六块腹肌和厚实的胸肌,喜欢穿紧身衣,“壮得跟石头似的。”但容貌没有特别变化,“他微信里不发任何生活照片,只转发评价一些新闻。”

陈龙向红星新闻记者展示了重庆期间吴谢宇的微信朋友圈,里面多为关于政治、经济、艺术的新闻转发,吴谢宇还常附上一些自己的评论见解。

2018年11月,王迪从家乡辗转来到重庆某酒吧工作。王迪怎么也想不到,那个服务员、后来改做吧台调酒的年轻人张维晋(吴谢宇在重庆曾用的姓名),便是三年前涉嫌弑母的北大学子吴谢宇。

2019年3月,王迪从酒吧离职,此后再未见过“张维晋”。看到吴谢宇落网消息,和吴谢宇的照片进行对比后,王迪确认,“张维晋”便是吴谢宇,“这半年来,我和他说了不止一千句话。”

王迪认识的“张维晋”,对刑事案件很感兴趣,曾和同事们讨论马加爵,此外,还热衷谈论历史,显得十分博学。

酒吧里的同事多住在员工宿舍里,但是“张维晋”在附近还另外租了房子,“没人清楚他具体住哪,听说离酒吧十分钟路程。”王迪对“张维晋”最深刻的印象,是他的力气很大,能轻而易举抬起很重的大理石面的凳子。

网传的一段视频显示,一名疑似吴谢宇的男子在夜店敬酒。网友描述,自己的好友去酒吧“点”了吴谢宇,巧合拍下了这段视频,直至吴谢宇被捕消息披露后,才惊觉视频中的人是吴谢宇。一名与吴谢宇相熟的北大学生向红星新闻记者确认:“视频中这个人,百分之百就是吴谢宇。”

弑母嫌疑人吴谢宇:“好人”、逃亡、隐匿与扭曲的私生活

网传吴谢宇在重庆酒吧与人喝酒的画面

责任编辑:陈锦娜

最新国内新闻 频道推荐
进入新闻频道新闻推荐
将狗染色成熊猫收费1500怎么回事?将狗
进入图片频道最新图文
进入视频频道最新视频
一周热点新闻
下载海湃客户端
关注海峡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