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海峡网>新闻中心>国内频道>国内新闻
分享

近日,一篇名为《单亲妈妈花29年把重度脑瘫儿送进哈佛》的报道引发了广泛关注,在有人对故事的主角邹翃燕点赞的同时,也有人对故事的部分细节表示怀疑。

5月16日,邹翃燕在接受红星新闻独家专访时称,相关报道的部分细节并不准确。其也将报道中没有涉及的细节向红星新闻进行了详细披露。

这几天,工作之余的邹翃燕在为即将到来暑假做着准备,她要去照顾正在美国准备司法考试的儿子丁丁(zheng)。

重度脑瘫儿读北大上哈佛 这位单亲妈妈是咋做到

▲丁丁与妈妈的合影 家属供图

丁丁在北大硕士毕业工作1年之后,前往美国马萨诸塞州哈佛大学读书。几个月前,在视频中看到极度消瘦的儿子,邹翃燕心疼得很,“去年8月去的时候还是2尺8的裤腰,现在瘦到2尺1了。”她一边自责先前没有教会儿子做菜,一边又琢磨着该带哪些家乡的佐料,让远在地球另一端的儿子吃到家乡的味道。

看到这里,可能很多人会说,都这么大了怎么连自己都照顾不好?但如果了解了他的生命历程,你就会感叹他的艰辛与不易。

成功男人的背后都有一个女人在默默支持着他,而至今还单身的丁丁的背后,站着的是他的妈妈邹翃燕。

/艰难时刻/

生产时医生交接班致胎儿宫内窒息

出生后被发5次病危通知书

邹翃燕回忆说,在儿子出生后,自己的命运就像是过山车,时而低谷时而高扬。第一个低谷,就出现在丁丁出生的1988年,那年她25岁。

那年,在得知怀孕后,从小体弱的邹翃燕便想尽一切办法,要生一个强健聪明的孩子,“我是老师,当时的政策规定我们只能要一个孩子,所以就格外重视。”

邹翃燕至今记得,怀孕头几个月的反应很强烈,好几次在教室晕倒被学生抬回家。但即便如此,她依然按着《孕期指南》健康饮食,规律生活,“当时非常喜欢日本女作家黑柳彻子的《窗边的小豆豆》,所以就决定不管肚里的孩子是男是女,小名都要叫‘豆豆’。”

当年7月18日,心怀欢喜而又略感恐惧的邹翃燕被推进了产房,那个被她比喻为过山车的命运自此启动,一头扎进了谷底。

“原本是顺产,但医生为了加快产程,人工破膜放掉羊水。”邹翃燕回忆,她生产时不巧处于早上交接班时间,邹翃燕一个人被扔在了床上,两小时无人问津。待接班医生发现时,还是胎儿的丁丁已经宫内窒息。

随后,刚出生的丁丁就被医生下了5个病危通知书,“医生一再劝我放弃,告诉我这孩子没有抢救价值。”

孩子出生后第4天,邹翃燕不顾一切跑到儿子病房,看到护士给丁丁打针,半个多小时扎不进针,豆大的汗珠一滴滴落在儿子皱巴巴的小脸上,“可他却没有丝毫反应,不仅不哭,连眉头都不皱一下。”邹翃燕说看到此情此景,她当时心如刀割。

“当时他住的是特危1号病床,医生过一会儿就来一遍,说‘这孩子没有抢救价值了,救下来也非傻即瘫’。”邹翃燕说,当时丈夫都已被医生说动,也劝她放弃,“但我想起孕育过程中的点点滴滴,实在难以下决心。”

当晚,邹翃燕把丁丁搂在怀里,对着他默默打气,兴许是丁丁听到了妈妈的呼唤,在出生5天后,他发出了来到这个世界上的第一声啼哭。

责任编辑:肖舒

最新国内新闻 频道推荐
进入新闻频道新闻推荐
2017ChinaJoy会展活动日程一览 2017Chi
进入图片频道最新图文
进入视频频道最新视频
一周热点新闻
下载海湃客户端
关注海峡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