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海峡网>新闻中心>国内频道>国内新闻
分享

两寄宿生半夜离校上网遇车祸身亡 学校:无责任

三位学生所翻越的学校外墙。

9月23日凌晨4时,在河南省驻马店市上蔡县,两个鲜活的年轻生命终结于一辆运砖车的车轮下。

这两名死者分别是13岁的茅一磊(化名)和14岁张宏涛(化名),都是上蔡县育德学校八年级一班的学生。车祸发生4小时前,他俩和另外一名同学一起从学校宿舍偷跑到县城的网吧上网。在回学校的路上,茅一磊和张宏涛扒在一辆运砖车上想要“搭顺风车”,结果却在距离学校不足500米处遭遇不幸。目前,这起事故还在调查中。

事发后,茅一磊和张宏涛的家属要求追究学校的责任,并提出经济赔偿。

10月5日 ,育德学校校长刘建华首次见到两位死亡学生的家长,称学校出于人道主义,同意补偿每个家庭5万元。但学生家长不接受,提出要认定学校的责任。

10月11日,刘建华对澎湃新闻表示,“我们最新讨论在5万元基础上可以再加3万,每个家庭(补偿)8万元。”他表示,“学校有过明确规定,学生如果私自跑出学校,学校不负任何责任。”

北京圣运律师事务所律师王优银则表示,“这次事故的主要责任方在学校和肇事者,具体赔偿金额应该按照当地经济水平。”他说,对于寄宿制学校,只要是在校期间,学校就对学生的生活、学习负有24小时的监管责任。

上蔡县教育局一名陈姓的宣传部负责人10月12日表示,目前该事件还没有一个明确的调查结果,“学生家长以及有关各方正在积极协商处理此次事件。”

10月13日,张宏涛的姐姐张迎迎对澎湃新闻表示,学校应该承担赔偿责任且金额不能低于15万元,茅一磊的母亲朱丽则要求“赔偿不能低于30万。”

一次有去无回的逃夜

“我一直在广东打工,当时把孩子送到育德学校就是听说这是个‘封闭学校’、管理严格,没想到居然能出这样的事……”朱丽一谈到儿子就哽咽了。当天得知消息后,几乎崩溃的她急忙赶回家,看到儿子遗体时“差点晕了过去”。

朱丽说,儿子茅一磊是2015年10月来到育德学校上学的,学习成绩一直都还不错,教师也跟她说孩子在学校表现不错,这次事件让她到现在都难以接受。

张迎迎说,最初校方让她去辨认遗体时,她都不敢相信那就是弟弟张宏涛,“人都认不出来了。”

她对澎湃新闻说,弟弟已经在育德学校读了5年书,虽然他从小就比较调皮,但也没有做过太出格的事情。张迎迎称,据她所知,这是弟弟第一次逃学。

经澎湃新闻网上检索,并未发现这个家长口中“封闭学校”的官网,但据其学校电话的语音介绍,“上蔡县育德学校是该县建校最早、规模最大的一所全封闭的民办学校,现有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师生员工1280人。”

朱丽称,10月5日,育德学校校长刘建华第一次找到了两位车祸身亡学生的家长并表示,学校在这件事上并没有什么过错,但学校出于人道主义可以给出每个家庭5万元的补偿。

10月8日,育德学校在校门口贴出了一则名为《告社会各界同胞书》的告示,根据家长提供的照片,告示上写道“学校同意补偿部分资金,是作为人道主义精神的补偿,并没有任何过错”。

10月11日,刘建华对澎湃新闻表示:“我们最新讨论在5万基础上可以再加3万,每个家庭8万。”

同时,他补充说,9月22日晚,值班老师11点查房的时候这3个学生都还在宿舍,他们是在查房后破坏宿舍窗户逃出学校的,这完全是学生自己破坏学校纪律的不良行为,“学校一直以来就有规定,学生私自外逃发生任何事情后果自负。”

对此,北京圣运律师事务所律师王优银则提出不同意见:“学校单方面出具这样的规定是无效的,学校负有保护学生的职责,不能一味推卸责任。在寄宿制学校,学校应该对于学生在校内的生活、学习负有监管责任,24小时都负责,只要是在校期间。”

两寄宿生半夜离校上网遇车祸身亡 学校:无责任

两寄宿生半夜离校上网遇车祸身亡 学校:无责任

三位学生的宿舍防护栏。

残破的铁网和没有护栏的围墙

“当时其实是3个孩子一起逃学出去的。后来一个个子矮的学生先从车上跳了下来,剩下两个孩子没来得及(跳下)就遭遇了不幸。”刘建华对澎湃新闻说,当天晚上,茅一磊和张宏涛以及另外一位同学三人私自从一楼的宿舍窗户逃离,随后翻越了学校的高墙跑到了县城里的“未来网吧”上网。上完网后约凌晨3点半,3个孩子在路上扒到了一辆开往学校的运砖车的三脚架上,结果茅一磊、张宏涛这两个年轻的生命倒在了车轮之下,但具体事故原因还在调查。

据死者家长介绍,事发后,学校曾让当时和两名死者一起翻墙出学校的学生马国扬(化名)写过一份情况说明。他们向澎湃新闻提供了这份说明的翻拍照片,根据这份说明,马国扬承认当天3人一起从一楼寝室窗口逃出去,并翻出学校的围墙去网吧上网的事实,但对于事故部分,他自称当时并没有坐在车上,而是“抓着车头后面的一个圆筒一直跟着跑”,所以逃过一劫。

对于这次车祸的具体细节,澎湃新闻多次尝试联系负责这次案件的警官刘俊峰,其手机均无法接通。

10月11日,上蔡县交警队郭新华警官向澎湃新闻确认了这起车祸,但未透露具体细节。

对于刘建华“孩子翻窗户离开学校”的说法,朱丽表示认可,但她补充道,“我儿子所在宿舍窗户的防护栏特别旧,两个小孩子随便一拉就拉开了,而且防护栏外面的防护网也早就破了,学校也一直不组织修缮,我觉得学校在这方面都需要负责任。”

根据朱丽所提供的照片来看,茅一磊所在宿舍窗户外的金属防护栏确实很破旧并且已经歪曲,而防护栏外的防护网也有一个明显的破洞。

刘建华承认了校方确实没有修缮破旧的防护栏和防护网,“但不管怎么说,夜间私自出校就是违反了我们学校的规定。”

刘建华还说,学校的外墙有将近三米高,这3个孩子一个人踩在另一个人背上跳上墙,然后再把在下面的孩子拉到墙上,“十三四岁的小孩做这个事儿比我们要容易。”

但张迎迎对这一说法并不认可,她所提供的学校围墙的照片里,有一部分断墙呈阶梯状,她表示,弟弟可能当时就是从这里翻出去的。

马国扬在情况说明中也提到,“我就跑回学校按着原来翻出来的地方又翻了回去。”

对于学校外墙上为什么不加装额外的保护装置这一疑问,刘建华并未做出正面回应。

律师王优银认为,“学校应当承担安全保证义务,(防护栏老旧破损,围墙未安装保护装置)都是未尽到管理职责,应该承担相应的责任。”

两寄宿生半夜离校上网遇车祸身亡 学校:无责任

当天和两名死者一起翻墙出学校的学生马国扬手写的情况说明。 死者家长供图

律师反驳校方无责一说

“如果漫天要价,就是没有诚意,就是明目张胆的敲诈行为,我们决不答应。”这是育德学校发布的《告社会各界同胞书》中写的第三条。

针对这段话,刘建华说,两位去世学生家长一开始索赔50万元,现在又索赔80万元,他认为是在“敲诈学校”,“我问过我们学校的律师了,就算是我们的学生在校园内发生不幸,校方全责,最高也就是赔偿267000元,家长现在漫天要价,就是‘敲诈’。”

对于索赔金额,张迎迎称,两边家属最先提出的赔偿是40-50万元,80万元是他们之前请的一个律师算的。她说,后来他们因为合作问题与这位律师解约了。

朱丽则认为:“就算是孩子有错,最起码学校也应该承担一半的责任,但是现在学校就说责任是二八分,学校只承担20%的责任。”

10月13日,张迎迎对澎湃新闻表示,学校应该承担赔偿责任且金额不能低于15万元,朱丽则要求“赔偿不能低于30万。”

“这次事故的主要责任方在学校和肇事者,具体赔偿金额应该按照当地经济水平,比如死亡赔偿金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的20倍计算。”对于具体的赔偿金额,律师王优银认为,要按照不同地区的经济水平为依据。

据上蔡县人民政府办公室所发布的《上蔡县2015年政府工作报告》,当地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19945元,农村人均纯收入8194元。按照20倍计分别是城镇398900元,农村163880元。茅一磊和张宏涛均为农村户口。

但另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条规定,赔偿权利人举证证明其住所地或者经常居住地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高于受诉法院所在地标准的,残疾赔偿金或者死亡赔偿金可以按照其住所地或者经常居住地的相关标准计算。

此外,王优银也表示,“作为一所全寄宿制的学校,由于宿舍防护栏破旧,保安失责等原因,造成了学生偷偷跑出了学校,没有尽到安全保障义务,应该承担管理职责。”据王优银介绍,根据《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九条规定: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十周岁至十八周岁)在学校或其他教育机构、生活期间受到人身伤害,学校或其他教育机构未尽到教育、管理职责的,应当承担责任。

责任编辑:周冬

最新国内新闻 频道推荐
进入新闻频道新闻推荐
云顶之奕6光2游侠怎么搭配 6光2游侠阵
进入图片频道最新图文
进入视频频道最新视频
一周热点新闻
下载海湃客户端
关注海峡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