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海峡网>新闻中心>国内频道>国内新闻
分享

青春赶不上房价的步伐,所有在北上广深漂泊的年轻人都有一个购房的梦想。

青春赶不上房价的步伐,所有在北上广深漂泊的年轻人都有一个购房的梦想。

记者采访了六名在一线城市漂泊的小城青年,他们有些刚刚开始就业,有些已经打拼许久,有些还显稚嫩,有些已经为人父母……这个春节,他们随着全国返乡大潮回到家乡,当地楼市或好或差,自己的父母亲友有些在当地购房。

可无一例外的,所有的青年最大的愿望都只是想在自己工作的一线城市买下一套房,真正安家。

1、河南准爸爸:争取明年给将出生的娃在北京安家

人物:冯辉,已婚,河南济源人

冯辉在北京的一家公司上班,主要做的是偏向城市产业规划的工作。

这次回老家过年,他的直观感受就是老家的车多了,人满足度很高。

“2008年我读研,那会儿回家,就我们周边买车的还很少。现在几乎家家户户都有车。虽然小地方收入不高,人均收入也就一个月3000元左右。但是对比房价,压力并不是很大,所以大多数人生活过得很开心。”冯辉说。

而在北京打拼多年的他还是想要在北京有一个自己的家。但是说起北京的房价他不免发出感慨:“北京购房的总价,简直是按照个人剩余工作年龄总价值来恒定的,好像在北京的漂漂们,一辈子就是为了一座房子似的……”

即便房价高昂,他还是觉得在大城市置业更好。“小城市,自身人口少,产业发展慢,人口吸引不足,房子的需求度在逐步下降,觉得下跌的可能性很大。”

即将当爸爸的他也准备明年给家人一个稳定的住处。“明年估计可以吧,主要是不想用家里的钱,准备靠自己。”

这两年很多地方房价有明显下降,冯辉说他们老家房价一直是持平,从实际成交的价格看,只是略微降低一点。2013年差不多均价3700-3800元/平方米,现在也就是3600-3700元/平方米。

据小冯说,他哥哥年前刚买了个房子,价格大约在3400元/平方米,140多平方米,位置目前稍微偏了点。按他哥哥的说法,住了楼房的都想要电梯房,所以换换。

“小地方人一般不买二手房,所以从供需上来说,新房的需求还是有持续性的。在大城市,二手房的地段往往不会太差。”他说道。

虽然北京房价越来越遥不可及,但小冯感慨道:房有限而人无穷,总有前赴后继的人来北京轻易把房子给买了。

2,为在上海买房连夜领结婚证

韦杰,已婚,江苏大丰人

韦杰在上海的一家研究机构上班,在他看来“脑子被门夹了才回老家去买房”。

目前来看江苏南京、苏州的涨势喜人,但其他地方却比较糟糕。可以说韦杰赶在了上海房价又一波上涨前购置了房产。

2014年8月,韦杰选择在上海购房,目标选定了位于嘉定的一个楼盘。“合同价16100元/平方米,一手房,当时是市场低位,算挺便宜了。”

但是小韦的购房经历并不顺畅,原因在于江苏和上海两地的制度互相冲突。

“我要用我父亲的公积金贷款,我父亲的公积金贷款根据江苏省的政策,只能给单身子女购买首套房用。而上海的政策是,非本地户籍必须要已婚才可以买。所以我父亲的公积金贷款需要我单身,上海买房需要我已婚。而且,他的公积金贷款,还需要我提供购房合同才能贷出来。没有结婚,我哪来的购房合同呢?”韦杰有些哭笑不得。

但韦杰对上海房价的认识是房价不会跌。按他的话说,全家身价加起来,支付能力也就150万左右。再不买房,在上海就买不到150万的房子了。

于是韦杰第一天去民政局办了一个单身证明,第二天又去办了结婚证。拿着结婚证去买了房,交了三成首付。然后把购房合同和单身证明寄回江苏老家。

在他看来,现在的年轻人一般都会去大城市发展,很少有年轻人在外工作回老家购房。

“除非出大政策消化三四五线城市库存,出大政策鼓励大好青年返乡就业建设美丽家乡。可是大好青年,两口子,一个是江苏的,一个是湖南的,你让人家去哪里返乡置业。”

说到赶在楼市政策出台刺激前就购房时,韦杰高兴地说,我买的时候总价152万,现在的话市场价在200万左右,最高的挂牌价有230万了。

3,不能在上海买房的金华单身汉:买了套嘉善的房子

严肃,单身,浙江金华人

严肃今年三十出头,在上海的一家公司当总监,因为还是单身因此无法满足上海的购房条件。

2015年6月,他在浙江嘉善买了套房子。按照他的说法“老大不小了,没有点固定资产不行啊,没车没房”。

因为严肃单身上海限购,而且他觉得嘉善的房子水分不太多,交通也算方便,也靠近上海,因此在去年出手买了房。如果买回老家金华的话就根本没法住了。

“也没想过要赚钱,就是感觉得买一套了,然后打算找个女朋友,类似浙江上海的,腿要细。”小严笑着说道。

按照他的想法,在嘉善购房还是暂时性的,以后还是打算在上海定居,到时候就卖掉嘉善那套,然后在上海购房。

4,江西小伙回家后惊叹当地有楼盘房价过万

李平,已婚,江西广丰人

李平今年二十多岁,在上海的一家公司上班,选择在上海购置了房产。

“春节回老家最大的感受就是原来有很多工地,现在没有了。”李平说,“老家的商品房市场现在直观看来就是降价。”

据李平说,“2011年,广丰最贵楼盘均价在1.2万元/平方米,一售而空。最初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是不相信的。有几位亲朋好友打算去买这个楼盘的房子,被告知千真万确卖完了,想买也没了,坐实了这个楼盘畅销的消息。”

均价1.2万元的楼盘对于一个县城来说,的确令人诧异。李平说因为这个楼盘在县城最中心的位置,而且只有一栋,据说买的人都是一些在外做生意的人,然后有一些闲钱才买的。

据小平了解,2013年开始,广丰一些新楼盘的去化已经很慢了,在比较偏远的位置,均价只有五千多。一手房去化慢,使得很多二手房处于有价无市的状态。由于之前的二手房成交价较高,很多房主不愿降价出售,但是随着商品房逐步回归使用属性,投资属性越来越弱,有效需求越来越少,很多二手房难以成交。

虽然上海的房价高,但是小平结婚后还是选择在上海宝山购置了一套房产。“对于两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来说想在上海购房确实不易,除非是做金融行业的。我们是双方家庭一起凑的首付,然后在上海买了房。”小平说道。

5,湖北女青年:结了婚只想扎根在上海

廖梅,已婚,湖北武穴人

廖梅已经是一个孩子的妈妈,她在上海的一家公司工作,但是还没有在上海买房。

这次春节回家过年,她觉得老家的房地产开发建设还可以,但是销售情况不怎么样,“结了婚的还是想扎根在上海”。

目前武穴的房产库存周期在一两年内,加之武穴是人口外溢城市,市场并不好。

她从亲友们口中了解到,目前武穴市很多项目都因资金不足而建建停停,按时竣工的不多。很大程度上与资金链紧张不无有关。目前开发商遇到的最大困难就是资金问题,当地许多中小开发商依靠民间融资筹集资金。“房子确实不好卖,开发商更加没钱”,使得当地的楼市情况更加糟糕。

在廖梅看来,在上海工作,结了婚都想扎根在上海,并且在她身边的很多女性同事研究生毕业的都有落户的条件。

“本来打算今年就在上海这边买房的,但是因为家里出了一些突发状况,就要往后耽搁了,估计要再过一两年。”廖梅说,“对单身青年来说,可能会在城市间流动,工作生活存在流动性,但大多数结完婚都会考虑在大城市定居。”

6,东北小伙深圳买房一年涨了80%

赵于青,已婚,辽宁锦州人

赵于青今年三十岁出头,在深圳工作,其见证了深圳房价的又一轮上涨。

“深圳房价去年上涨少说也有50%,价格实在太高了。”小赵说道。

在深圳工作的赵于青选择的是在东莞买房。“老婆在东莞,是在学校做老师的,比较稳定。而且东莞离深圳也不远,出于这个考虑,就买在了东莞。”

令他高兴的是,虽然没有在深圳买房,但随着深圳新一轮房价的上涨,也带动了东莞楼盘的整体价格。

“去年2月份的时候我们付的首付,当时买的价格差不多是1万元/平方米,现在基本已经达到1.8万元/平方米了。”他说。

作为一个北方人,赵于青并没有想回老家购房的想法。

在他看来,东北整体地广人稀,土地出让也多。但是需求面来看,人口外流情况还是很明显的。“说白了,在东北的人并不是买不起房子,而是家里不缺房住,很少有人想在当地买几套房做投资的,而且老家当地也没有什么产业。”

(应采访对象要求,以上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杨林宇

相关阅读
最新国内新闻 频道推荐
进入新闻频道新闻推荐
柳青:2007个司机子女考上大学 他们是
进入图片频道最新图文
进入视频频道最新视频
一周热点新闻
下载海湃客户端
关注海峡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