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海峡网>新闻中心>国内频道>国内新闻
分享

成都商报记者 胡挺 摄影记者 王勤

东风渠内惊现出租 冬泳队奋不顾身 下河救援

1月8日5时许

的哥钟国绪突然失踪,车载GPS信号最后消失在安靖镇附近区域。

11日11时许

一辆绿色的出租车在锦江安靖段被发现。

11日15时50分

一辆吊车开到了河岸边,准备将河道内的出租车吊起。

11日16时30分

经过前期准备后,游泳队队员龙仁强和张家能下水。

11日17时

两人试图将挂钩挂在车上,由于水流湍急,没能成功暂时撤离。

11日17时10分

两名游泳队员万小根和钟义成再次下水,成功将挂钩挂在了出租车上。

11日18时06分

车辆被成功吊上岸。之后经家属确认,这正是的哥钟国绪的车辆。

一辆绿色的出租车昨日上午在锦江安靖段被发现,河水淹没了出租车的大部分,只露出车顶和被掀开的后备厢。事发河段护栏完好,没有人能说清楚这辆突然出现在河中的出租车到底是如何坠河的。

而在出租车被发现的三天前,1月8日凌晨,成都市谊兴出租车公司的哥钟国绪突然失踪。据钟的家属称,8日凌晨5时许与钟失联,而车载GPS信号,最后消失在安靖镇附近区域。种种迹象显示,河内的出租车,很有可能是钟国绪的。

昨日下午,经过两轮打捞,出租车被吊车吊上岸。钟国绪的家属们不得不接受了这个噩耗——车牌号和出租车自编号均显示,这是钟国绪的车,而此时,车辆已严重损坏,车内空无一人。

事发 河水中有辆无人出租车

昨日上午11时许,郫县安靖镇镇政府旁的锦江边,一名附近的居民发现,河水里似乎有一辆绿色车辆,在河水的冲刷下,露出了绿色的车顶和后备厢。河里有辆出租车!这名居民立即拨打报警电话。

据郫县政府消防队的一名消防人员称,“我们派了人下水查看,发现确实是一辆出租车,已经损毁严重,四面玻璃中,三面已经被破坏,车里已经没有人了。但到底是落水前车内就没人,还是落水后人被冲走了,就不清楚了。”同时他也表示,由于水下视野受限,没有看清楚车牌号和车辆自编号。

突然出现在河中的出租车,引发了数百名周围群众的围观,但几乎没有人能说清楚这辆车从何而来,又是如何坠河的。安靖镇政府一名工作人员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事发处河道护栏完好,我们也找人去上游一段看了,护栏都没有损坏。车辆有可能是在上游坠河,然后被河水冲到此处的。”

就在人们议论纷纷之时,22岁的钟先生却站在锦江边上,长时间地凝望着河中的出租车——他怀疑,河中的车辆,可能是自己的父亲钟国绪的出租车。三天前,钟国绪与家人失联。“凌晨5点半左右给他打电话,提示电话关机。”钟先生说,父亲平时一般最晚在凌晨4点左右就会收车。“后头一直打,一直都联系不上。”

钟国绪的家属告诉成都商报记者,1月8日,他们去出租车公司调取了钟国绪的行车GPS信号。一名家属出示给成都商报记者的GPS信号图片上,钟国绪的车辆GPS信号,最后出现地是在犀安路,靠近安靖镇的地方。

一种不祥的预感,开始在家属心中升腾。“我觉得,有很大的可能性是他的车,种种迹象太吻合了。”一名家属说。

 打捞 的哥家属称是此前失踪车辆

在发现突然出现在锦江中的出租车后,当地政府和公安机关立即开始着手组织人员进行打捞。

下午3点50分,一辆吊车开到了河岸边,准备将河道内的出租车吊起。郫县安靖蜀绣游泳太极队会长万小根当时就在现场,他主动表示,自己游泳队的人,可以下到河中,为吊车将挂钩挂在出租车上。“当时在下雨,温度又低,我们队的人经常冬泳,下水可能会好一点。”

下午4点30分,经过前期准备后,游泳队队员龙仁强和张家能下水。在冰冷的河水中,他们只穿了一条泳裤,背了一个救生垫,向河中的出租车游去。此时水位上涨,水流已经将出租车完全淹没,天空又下起了雨,温度降低,两人在水中冻得瑟瑟发抖。两人游到车辆沉没处,试图将挂钩挂在车上,但水流湍急,水位上升,在水中忙碌了半个多小时后,下午5点,两人没能成功,暂时撤离。“我们等上游关水后,水位下降一点,马上还会再进行救援。”现场救援的一名工作人员说。

下午5点,两名游泳队员万小根和钟义成再次下水。此时水位稍降,10多分钟后,两人成功将挂钩挂在了出租车上,将出租车吊到了岸边。之后,游泳队员张家能下水,调整了挂钩,吊车成功将出租车吊上岸。

下午6点06分,车辆被成功吊上岸。之后,钟先生确认了,这正是父亲的车辆。“车型一样,车牌号也一样,我们给公司打电话也确认了,就是他的车。”他伤心地说。

目前,对于此事,警方正在调查中。

 特写

  冬泳队义务救援

  三人受伤

在车辆被成功捞起后,郫县安靖蜀绣游泳太极队队员黎勇顾不得擦干头上的水,就坐车前往安靖镇卫生院——五名下水的游泳队员,有三名在救援中脚被划伤。

“钟义成、陈兴林、张家能,三个人脚都遭了。”黎勇说,他们的脚都是在水中被出租车的挡风玻璃划伤的。这场救援没有收费,是完全义务自发的。“救死扶伤嘛,这是我们的义务。”

三九天的河水冰冷刺骨,即使是经常冬泳的队员,也冷得够呛。“吊起来后,下水的人上岸冷得遭不住,喝了三两白酒,还是冷得发抖。”

黎勇介绍,前年,游泳队也曾经在这条河里,救起一名十来岁的小孩,对方还曾送来锦旗表示感谢。

责任编辑:林航

相关阅读
最新国内新闻 频道推荐
进入新闻频道新闻推荐
博士生在派出所完成线上答辩怎么回事
进入图片频道最新图文
进入视频频道最新视频
一周热点新闻
下载海湃客户端
关注海峡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