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海峡网>新闻中心>福建频道>闽南新闻>泉州新闻
分享

近几年救助了上千人,但面临场地缺乏、资金困难、设备不足等困境——

海上义务救援队的生存之惑

泉州各海上义务救援队:救助上千人但面临困境

晋江金井镇围头村海上义务救护队在金沙湾海滨浴场巡逻 (张九强 摄)

昨日,在晋江围头,两名小伙子游泳时被海水卷走,关键时刻,围头海上义务救护队的队员出手,将他们救起。这样的救援,仅仅是泉州湾海岸线上的一个缩影,中心市区、晋江、石狮、惠安等地的海上义务救援队,为下水的游客筑起一道生命防线。据不完全统计,近几年,各救援队救助的游客达上千人。

当各地海上义务救援队坚守在一线时,场地、资金、设备等现实问题也困扰着他们,有时,他们甚至因为缺乏救援设备,眼睁睁地看着鲜活的生命逝去。崇武海上救生志愿者大队为方便救人,想在崇武半月湾申请一块地作为景区救生执勤点,放置救生设备,却未能如愿。记者调查发现,各个义务救援队都面临或这或那的困境,令人心酸的处境下,他们该何去何从?

泉州各海上义务救援队:救助上千人但面临困境

队员们对溺水游客进行急救

【故事篇】

连日来,记者在走访中了解到,泉州湾海岸线上活跃着不少海上义务救援队,他们成立的时间有早有晚,可救援时却不分先后,都发挥了巨大的作用。据不完全统计,这几年来,各救援队救助的游客达上千人。

义务轮流值守 救助受困游客

8月2日10时,记者来到崇武海上救生志愿者大队采访时,队员们刚配合崇武边防派出所民警,救起一名被困礁石的男子。原来,该男子到海边游玩时,在一块礁石上睡着了,醒来时发现被困。事发时正值涨潮,风浪大,救生艇无法行驶,队员们只好使用应急橡皮艇靠近礁石。随后,救援人员跳入水中,游到礁石上,并将受困者送上橡皮艇。

崇武海上救生志愿者大队队长李志煌表示,类似的救援,每年都会出现,每当救起一个人,队员们都很兴奋。他表示,2008年,他们获批成立崇武海泳协会,自己筹资修建了三层协会大楼。2012年8月,崇武海上救生志愿者大队成立。他说,暑期时,他们将会员分成六组,每组有十多名救生员,值班一星期,一般从15时到19时。这样做的目的,就是和崇武边防派出所官兵共同守护西沙湾及附近海域。至今,他们已救下了30多条生命。

泉州各海上义务救援队:救助上千人但面临困境

海上风浪大,队员劝导游客离开。

队员救溺水者 虚脱受伤住院

72岁的吴金峰是石狮市海泳协会创会会长,他说,自己年轻时经常在石狮红塔湾一带海域游泳,发现时常有人溺亡。这对他触动很大,于是,他和一些海泳爱好者当起海上义务救生员。2007年9月,石狮市海泳协会成立。队员们分批守护在石狮黄金海岸和红塔湾两片海域,大家分工合作,自费购买对讲机、救生艇等救生器材。成立至今,他们已对近400名遇险者实施救援。

2008年的一天下午,正在游泳的救生队员林火耀听到求救声。原来,有人被巨浪卷进海里。他赶紧游了过去,拉起溺水者返回。途中,他被礁石上的牡蛎壳划出密密麻麻的伤口。半小时后,他将溺水者救上沙滩。不过因为虚脱,他在医院里躺了一周。据悉,队员们因救人受伤已是司空见惯。

2010年,吴聪敏和张顽义、周瑞群、李鹏磊等四人正式组建了围头海上义务救护队,2012年,救护队加入围头村义工协会。经过五六年的发展,队员从原来的3人增加到14人。2009年至今,他们救援了280余人。

公开水域救生 纳入专业化轨道

泉州冬泳协会常务副会长、水上义务救生队队长林振东告诉记者,2004年,100多名冬泳爱好者成立了泉州市冬泳协会,会员在笋江桥下游泳健身时,一旦发现险情,就会奋不顾身地热心救助。2012年,“泉州市110联动水上救生站”正式成立,每名队员都会随时参与水上救生义务。2013年7月,该协会与泉州市红十字会联合成立了首支水上志愿者救援队伍,将公开水域水上救生纳入专业化轨道。2004年至今,他们救下100多人。

泉州各海上义务救援队:救助上千人但面临困境

2014年,石狮市海泳协会位于黄金海岸的临时队址被拆除。

变输血为造血 方是长久之计

吴金峰则表示,不管是政府部门、公益慈善组织还是爱心企业、爱心人士,受时间、财力、精力所限,都无法持续不断地向救援队“输血”,唯有形成“造血”机制才是解决问题的长久之计。意识到这一点,他们之前和某开发商谈过承包淋浴间的事项,起初对方同意了,后来却不知为何又不同意了。

政协委员认为 政府应提供经费

针对此事,记者采访了泉州市政协委员陈笃恒。他表示,海上义务救援队的行为是值得肯定的善举,大家应该予以支持。他认为,当地政府应该为救援队解决场地困难和提供适当的经费支持。

陈笃恒说,政府部门对人员编制有一定的规定,如果对每个海域都划拨专门的政府人员进行管理,可能会超编。他建议,可以在溺水事件高发的区域由政府部门设立专门的救援工作站,但大部分海域仍然需要由民间的义务救援队主导救援工作。

泉州各海上义务救援队:救助上千人但面临困境

位于红塔湾的海上义务救生队队址2014年7月也曾遭拆除,本报介入后,当年9月份建成。

【困境篇】

当各地海上义务救援队奋不顾身地守候下水游客的安全时,他们也面临着一些现实的困境,如值守场地没有着落、救援队运作出现资金困难、救援设备缺乏等问题。

执勤点无着落 贻误救援时机

2013年,3名中学生到大岞村的海边玩,其中一人被风浪卷走,同伴急忙报警。崇武边防派出所接到报警后,将信息转给崇武海上救生志愿者大队。大岞村的救生队员赶到事发海滩,然而风浪太大,他们没有救生设备,不敢贸然下水,“协会有规定,为了队员的安全,未带救生设备不能下水救人。”等到其他队员带着救生设备赶到时,10多分钟过去,他们虽然下水营救,但贻误最佳救援时机。最终,这条鲜活的生命逝去了。

这件事给李志煌很大的触动,他想,如果在靖江村的半月湾附近有一个执勤点,放置救生设施,就能辐射附近的大岞村。随后,他在附近寻找了几个点,但因种种原因都未能建成。

近几年,半月湾古城旅游区游客及中小学生不慎落水事件时有发生。因为没有执勤点,队员们日晒雨淋,还得从西沙湾带着救生器具来回,十分不便。这更让他坚定了设立执勤点的念头,后来,他了解到半月湾别墅区东面围墙后有一块上百平方米的地,便和靖江村两委协商在那里设一个点,由救生队负责搭建临时设施,配备救生电话、提供救生器具。

今年6月份,他们联合靖江村党总支、村委会开始申请,并去了崇武镇政府几趟,但一直没有消息。近日,记者联系上崇武镇政府相关负责人苏先生,他表示,那块地属于耕保区范围,只能用于耕种农作物,不能有任何建筑物。他同时表示,靖江村有其他地方更靠近海边,海上救生志愿者大队可以另外选择一块地,镇里会支持。

场所简陋狭小 工作诸多不便

和崇武海上救生志愿者大队有相同困境的还有石狮市海泳协会,8月9日,记者来到该协会位于某房地产楼盘营销中心的地下室。这里仅有30多平方米,光线黯淡,白天都要开灯。地下室连基本的排水系统都没有,用完水后需人工将水端出,也没有洗手间和淋浴室。因地面潮湿,该协会购买了抽湿机除湿。

吴金峰介绍,几年前,黄金海岸举行“沙雕艺术展”,担心安全问题,相关单位在沙滩边上建了一座小木屋邀请他们入驻。艺术展结束后,他们一直将小木屋当成会址,守护在黄金海岸上。不过,在2014年中秋前,相关单位通知他们离开小木屋,“一时间,里面的设备不知道要搬去哪儿。”在中秋节那天,相关人员强行拆除小木屋,不少救援设备受到破坏。今年7月份,石狮海泳协会与相关单位协商,最后借了如今这个临时会址。据了解,由于是地下室,队员们不方便对沙滩进行监控,开展救援行动和存放救援设备有诸多不便。

晋江围头海上义务救护队的队址主体由铁皮建成,只有30多平方米。队员们说,每当遭遇台风天,他们都要用绳索加固铁皮房,否则大风会将屋子吹得摇晃起来。8月1日,记者来到队址看到,里面放着办公桌椅、茶几、会议桌以及几个文件柜,小空间满满当当。不少救生设备因为场地限制,只能够放在沙滩附近,风吹日晒下,救生设备损耗厉害。一艘十几万元的救生摩托艇也只能放在室外。

泉州各海上义务救援队:救助上千人但面临困境

因场地有限,十几万元的救生摩托艇只能放在室外。

资金相对缺乏 队长出资垫付

采访中,记者获悉,没有稳定的资金来源也是救援队面临的一大困难。目前,他们的资金主要来源于热心市民的捐助。

吴金峰说,去年,石狮市政府对海泳协会补助了20万元,今年补助了25万元。因资金有限,不少设施都是会员捐助的。李志煌则表示,大队的救生设备和活动的经费来源,除了会费外,都由会员捐助。

然而,并非每个协会的会员都能提供雄厚的资金捐助。围头海上义务救护队队长吴聪敏表示,晋江市政府、市红十字会、围头镇政府、金井村委会都进行了适当的补助,不过,这远不够维持救护队的正常运营。他说,大部分政府的补助都用来添置救生设备。救援摩托艇一艘十几万元,消耗较快的救生圈、救生衣等物品一年下来也要万余元,再加上救护队队员往返的油费、伙食,办公场所的水电费,一年下来,救护队的日常花费在20万元左右。“去年我自己贴了十几万元。”吴聪敏说,这样下去,围头海上义务救护队将难以支撑下去。

救援设备不足 队员冒险救人

吴聪敏回忆,救护队刚创办时,他们只有两件救生衣,两条救生绳和数个救生圈,连遮雨挡风的场地都没有。2012年,因设备缺乏,只能靠人力下海救人。有一次正值台风天,6名救生员一同下海救人,当时被救人员已经昏迷,大家抬着他,又要防止被救者呛水。刚好那时是退潮时间,他们只能努力逆流而上,后面推着前面的人,一步一步往前挪。

“那时我主动站在最后,没有什么可以支撑的,都做好了回不来的准备了,还好后来被几个浪打回岸上。”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营救,他们终于将落水者救上岸。“要是那时有救生艇,就不会这么惊险了。”回想起那一幕,吴聪敏依然后怕。

好意劝导被骂 被救者不言谢

除了场所、资金、设备上的困难外,不被理解也是让救生队员们备受委屈的一件事。采访中,多名救生队队员都表示,这种事情时有发生。“明明是好意劝导,却被骂多管闲事。”围头海上义务救护队队员刘吉庆告诉记者,碰到这种情况,他们要么好言相劝,要么保持沉默。林振东则表示,有时候队员救起人后,被救者连一声“谢谢”都不说就溜走了。

吴金峰也表示,据他了解,在一些地方,群众对拥有救生证的人非常尊敬,觉得这个职业很高尚很神圣,但在他身边,不少人对这个职业都不大重视,这让大家有些寒心。

泉州各海上义务救援队:救助上千人但面临困境

队员们救起溺水游客

【探讨篇】

这几年,泉州市各地海上义务救援队救起近千人,挽救了一条又一条鲜活的生命,然而,不少救援队却面临着心酸处境,他们到底要何去何从?对此,记者采访了各相关人士。

政府部门主导 救生队协助

林振东认为,应该由政府主导,救援队协助救助。采访中,多个救援队的负责人都表示,这个方面可以借鉴外地做法,有些地区的救援队伍大多是政府部门主导,救援队协助,这样救援队就不用为资金来源发愁。“哪怕是每年进行适当的补助,也比现状好。”记者了解到,在澳大利亚,海滩救生人员通常也是由各地政府部门雇用,全年进行救生巡视活动。

2014年7月份,位于红塔湾的海上义务救生队队址也一度因为没有办好住建审批手续被拆掉部分顶棚,本报记者介入调查采访,永宁镇政府随后出面协调相关部门,为石狮海泳协会办理住建审批手续,救生队队址在当年9月份终于建成。8月9日,记者在现场看到,红塔湾救生队队址和黄金海岸队址形成了鲜明对比,设施较为完善。

宣传救生知识 安全从孩子抓起

“要从根本上杜绝溺水事件,就应该让孩子们从小学会救生知识,大家都学会了救人和自救,也就不需要我们这些草根救援队了。”因为意识到了这点,也因为注意到70%的溺水者是14岁以下的孩子,李志煌非常注重救生知识宣传,今年救生队开始进入崇武两所小学宣传,宣讲救生知识并进行演示。他表示,因为不被理解,要进入学校去宣传也不容易,有的学校总推脱说时间安排不过来。

责任编辑:杨林宇

相关阅读
关键词: 泉州 车票
最新泉州新闻 频道推荐
进入新闻频道新闻推荐
青骄第二课堂在线登录平台入口 第二课
进入图片频道最新图文
进入视频频道最新视频
一周热点新闻
下载海湃客户端
关注海峡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