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海峡网>新闻中心>福建频道>闽南新闻>泉州新闻
分享

西街,中山路,不陌生吧?

熟悉的地方,满眼风景。本期地名,我们特别邀请了泉州诗人、散文家蔡芳本,他笔下的西街,流淌着细碎生活的点滴,开元寺、古旧书店、家庭旅馆,落笔温柔。就像他提起的那句诗:再不来春风就老了,我还年轻,很爱新鲜。

趁着好春光,撒野唱诗逛西街去吧。老泉州的美,浸在文字里温柔,走在脚底下添了野劲儿。

中山路

中山路

西街

西街

当然还有中山路。蔡永怀先生细数记忆里“看侨光吃远芳”的热闹,有摇着车铃送电影胶片的“跑片工”,有花生汤特别好吃的“冰厅”,更有看对眼后“进城”去中山南路约会的男男女女……

地名,何止是通讯地址里的那短短几个字呢?本报“地名记忆 守望乡愁”栏目长期征稿,4种联系方式:电子版稿件发送至邮箱1501629725@qq.com;手写版稿件文末留下联系电话平邮寄送至:泉州市泉秀街恒祥大厦16楼海峡都市报编辑部;口述、推荐地名请拨海都热线通95060;微信联系请关注公众号“花巷”。

过去谈恋爱 看侨光吃远芳

东西双古塔,南北一长街。泉州中山路从顺济桥到华侨新村全长约2.5公里,以骑楼建筑著称。

我生于城南片区,是土生土长的泉州人。南门百货商店经营几千种物品,面阔三十多米,纵深几十米,后面通五堡街,设立鞋帽各种专柜。记得小学时经常到这里买铅笔,语文用的四百格纸,削铅笔用的小刀,过年时父母总要带我到商店里挑选布匹裁新衣。

蔡永怀

蔡永怀

南门百货商店对面几十米也有一个大商场,临街四层,顶楼上有一个雄鹰展翅的塑像格外引人注目,我们称之为“南国建成”百货商店。“南国建成”始建于上世纪30年代,70年代改为“特殊供应”商店,专营紧俏商品,凭外汇劵才能购买,主要销售对象是华侨家属:“三五”座钟、“海鸥”照相机、“蝴蝶”缝纫机、“熊猫”收音机、“华生”电风扇、“永久”“凤凰”自行车……70年代末我家买了第一台9寸黑白电视机,家里总是围满了人,热播剧中人物“杜丘”“真由美”,至今忘不了。

过去吃喝玩乐的记忆,“看侨光、吃远芳”这句话概括了大半。

每有新影片放映,侨光电影院就挤满了人。以前泉州影剧院、人民电影院和侨光电影院都用同一胶片放映,得有人在影院之间传递,那时候叫作“跑片工”。“跑片工”骑着自行车,人们一听这铃声便会自动避让。叔叔在侨光影院工作,据他介绍,当时华侨农场有些归国青年,经常到侨光影院看电影,因为囊中羞涩,便会把国外带回的自行车、手表等时尚商品低价变卖。叔叔至今还保存着当年买来的“三枪”自行车、“欧米伽”手表。

泉州中山路

泉州中山路

我的亲戚是晋江人,他们那时有一个不成文的习俗,男女“对看”成功后,男子就要带女孩到“城内”的中山南路,先到侨光电影院看一场电影,然后到“远芳”饭店吃几个肉包,喝一碗肉羹汤,再到百货商店买一块丝巾、手帕作为定情物,据说这样子的恋情成功率很高。

远芳饭店对面的“冰厅”是泉州最早制作冰淇淋的饮食店之一,花上一毛钱就能享用,里头的花生汤特别好吃,汤是用大骨熬制而成。水门巷口的“福人颐”饭店推出一款新式快餐“干拌面”,厨师将碱水面条滚烫几下,捞起沥干配上芝麻酱、葱花、青菜、小麻油和醋拌匀,香味扑鼻。泮宫门内“铁阿炒面”更是名噪一时,花上几毛钱就可以吃上一碗配有蚵仔、五花肉、猪肝、虾仁和豆芽的炒面。

80年代后期,顺济桥逐渐破损,兴建了泉州大桥,晋江一带市民改走泉州大桥直通温陵路,码头外移,电视机不断普及,去侨光看电影的人也越来越少了。

西街:再不来春风就老了

今晚,我一直想着西街。想着西街的梧桐树,想着西街屋檐滴落的雨。想着西街的小巷,那光滑的石板。

我曾经在西街住过,西街给我过安详的日子。

早上起来,穿过小巷,到钟楼脚下的西街口,喝一碗面线糊。也不知道这家的面线糊怎么调得这么好,能让西街成为泉州人必到的地方。朋友从外地来,我也一定带来这里吃上一碗。吃完,朋友都会连声赞好。这碗小小的面线糊,给泉州人长脸了。我至今不知这面线糊摊是谁的,我知道是泉州的,这就够了。

蔡芳本

蔡芳本

吃完面线糊,踱到西菜市。这是泉州最大最好的菜市,虽然不在西街住了,妻子还会时常拎着包,特地到那买鱼买菜。你要吃润饼菜,只有西菜的才正宗:皮又薄又嫩又韧,夹起一大包润饼菜,包你不破,很是受用。西街的元宵圆又大又饱满又香又有嚼头,朋友家几代人在西街卖元宵,小小的一爿店养活了一大家人。

逛完了吃的,可以在西街带一点针头线脑什么的。你还别说,这些东西,在泉州城里很难见到。我家婚喜时,为了买几串纸扎花,妻子特地走上几公里到西街买。一个老人守着一个小摊子,专门卖这种用品。我在想,老人守着的不是一个摊而是一种风情。他一旦走了,这种风情还守得住吗?刚住到西街时,还有一个修表的老人,没多久,他就不在了,我的表也没了。如今走过那老人的房间,我还忍不住探头,仿佛他还苟着腰,伴着滴滴答答的钟表声。

我知道这滴滴答答的钟表声早已流成了一条河,许多人顺着河流去了,许多人顺着河流来了。

西街何尝不是一条河,河的一端在生活的低处,另一端在文化的高处。

开元寺是高处的高处。只要你知道这千年古寺,有两座高耸入云的塔,只要你知道这塔有着怎样的历史烟云,有着怎样的宗教故事,你就会明白,它们是泉州的一张名片,是西街的骄傲。这两座塔穿越了时空,俯瞰了西街的过去,也指引着西街的未来。

泉州开元寺

泉州开元寺

西街注定要在历史文化大道上一直走下去。

西街的影剧院承载了泉州今天的文化,许多重大演出、重大会议依然在这里举行。许多影院剧院没了踪影,泉州影剧院仍在,那一段为电影狂的历史仍在。那是一代人的记忆,伴随着心酸,更多的是美好。

我独自依恋的是西街的古旧书店。它们在西街那么不起眼,却是我心中的圣地。我甚至认为,如果没有这些古旧书店,西街将不是西街,而是另外的一条什么街。这些古旧书店其实也才那么两三爿,这两三爿可以抵挡一座书城?也许吧。有一些老旧的书,只能到这里来淘,淘书的喜悦,谁能体会?有一次,我淘到一本早期版的《契诃夫短篇小说集》,翻开扉页,竟写着我老师儿子的姓名,兴奋之余,立即电话过去,他正苦着找不到这本书呢。我送去了书,见到了老师。老师与师母都是才华横溢的泉州名师,是西街的自豪。后来我才知道,西街像我的老师这样有名有为的知识分子,何止一二。西街是我的,更是知识的。

一个旧书店开了20年,淘书的人还多吗

一个旧书店开了20年,淘书的人还多吗

老师与师母过世后,老屋空了下来。一天,学生说要带我到一个好玩的地方。我跟着去了,没想到来到老师的旧居。一个女孩将老屋租了下来,办了一个家庭旅馆,像丽江一样。老屋延续了过去的温馨也添了新的内涵。听说,西街像这样的旅馆已经不止一家,许多年轻人留恋西街,想尽千方百计留住西街老时光。

我想起一句诗:再不来春风就老了,我还年轻,很爱新鲜。

今晚,我一直想着西街。

责任编辑:林航

相关阅读
最新泉州新闻 频道推荐
进入新闻频道新闻推荐
马尾启动新一轮古厝保护提升 拟打造工
进入图片频道最新图文
进入视频频道最新视频
一周热点新闻
下载海湃客户端
关注海峡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