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海峡网>新闻中心>福建频道>福建新闻
分享

昨天是福建首批医疗队驰援武汉的第7天,也是转战武汉金银潭医院的第一天。

变的是援助地点,不变的是使命、责任、担当。

确诊患者救治情况如何?医护人员怎么严格自我防护?一起来看看他们的“战地日记”透露了最新情况——

01

除了治疗,很多时候我们也在安抚患者

福建省立金山医院内科许镜清医生:

“先看看我妈行吗,她午饭没吃,睡眠也不好,是不是病情加重了?”24床的患者指着23床的老人家说到。这是一对母女,同一天进来的,老人家不怎么说话,忧心忡忡的样子。在经过反复开导后,才知道老人家顾虑很多,担心女儿和四处分隔的家人们。

“您放心,您的病情好转了许多,马上可以复查核酸,离出院也不远了,外面情况也在好转,一家团圆很快的”。

除了治疗,很多时候我们也在安抚患者。隔着护目镜、面屏,虽然视线不太清晰,但仍能看到老人家紧锁的眉头逐渐松开,在女儿和护理人员的帮助下开始进食。厚重的防护设备难免拉开医患之间的距离,但言语是最好的解药。

“我在武汉,我要减肥”这位福建医生今天立下flag,竟是因为……

做完咽拭纸检查,接到通知,有一个病人要转到ICU,我们推着他到了另一栋病房,出大楼的那一刻,才意识到:天黑了。“几点了?”一旁的护士问,“不知道,一直在忙,也没注意时间”。这种没有时刻表的忙碌状态已经持续了几天,生物钟已然不存,提醒你下班的只有接班同事反复的催促。

和家人视频报平安,已到夜里10点,空荡荡的三环路似乎在提醒着,武汉还病着,任务还很艰巨。脑子里想起几天前那句描述武汉同胞的话,“不能哭,哭了口罩就失效了”。

不会的,相信我们,武汉很快就会再次绽放笑容。

02

妈妈在武汉作战,女儿在福州写信支持

福建省立医院重症医学科尚秀玲医生:

“我在武汉,我要减肥”这位福建医生今天立下flag,竟是因为……

为了让队友们迅速熟悉新环境,和同事合作手绘平面图,提醒大家区域隔离,注意防护。

“我在武汉,我要减肥”这位福建医生今天立下flag,竟是因为……

昨晚,尚秀玲在福州的女儿(小学四年级),写了一封信给远在武汉的妈妈↓

“我在武汉,我要减肥”这位福建医生今天立下flag,竟是因为……

“我在武汉,我要减肥”这位福建医生今天立下flag,竟是因为……

03

武汉第7夜,深入虎穴!

部分病区甚至规定了气流的方向

福建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重症医学科卓惠长医生:

今天(2月2日)按计划到金银潭医院接班,和我们交接的是部队的同志。看到亲切的迷彩,恐怕全场的同志心情最复杂的应该是我。一年多以前我也是他们当中的一份子,部队服役20多年,常年在野战医疗所参加训练,没想到第一次实战竟然是离开部队一年多以后。

“我在武汉,我要减肥”这位福建医生今天立下flag,竟是因为……

这支部队医疗队曾经到非洲抗击埃博拉,细节处可以看出医疗队的严谨细致:病区被精细地划分为红区、黄区、绿区,每个区域都有醒目的标志牌,有固定的人员物资流向,部分区域甚至规定了气流的方向。很多细节都值得我们学习。

“我在武汉,我要减肥”这位福建医生今天立下flag,竟是因为……

04

虽然太阳不够给力,但还是让人看到了希望

福建医科大学附属协和医院重症医学科陈鹏飞医生:

从黑夜到黎明,虽然太阳不够给力,有些雾霾,但还是让人看到了希望,昨晚病人基本稳定,病区污染区所有的走廊是贯通的,朝东,在病房的护士一晚上都在走廊里守护着。

早起的患者大多都走出病房,有的和我们聊天,有的坐在一起唠家常,有的坐在床边不停书写,大家都在打发一天的时间,在病区里寻找一丝慰藉。

有个大爷过来说:“我觉得我可以出院了,不想再待这里了。”我们耐心劝说,给他鼓气,他豁然了,给我们福建医疗队员竖起大拇指。这或许就是这个阴霾里,最温暖的感激!致敬所有的“蒙面战士”!

“我在武汉,我要减肥”这位福建医生今天立下flag,竟是因为……

05

“来这边了,你们就是我们的宝贝”

福建中医药大学附属人民医院神经内科护士高晶:

昨天(2月2日),我们送三个阿姨去做检查,因为穿着防护服,我们走一步都会大喘气,阿姨看到我们一直在喘,很心疼,和我们说:你们可以把衣服敞开一会儿,透透气。

她们不懂防护知识,说着质朴的话,但是由衷的心疼我们。

当时有个阿姨走的比较慢,我就在后面陪着她一起慢慢走。她看着我说,你们都是家里的宝贝,家里舍得让你们出来这样辛苦的工作啊?然后又说:“没关系,你们来这边了,你们就是我们的宝贝。”

“我在武汉,我要减肥”这位福建医生今天立下flag,竟是因为……

下了班,回到住处,和第一批驰援武汉的大部队汇合,当看到熟悉的脸庞,听到熟悉的福建口音,那一刻我忍不住红了眼眶!

“我在武汉,我要减肥”这位福建医生今天立下flag,竟是因为……

长时间穿防护服、戴手套,高晶的手又红又肿

06

患者有的是母女,有的是一家人先后患病

福建中医药大学附属第二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李青医生:

今天(2月2日)第一次在金银潭医院值班,这里收治的基本是新病毒肺炎确诊患者,他们有的是母女,有的是一家人先后患病。部队医疗队的兄妹们留给了我们一套便利的操作系统和严密的防控防疫机关,还有很多生活用品,谢谢他们,也留了采集8个咽拭子标本的任务,于是我和省立医院许镜清医生领命完成,并巡视病房。

采集标本中,一位大妈问我,“你们是福建的吗?”,我点点头。她又问:“你们什么时候走”,我答:“等你们都好了,我们就可以回去了”,当她说出“谢谢”时,我觉得,无论如何,此行定会难忘!

李希主任,太累了,在接送车上睡着了。

“我在武汉,我要减肥”这位福建医生今天立下flag,竟是因为……

07

搬运了各地捐赠过来的物品,感受到全国人民的大爱

福建中医药大学附属第三人民医院五病区脑病康复科护士长黄碧霞:

今天(2月2日)白天出院了5人,入院了5人,安排给我的工作是外围和督导,主要是负责相关指导,简单传递响铃及对讲情况,负责中晚餐传递,并且做好病区物资配送及消毒隔离工作。

今天搬运了大量的医疗物品及全国各地捐赠过来的物品,感受到全国人民的大爱,在医院也碰到了传说中的张定宇院长,看着他拖病躯仍在为救治患者控制疫情而努力,那我们难道就不应该更努力点吗?

“我在武汉,我要减肥”这位福建医生今天立下flag,竟是因为……

08

每个队员出来都是一身汗水,面部、耳朵都被压红

福建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重症医学科陈俊灵护师:

今天(2月2日)是我们转战金银潭医院的第一天,早上5:50起床,6:15领早餐,7点集合前往金银潭。到病房交接,我第一次与陆军战士近距离,亲身体验陆军战士这么温柔的一面,亲切问候,耐心解释,真诚沟通,尽管汗水与说话的哈气结成的小水珠模糊了视线,他们依然认真严谨地做好每一步的交班!他们是我们学习的榜样,向人民战士敬礼!

因为长时间穿隔离防护服,每一班下来队员们都是一身汗水,因戴着两层口罩,脱下防护服,队员们的面部、耳朵都被压红。

“我在武汉,我要减肥”这位福建医生今天立下flag,竟是因为……

09

6个小时哪有想上厕所的感觉,全都用来出汗了

福州市第一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胡颖医生:

2月1日晚上九点穿着不透气的防护服,隔离衣进病房一直到凌晨三点。六个小时不能吃喝拉撒。开始小伙伴们都担心不上厕所会憋不住,实际体验了一下,才知道哪有想上厕所的感觉,喝进去的水全部都用来出汗了。

“我在武汉,我要减肥”这位福建医生今天立下flag,竟是因为……

穿上隔离衣,大家没有办法辨认出对方,只好把名字写在背上。带上防护镜后,很快会有雾气凝结在镜片上,看不清楚电脑上的字,只好把护目镜拿下来晾干,这样做有增加暴露的风险,但为了工作也只能克服。

开完会,早饭午饭并作一餐,又没有胃口。为了工作,为了身体的抵抗力,逼着自己吃完了午餐。

“我在武汉,我要减肥”这位福建医生今天立下flag,竟是因为……

10

我以为人在武汉不会有人记得生日

福州市第七医院主管护师林航瑾:

今天(2月2日)是我35岁生日,这是身份证上的生日。我以为人在武汉,不会有人记得。没想到同事们这么细心,今年的祝福是最多的。医院的兄弟姐妹拍了一段视频,我哭了。

特别是看到三个穿隔离服的同事,他们在市委党校武汉籍旅客安置点工作。不能出隔离区,只能站得远远的冲着镜头喊,给我鼓劲,拍完就转身回去干活了。喊我‘姐’的那位同事是前年才来我们科的高医生,是1993年出生的小伙子。看到他,我就想到那句——他们是父母的子女,却是大家的英雄。

“我在武汉,我要减肥”这位福建医生今天立下flag,竟是因为……

11

为了更高效拯救更多的病人,我在武汉,我要减肥!

厦门市海沧医院肾内科肖琦医生:

1月30日晚9点到31日凌晨3点,上岗前,第一件事就是和同组医生认真地最新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性肺炎诊疗指南学习和讨论了一遍。

我身高1.72米,体重145斤,现在我给自己定一个小目标,我要尽快将体重减到130斤以下。因为胖,穿起防护服行动极为不便;因为胖,可能下蹲导致防护服容易撕裂;因为胖,在重重防护之下,呼吸变得困难,有时还晕乎乎的;因为胖,我时刻都能感觉到汗流浃背。

“我在武汉,我要减肥”这位福建医生今天立下flag,竟是因为……

在这个没有硝烟的战场上,我要做一个灵活的瘦子——不要别的,为了能更高效拯救更多的病人。

“我在武汉,我要减肥”这位福建医生今天立下flag,竟是因为……

12

当我为患者倒尿后,她带着特别愧疚的眼神

三明市中西医结合医院重症医学科主管护师王小梅:

2月3号,凌晨三点的武汉特别冷,从医院大门走出来,一股寒风冻得我瑟瑟发抖。昨晚我一直在想,金银潭医院会是个什么样子。今天到医院上夜班,我被分到了4楼病区,病人目前40来个。

45床住的是一位60来岁的叔叔,病情相对重一些。他说胸闷得厉害,胃也疼,特别痛苦的样子,我赶忙跟医生汇报了病情,并把他生命体征测量一遍,血氧92%,其他指标都还好。我安抚着他,等医生检查完,给予对症处理。半小时后,他告诉我胸闷好了一些,我才放心。

记得特别清楚,给一位阿姨倒尿的时候,她一连说了好几个谢谢,带着特别愧疚的眼神。其实这都是我们天天在干的活啊,她们却充满歉意,这可怕的病毒,希望快点消散吧!

“我在武汉,我要减肥”这位福建医生今天立下flag,竟是因为……

辛苦了!为他们点赞!

众志成城、共渡难关!

愿疫情早日过去!愿他们平平安安!

责任编辑:赵睿

最新福建新闻 频道推荐
进入新闻频道新闻推荐
水利部针对南方四省区启动洪水防御Ⅳ级
进入图片频道最新图文
进入视频频道最新视频
一周热点新闻
下载海湃客户端
关注海峡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