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海峡网>新闻中心>财经频道>财经新闻
分享

说起互联网彩票在前几年的火爆程度,犹如今天我们对人工智能的态度。

小到创业者,大到巨头企业、知名媒体,诸多玩家都争先恐后进入赛道。另外,投资机构对这一领域趋之若鹜,唯恐错过成长潜力巨大的万亿市场……

互联网彩票一时风光无二。

但随着2015年2月一纸监管政策下达,一时间,全网在线售彩业务几乎全部停摆,仅剩个别有背景的网站在零星交易,并且政策至今仍未开放……

覆巢无完卵。在猎云网看来,在解封新政尚未出台的情况下,当年纷至沓来追风的投资人,这一步或许真的迈错了。

一、过去的“繁荣”

在互联网还没有如今这样普及时,长期以来,彩票销售都是在线下的销售站点进行。尽管线下销售存在诸多不便,但这种形式确实在奖金发放与监管等层面具有优势,跑路案件也鲜有发生。

不过随着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渗透,人们逐渐开始习惯线上购彩。2007年,互联网彩票销量达17亿元。而这一数字在2005年才仅为1亿元。7年之后,财政部数据显示,2014年全国彩票销量高达3823.78亿元。其中互联网售彩规模达850亿元,同比增长102.4%。

在如此巨大的蛋糕面前,创业者和投资机构们坐不住了。而互联网彩票本身又属于0门槛、低成本的领域,几乎任何人只要有一笔不高的启动资金便可进行在线售彩。在2011与2014年期间,“XX彩票”、“彩票XX”的网站或App在市场中如雨后春笋一般涌现。

在这一阶段成立的项目例如彩88(2012年)、彩票宝(2013年)、章鱼彩票(2013年)、中彩汇(2013年)等等。与此同时,四大门户、淘宝、京东等大型网站,甚至是人民网等媒体巨头也纷纷推出线上售彩业务。

在巨头和创业者们活跃的时候,投资机构也在该领域积极布局。例如知名机构IDG资本、红杉资本、SIG海纳亚洲和嘉御基金都是500彩票的早期投资方;创东方曾在2013年投资过彩88;2014年中彩汇获得过澳银资本的B轮融资。

不仅仅是投资机构,一些互联网巨头也希望从中分一杯羹:盛大网络在2014年曾投资过彩票宝;2012年中彩汇曾获得过奇虎360数千万元的A轮融资;2016年,乐视体育也对章鱼彩票进行了领投……

即使在停摆两年之后的今天,我们在App Store里搜索“彩票”关键词时,依然可以找到超过2000个相关应用。当年网络售彩的疯狂程度可想而知。

二、乱象与监管

就在市场看似百花齐放的时候,2015年2月25日,国家体育总局发布了《关于切实落实彩票资金专项审计意见加强体育彩票管理工作的通知》,要求加强彻底清理整治违规利用互联网销售彩票等问题。

这一禁售令的影响是巨大的。3天之后,包括淘宝彩票、百度彩票等几乎所有售彩网站都相继终止线上售彩业务。

政府对网络售彩进行全面封杀自然有其原因。事实上,由于参与者和资本的过度推动,互联网彩票的行业乱象早已滋生。

河南财经政法大学彩票研究所所长冯百鸣表示,与传统的线下售彩流程相比,互联网彩票的销售模式虽然看上去为彩民提供了便利,但却增加了实际监管的难度。

如何保证交易安全?未成年人购彩如何监管?怎样保证网站出票?等等这些,在线下的彩票交易过程中都不会出现的问题,在线上却难以管控。

以“吃票”为例,如果售彩网站接入国家福彩体彩中心,那么其代售利润也仅有票面销售额的5~7%,刨除网站运营所必须投入的成本之外,净利润所剩寥寥无几。而由于中奖人数和奖金不多,代售网站往往选择不真正出票,当有彩民中奖时自掏腰包进行发放,那么剩余交易款都将成为利润。假如有彩民中了巨奖,就会出现代售网站跑路的案件。

据悉,在2015年3月互联网彩票停售前,市场中大约有300多家线上彩票销售网站,其中近70家网站都存在资质不明等现象存在。而吃票等手段,其实是众多非正规线上售彩网站的主要收入来源。

三、高压下的幸存者

禁售令推出之后,受到冲击最大的,当属上市公司500彩票。尽管500彩票并没有停售全部彩种,但其业务遭受的打击毋庸置疑。

2月25日政策发布当天,500彩票网股价暴跌22.37%,终盘报收于每股9.96美元,加之前三个交易日,500彩票的股价累计下跌43%;另外据去年8月份500彩票的财报显示,其2016年第二季度营收为120亿元,净亏损人民币2770万元。

如今,包括QQ彩票、百度彩票、淘宝彩票、新浪爱彩、搜狗彩票、网易彩票、360彩票、凤凰彩票、京东彩票、苏宁彩票等等大型知名门户网站的彩票线上销售均已终止。不过由于背靠实力企业,尽管停止了线上售彩,但他们并不会真正“倒闭”。

而那些相对弱小,在2013、2014年跟风投机成立的彩票销售项目,他们的处境就远没有这么乐观了。

现在,猎云网在茫茫多线上售彩的项目中,抽出了部分项目进行调查实测。从这些项目的成立时间、融资时间以及目前的运营状况中不难发现,曾经依赖线上售彩的项目,在高压的监管政策下要么转型,要么彻底终止运营。

监管高压之下:互联网彩票萧条的这两年……

互联网售彩部分项目发展情况统计

在该表格中我们很容易发现,除章鱼彩票之外,其他项目最近一次的融资时间都还停留在2015年以前,并且其中近半数项目在监管之前就进行了出售;另外,这些项目在停售之后,都从不同方向围绕彩票进行了业务转型。

而表格下半部分统计的那些并未获得投资的项目,线上运营则几乎全部终止。仅有的项目在转型期间也并未成功,网站目前也已经停止更新维护,状况可谓相当惨烈。

需要强调的是,无论是何种转型发展方向,在高压监管下,曾经完全依赖线上售彩的网站,如今流量都大不如前是不争的事实。猎云网对这些网站在政策监管推出前,和现在的估算浏览量进行了对比。无一例外,各家这两年的线上流量都经历了断崖式下滑。

监管高压之下:互联网彩票萧条的这两年……

互联网售彩部分项目的估算流量对比

表格中的蓝色柱状数据是各个网站2015年2月的峰值数据,绿色柱状数据是目前这些网站的估算浏览量。可以看到,500彩票曾经的流量相当可观,而在今天则仅剩当初的十分之一左右;其他网站曾经也或多或少有过一定的流量,而目前则几乎为0。

流量崩盘、业绩下滑、财务亏损的局面已无法逃脱,其背后风投的滋味更是可想而知。

四、资本与未来

对于任何2C的产品来说,缺乏流量都意味着导致出现资金问题,进而最终走向失败。在前面的统计中猎云网已经阐述,不少项目在禁售令出台之前都寻求了出售。例如百度收购乐彩网,猎豹移动收购奖多多彩票网等等。

如今看来,能够在早期获得收购,对互联网彩票项目来说或许是一个相当不错的结局。

对于资本市场而言,监管之前,网络售彩确实得到了不少投资机构的热捧。但在2015年之后,获得投资的项目已成凤毛麟角。笔者刚刚提到,大量互联网彩票项目的最后融资时间还停留在2014年。也就是说,机构们在这两年里,大多都在持币观望。

其实这些VC的心态不难理解,毕竟有众多机构在这一阶段踏空的前车之鉴,谁都不愿当接盘侠。

不过,虽然数量少,却依然有机构在监管之后依旧选择入场。例如猎云网曾报道过的唯彩会,就曾在2015年获得过IDG资本的投资,后又于今年3月完成5850万人民币B轮融资,由招商创投领投,招商万凯、IDG资本、华美国际跟投。

既然监管政策尚不明朗,为何还要追加投资?

通过对一位长期研究互联网彩票的投资者采访,猎云网了解到,由于现在距禁售令推出已有2年,重新开放政策的呼声日益高涨。坊间流传,政府正在研究牵头推动网络售彩平台,并向接入平台的互联网彩票产品进行牌照发放,加强监管。

他强调,首批牌照数量预计将不会太多,包括门户在内的知名网站可能是首批网络售彩牌照的持有者。而现在依然出手的机构,正是在为后续的政策开放进行前期布局,在相对价值洼地时期获得更高的份额。

而对于现在正处在冬眠期的幸存项目而言,他们大多正在积极寻求有国资背景的资本进入,以期待在政策开放之后具有首批获得售彩牌照的可能。

不过,即使是在政策重新放开之后,网络售彩究竟能在何时恢复当年盛况,还需要时间的考验。监管之后,投资机构们对互联网售彩已日渐冷静。当然,这波阶段性“踏空”,或许会让机构们在未来的选择上更加精准。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 zero2ipo.com.cn)】

责任编辑:金林舒

最新财经新闻 频道推荐
进入新闻频道新闻推荐
孙俪选秀美照曝光一副青涩的模样 被刘
进入图片频道最新图文
进入视频频道最新视频
一周热点新闻
下载海湃客户端
关注海峡网微信